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龙凤双宝:空间农女种田忙 > 第六十六章:爹爹欺负娘
 
  
或许是老天怜悯村子里受伤的人,这一场大雨过后,天空开始放晴。
半个多月未见的阳光出现在天边,这可把大家高兴坏了。
最开心的莫过于宁雨,停了大半个月的工终于可以重新开工了。
到了晚上,宁雨特地宰了一只鸡,放了几味药材进去,煮了个药膳鸡给丈夫补身体。
“媳妇,这鸡为啥要加药啊,我刚才都咬到好几口药了.....”
“这是药膳鸡,给你补身体用的,你太虚了。”
“我?虚?”
“嗯。”宁雨一边吃一边点头。
上次在益生堂,发烧三十九度,他这不是虚是什么?
周晟睿眼睛一眯,嘴角微微扬起,他媳妇竟然说他虚,那他是不是该证明一下?
是夜,宁雨刚和衣,转身就看到撑着脑袋侧躺在床上冲着自己笑的周晟睿。
“你干啥要这样笑?”她总感觉他这样笑,让她觉得心底毛毛的。
周晟睿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媳妇,咱们睡觉了。”
“......”宁雨皱眉,心想这家伙肯定憋着什么坏主意。
越靠近床边,她的心跳的越快。
“哎,热。”周晟睿看她磨磨蹭蹭,坐起身,一把拽开自己的上衣。
宁雨惊呼一声,目光却移不开:宽肩、健硕的胸膛、六块腹肌、公狗腰.....
卧槽,她之前怎么没注意到她男人的身材这么棒?
就这身材,富婆最爱啊!
周晟睿低沉的嗓音传来:“媳妇,愣着干啥,熄灯上床了。”
“......”宁雨咽了一下口水,这家伙,是不是故意勾引她的?
嗐,反正也是她的,不睡白不睡!
宁雨熄灭烛火,摸索着上床。
还没等她躺下,她就被一双大手捞过去,被大手主人紧紧锁在怀中。
只隔着一层布料,后背紧紧贴着某人炙热的胸膛,她不由得抖了一下。
“呵呵。”周晟睿轻笑,把头俯下,在她耳边吹气:“媳妇~”
“昂......”宁雨歪头,欲哭无泪,这家伙能不能不要在她耳边吹气,好痒!
周晟睿低声道:“都拖了很久了。”
宁雨心砰砰直跳,她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她本以为自己做好了心里准备,现在他凑过来的时候,她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媳妇~”
宁雨缩着脖子,不断躲避他朝自己耳朵吹气。
要命!不要用这样的声音喊她啊!真是要死了!
“躲啥?”周晟睿圈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宁雨还没反应过来,她右边的耳朵就被某人给咬住。
哇哇哇!她内心大惊,想要拒绝,却不知怎地,开口竟变成了:“嗯~”
嗯?这是她会发出的声音?!
她感觉身后之人身体倏然一僵,紧接着她的脑袋被某人用蛮力扭到一边。
双唇紧贴,某人的舌头灵活地钻入她的小嘴。
“唔.....”随着他的动作,她的喉间发出诱人的轻吟。
五年未开荤,这一次,周晟睿再也控制不住,呼吸变得急促,眼神也变得危险。
而从未经历人事的宁雨此时早已意乱情迷躺在他身下。
随着他的大掌在身上游移,每过一处,她便感觉那一处被点了火一般,滚烫得厉害。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洒在两人身上,伴随着她那带着啜泣的喘息,他一次又一次的占有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享受那令他欲罢不能的紧致和柔软。
他们夫妻俩并不知道,他们是舒服了,隔壁的宁淼就难受了。
......
夜晚寂静,房子隔音不好,且隔壁房间和宁雨夫妻俩的房间只隔一个中厅,他们夫妻俩那边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了这边。
宁淼可以当做没听到闷头大睡,偏偏小禹、崽崽和丫丫三个人好奇,缠着问他那边发生了什么,弄得他想解释却不知要怎么开口。
“舅舅咋了嘛,你为啥不告诉丫丫爹娘在干啥啊?我听到娘哭了,爹是不是欺负娘了?舅舅,你快跟丫丫说呀,丫丫要不要去救娘?”
“......”宁淼感觉自己要疯了。
崽崽冷不丁冒出一句,“爹以前不会这样对娘的,我要去看看。”
随着和娘相处下来,他越来越喜欢娘,他绝不让任何人欺负娘,爹也不行,哼!
宁淼一把拉住要下床的崽崽,“别去。”
“嗯?”崽崽一脸迷惑,虽然娘哭起来声音怪怪的,但娘的确是叫得很‘惨’啊!
宁淼扶额,丧着脸跟他们解释道:“他们只是在交流感情,他们只是......只是在给你们坏弟弟妹妹.....”
天啊,杀了他吧,为什么要让他受这种折磨,他们是不知道声音很大吗?!
“弟弟妹妹?”丫丫眼前一亮,扑到宁淼盘着的双腿上,仰起小脸,开心地问道:“也就是说,爹爹这样欺负娘,丫丫到时候会有弟弟妹妹了?”
“是......是吧......”宁淼汗颜,他宁愿现在找个稻草堆睡,都不想在这受折磨。
这时,旁边屋子安静下来。
呼!可算是消停了。宁淼心想。
“嘿嘿,丫丫很快就要有弟弟妹妹了~”丫丫乖乖躺回自己的位置。
崽崽也同样开心地躺下闭上眼睛,他已经有一个妹妹了,还想要一个弟弟。
至于小禹,他看了宁淼一眼,默默地躺回床上,黑暗中落下一滴晶莹的泪水。
当年他要是好好保护娘,不让那些人伤害到娘,他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亲弟弟妹妹......可一切都晚了,什么都没了......
看着三个孩子安安分分的睡觉,宁淼如释重负地躺下。
.........
翌日,宁雨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阳光从窗户洒进来。
事后可真疼啊......
趁着屋里没人,她空间找药给自己抹上,还在腰上贴了缓解酸痛的膏药贴。
少顷,周晟睿从外面走进来,“媳妇,早。”
看着他那容光焕发的模样,她的脸色不由得一黑,撇开脸不理他。
凭啥啊,明明他才是出力的人,为啥他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而她全身都疼啊!
周晟睿轻笑出声,过去拿起梳子替她梳头发,“媳妇。”
宁雨不理,抱着手臂一脸不爽快。
“是不是很疼?”
“......”宁雨被他这直白的问题给整得小脸滚烫。
“那我等会儿去问一下齐哥有没有药。”
他的话音刚落,就被她瞪了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