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我的律政女王糖分超标啦 > 第29章:不习惯让女孩子付钱
 
  “她们来河边洗衣服,发现我们浑身湿透,有的连鞋子都跑掉了,你说能不生气吗?”

  “所以你挨打了吗?”

  甘棠指着自己鼻子:“挨打?那没可能!我跑得快呀!我妈根本就撵不上我!”

  乔一鸣忽然想起好友白杨说甘棠身手灵活,原来都是这么练出来的。

  “可是你不可能一直不回家呀!”

  “可是我更怕挨打呀,所以在玉米地里睡了一晚上!”

  玉米地里睡了一晚上······

  乔一鸣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心疼:“最后呢?”

  “第二天我回家,我妈摸了摸我脸上被蜜蜂蛰的大包,叹了口气,把一块蜂巢给了我。我那时高兴坏了,没有挨打还吃着了蜂蜜!”

  甘棠在说的时候,仿佛还在回味蜜蜂的香甜,脸上满是幸福的表情。

  “可是你不是被蛰了嘛!不疼吗?”

  “疼!贼拉疼!不过能吃到蜂蜜被蛰也值了!”

  甘棠在说的时候,乔一鸣眼前仿佛就出现了那个顽皮活泼的小甘棠:“小棠,没想到你在那样的环境里长大,居然还能这么勇敢豁达。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当初选你做我助理是最正确的决定。”

  甘棠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一抹忧愁悄悄爬上了她的眉梢:“其实能有汽车开,谁想走路呢?人生好多事情都由不得我们自己选择啊!”

  “记得小时候家里母鸡下了蛋,我很想吃。母亲说把鸡蛋凑起来卖了钱就给我买包子吃。我那时天天数着鸡蛋,天天盼着赶集。终于母亲带我去赶集,卖了鸡蛋却不肯给我买包子吃。我抓起笼屉里热腾腾的包子咬了一口。母亲没办法,这才给我买了一个肉包吃。”

  那时的甘棠才五岁,包子太烫,小甘棠的嘴巴都起了泡。

  那记忆太深刻,直到现在她也忘不了。

  蓦地,甘棠感觉脑袋一沉,回过神才发现乔律师把手放在了自己头上。

  乔一鸣的眼里满是温柔:“小棠,都过去了,以后你的人生路会洒满阳光,两边还会开满灿烂的向日葵。”

  仿佛被什么拨动了心弦,甘棠的心脏整个都颤了一下,原来乔律师还记得自己喜欢向日葵。

  感动和羞涩交织在一起,让甘棠红了脸也红了眼眶:“乔律师,你就是我人生中的一抹阳光啊!如果我没有遇见你,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里,做着什么样的工作。不过现在我知道,我将来要成为和你一样优秀的大律师!”

  甘棠的话让乔一鸣明显愣怔了一下,他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带给甘棠这样大的力量。

  最近一直萦绕在乔一鸣心头的阴霾猝然消散,温暖爬上心头:“小棠,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律师。在此之前,我会一直陪着你,帮助你。”

  “嗯!”

  好多话卡在喉咙里让甘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老天爷总算想起了她,在她凄苦的人生里撒了一点甜。

  结账的时候,服务生告诉甘棠,他们桌已经付过了。

  甘棠很困窘:“乔律师,不是说我请客嘛?”

  乔一鸣蹙眉:“我这个人或许有大男子主义,我并不太习惯让女孩子买单,所以,对不起······”

  甘棠叹口气:“请把对不起三个字收回去。你以前教导过我,不要为不是自己做错的事情道歉。”

  乔一鸣笑了:“好,我收回这三个字。工作上,我们上司和下属,私下里我们是朋友。所以谁请客不重要。”

  甘棠打趣道:“那我以后可占便宜了。只要没钱了就请你吃饭,反正都是你付钱!”

  没想到乔一鸣竟一口应承下来:“好啊!看你能不能把我吃破产!”

  忽的,两人相视而笑。

  乔一鸣把车开到了“爱琴海”门口。

  下了车,甘棠和乔一鸣道了别正往里面走,忽然,背后传来乔一鸣的声音:“小棠,谢谢你!”

  甘棠蓦然回头,只看见乔一鸣对她浅浅一笑,然后开车走了。

  真奇怪,饭钱是他给的呀,他向我道什么谢?

  甘棠满肚子不解。

  新年假期很快结束,肖晴也回来,跟她一起回来的还有她从老家带来的特产。

  “小糖糖,快来!这是我妈亲手做的三黄鸡!再晚就不新鲜了!”

  甘棠筷子也不要,用手拿起来就吃:“哇,太香了!替我谢谢咱妈呀!”

  肖晴啐了她一口:“呸,你这脸皮也忒厚,我妈什么时候变成你妈啦!”

  甘棠嬉皮笑脸:“前辈说了,脸皮薄的人做不了律师。”

  “哪个前辈?”

  肖晴惊讶。

  甘棠指了指自己:“我这个前辈呀!”

  真是成精了要上天了!肖晴拿起靠枕就朝她砸过去。

  甘棠麻利躲过:“小晴晴,我可是柔道高手,班里的同学没一个能打得过我!”

  肖晴又气又无奈。

  明德大学。

  楚小语第一个来到教室。

  上课时间还早,她拿起民法教材,自己预习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教室。

  有人三五成团,悄悄议论起来。

  “你们看,那个杀人犯现在和我们是同学呢!”

  “杀人犯?怎么回事?”

  “难道你们没听说嘛,她杀的人是她爸爸呢!”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真的吗?”

  “真的!她之前是文学院的,我高中同学就在文学院,错不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楚小语的“黑历史”像插了翅膀似的在法学院传播开来。

  所有人见到她就像见到鬼一样,唯恐避之不及。

  这样的言论楚小语听得多了,她甚至连辩解都不愿意,毕竟她杀了养父是事实。

  咬了咬嘴唇,楚小语拿起书包,坐到了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清净!

  忽然,一个明朗的声音响起:“小语,你怎么不喊我一起?”

  一直平静的楚小语这才开始紧张起来:“顾蘅,离我远点!”

  “为什么?”

  楚小语低下头:“让你走开,你就走开!”

  顾蘅环顾四周,发现大家都用古怪的目光瞧瞧看着他。

  他一下子明白过来,然后若无其事坐在楚小语身边。

  楚小语更加着急:“顾蘅,不是让你走开吗!”

  “小语,我说过了,以后会一直陪你在一起。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

  楚小语都快哭了:“我会连累你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