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0章 倒大霉
 
曹初灵看一眼身边这陌生的环境,那里还不知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那天她以为小鸡可以带走她,事实上也和这差不多,就在她快要离开的时候,打斗中又加入了另一队人,很快小鸡所带的人落败,自己还是被软禁在了这里。就在自己以为就那样了,那只是运气不好的时候,自己还看到了,躲在不远处带着人马围观的另一队人。那一队人刚一出现就去追击小鸡了,这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他还好吗?

“姑娘吃饭了!”曹初灵回过神来,来到桌前坐下。很快,另一个和呼唤她吃饭的少女长的一模一样的少女,端着一碗热腾腾的排骨汤,和一碟子南瓜饼来到桌前。

两个少女坐在分别坐下两侧,一个为曹初灵盛汤,一个为曹初灵择菜,这日子看起来到是好不快活,只是曹初灵眉宇间的愁容生生表明了,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曹初灵一边吃着午饭,一边喝着热汤,她倒是想过绝食,只是……

她低头,左手轻轻抚摸着自己那稍稍显怀的肚子,认命似得狠狠咬了一口排骨。况且,自己别说去找小鸡,就这个屋子也出不了。

“姑娘要不要出去透透气?”

“透透气,你们可有权利这么做?”

“姑娘救了我们两姐妹,我们就是姑娘的人!”

曹初灵一听这话就笑了笑道:“呵呵,是嘛!慕昊天不是你们的主子吗?现在那里轮得到听我的话?再说,最多也就是也就是在屋内走走,去去房门口,去不去又有什么意义?”

少女神色有点尴尬,顿了一顿开到道:“今日虽说天没降雪,但是,室外的温度还是特别低,姑娘莫不要感染了风寒!”

另外一个少女见此,忙开口附和道:“而且,孕期适量运动有利于胎儿健康发育,理应饭后稍稍走走。”

曹初灵静坐在暖炉旁,暖暖的火光应在清秀的面庞上,神色竟有些不太明了。

一片常年瘴气笼罩的树林边界,一队人神色疲惫,身上伤痕累累,而他们后面还有着不少追兵。

“将军那怎么办?后面的那群人要追过来了?”

“跟着你们真是到了大霉,若不是师傅下山让我们师兄弟两人,寻找师姐,你以为我会帮你们吗?”面容特别年轻的一个少年,一听有人问到,就不悦的开口道。

“姜悟。”少年一看面前这个清冷的女子,面色更加冰冷,便闭嘴不再言语了

“如今,再无他法了!我们是万万不能落到他们手里的,那天我在拖延时间的时候发现,那好像是皇上的人!”。

“不愿意被抓到的,现在跟我走!”说着姬无骱便率先走进了被瘴气的树林深处了。

东灵国中,太子宫殿。

“太子殿下,现在朝中已经三分三分之一的归顺赵王了,另外那三分之一中立的大臣也开始动摇了。赵王从西凉国回来到现在,不过就是几个月而已,居然就已经占据了近乎二分之一的势力,再这样下去,东灵国怕是即将没有了我们的立足之地。一旦他登基后,太子殿下您觉得你还有活路吗?要知道当初把他送到西凉国当质子,您的舅家势力可是相当赞同,而且还‘帮忙’不少!”

“你别说了,我不知道,我现在很乱!”东灵太子孟朱一听到这些话,就心乱如麻。事实上,当前的时局也的确和他所说,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自己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做那样的事实,那毕竟是自己的兄弟。

“属下已经拟好了,求救之信,若太子殿下想通了,就可以按照这边所计算好的形时,想必是一定会马到成功。”

孟朱见此更加心烦意乱了,他坐在内室中,老半天都陷入沉思。

那人一看见孟朱如此,便告退离开了。

皇宫外,赵王府邸。

孟宣正在处理着一些紧急要务,几个月前,他刚好回国,便得知自己的父皇身子骨越发的不好了,朝堂之上有一些达官贵族越发的过分了,什么抢占土地据为己有,什么倒官卖官屡禁不止,完全就是除掉了一个,带出一窝,像什么寻常的官员根本就处理不了,不是背景太小办不了,就是被利益所诱弃明投暗。

他刚一回国就被生病中的父皇交以重任,便惹得自己的兄长,当今的太子殿下不喜。一开始,自己还让推说,让太子查办此时更加合适,毕竟自己刚回过没多久,全国上下对自己的信赖程度,以及自己也没有实力完全能办好此事。

谁知道,自己刚一开口就被反对了,他还记得那日父皇提起太子的失望之容。后来,他终是没有辜负所望,办好了那件事,获得了全国上下的赞扬,自那日之后,自己的皇兄一看见自己更加的不舒服了。

“主子,有西凉国刚到的信!”

孟宣一听这话连忙放下书中的毛笔,快速接过子夏递给他的信封。

展开信封,打开里面的信纸,他神色有些欢喜,很快他就压下了心中的欢喜,奔现桌前更加卖力的处理朝政了,那人他终于查到了。而现在,自己最想做的就是见她,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他找来贴身小厮,耳语了一阵,小厮便很快下去了,这下他的心更加踏实了。

几日后,太子宫殿里。

“殿下,据密探来报,几日前,赵王收到一份密信,之后,便今天匆忙离国了,方向是西边,极有可能是去西凉国了!”

“他去西凉国干嘛?不是刚离开西凉过没多久吗?莫非,他还真是对西凉国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不成。”

这时候,有人靠近太子,耳语道。

“什么?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吧!”

“殿下你想想,他孟宣在西凉国那么多年了,认识西凉国现任国君不是情理之中,再说,他现在刚回国没多久,又去西凉国,没有猫腻才怪!”

“可据本太子所掌握的信息来看,凤离是还没有离开那里的!”

“就算是公主殿下还没离开,但是,据孟宣那日回朝所禀明的内容来看,凤离公主殿下那边也还留了不少武功高强的侍从,也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己去接,就算再不放心,完全还可以再派去一些武功更加厉害的人去!”

“殿下,坏了!”

“什么殿下坏了,别乱说。”一个稍稍年长一点的男子,看着另外一个比自己年幼一些,却有着几分相似的少年呵斥道。

“且慢,先听他说说,你慢点说。”孟朱看了那少年一眼,开口道。

“孟宣他怕不是去求助,西凉国的势力想灭掉我们殿下吧!这可不就是坏了,而且,他在西凉那么多年,必定了解西凉国贵族想要的东西,更容易达成协议。如果,他成功回来我们殿下可怎么办啊?”少年惊慌的开了口。

孟朱一听这话也慌了,这时,之前提议孟朱求助于西凉国国君的那个谋士又出现了,并且还拿出那天孟朱根本就没有打开的那个信封。说着,他又把那个计策又说了一遍,很快孟朱就打开了那个信封,刚一看到信中的内容之后,他就好似快要淹死的人抓到浮木一般。

“真的只能这样做吗?”孟朱吞了一口口水,问道。

“殿下现在还有什么更好的方法吗?”

“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殿下,你忘记了吗?现在皇上日渐把交给赵王的的政务增加,下一步他怕是就要废了你这个太子,改立他孟宣为下一任皇帝了。”

孟朱身边的其他谋士一听此言,都沉默了。这时,一个名叫候集的将士说:“小将愿追随太子殿下征战沙场。”

那个献计的谋士一看太子还在犹豫,又加了一把火说道:“我们这是清楚叛国者,保护我东灵国国泰民安。”

孟朱一听此话,眼睛亮了了,这时其他谋士一听这个说法,也连忙称赞好计谋!

“那好,就这样办吧!”孟朱很快就下令让底下的人去西凉国送信了。

此刻,孟宣一队人已经到西凉和东灵国的交接之地。

瘴气弥漫的树林中,姬无骱等一众人已经不能独自行走了,他们之后,有的人已经需要人搀扶才可行走。

“这好像是食尸林。”

“就是那个传说中有来无回的那个?”

西凉国皇宫,未央宫中。

慕昊天打开那封信若有似,最后,他笑了笑,只是这笑意不含温度,就好像要干坏事之前的自我欢乐。

数日后,孟宣一众人终于来到了万相寺门口,终于他要见到了那天的那个少女,他打听到那个女子现在怀有身孕,那这就很有可能是自己的孩子。无论如何,他都要带走她,无论是因为自己的喜好,还是孩子的关系,他都想带走她。

可是,他一去却让他之后的很久很久都后悔不已,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强硬一点带走她。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了。

现在他带着几个侍卫扮成香客,让自己最信任的那个贴身侍卫扮成主子,自己扮成随从,偷偷溜进曹初灵所被囚禁的地方。早在来之前,他就联系好了自己派去暗中保护的曹初灵的人,并且,说好了到了会发信号,到时候牵制或者引走那周围碍事的人。

城门口,面容英气的少女骑着马离开了西凉国,而她正是收到了关于东灵国最新情况的孟凤离,她听说两个皇兄明争暗斗,心中担心他们互相伤当,便匆匆骑马离开了西凉。

康烽猫着腰靠近了院子。他四下看看无人,而鹿儿又爬到了门口了。康烽一阵欢喜,他立刻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铃铛摇了摇,他这一摇,在门口的鹿儿又张开没牙的小嘴笑了。康烽拿着铃铛轻声道:“来呀鹿儿!过来!到这边来!”

鹿儿立刻撒开双手双脚往这里爬,只是他还没爬出屋门口被汝真抱了起来。汝真瞪了院子门口的康烽一眼,抱着鹿儿进了屋。

康烽的笑容僵在了那里,他直起了身子,摆弄着铃铛往回走。今天又失败了,不过他还会再继续的!

康烽到了自己的院子门口,小狼来报说皇上来了。康烽立刻迈开大步往屋子里去。

见到了慕昊天,康烽行了礼,慕昊天将他扶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