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40章 齐阳公主
 
奎叔倒是说:“我刚刚买了一批种子,又雇了一批农人,我这银钱可怎么好!”

肖老夫人听到奎叔的话,似是心里的心解了不少:“这后山这样大的地方,你们种茶,种果,种粮,种菜,赚了不少吧?我可是听说你们两家的公子少爷还要在这里建山庄呢!”

曹言知道这话是说他,他立刻道:“想要在后山上建宅子的是我的侄子曹蒙,倒不是我的儿子曹淳,如果让我知道曹淳敢胡来的话,我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肖老夫又是冷哼一声:“我们三家的利益从来都是相互牵引的,我们肖家遭了难,你们看热闹好开心呀?不打算管了?”

奎叔轻笑了几声:“肖老夫人说哪里话,我们怎么会不管肖老夫人,要知道我们背靠丞相这棵大树,也沾了不少光!”

肖老夫听到这话心里是高兴了不少。虽说他们肖定也不能在这一片地区被人小看,可是真正让他们能挤身上流的还是因为与丞相的关系,因为以肖老夫人的这种性子,真的是没有人喜欢。

奎叔又道:“那肖老夫人可是打听到是什么人要来北苑?”

肖老夫人道:“我倒是与芸儿提起了,芸儿也悄悄告诉我了。说是齐阳公主来这北苑养病,说是她身子不大好。不过齐阳公主来这里养病只是一个借口罢了,真正到这里来的还会有其他人。”

曹言此时又笑了:“这话说的倒是周全。不过是皇上冷落的妃子,又碍于情面不能打入冷宫的。这有什么好猜测的!我还以为是皇家要用这庄子与地,不过是北苑里再添加一些吃饭的人罢了。我们倒是多心了。”

肖老夫人瞪了曹言一眼,他这个人最难搞定,因为他本来就不贪心,所以出了事情,他也是最不着急的一个。他的性子不对肖老夫人的胃口,所以肖老夫人极不喜欢他。

奎叔听曹言如此说,也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过肖老夫人却又说:“哼,不管是不是还依然得皇上的宠爱,能从皇宫里保全地出来就是不简单的人。你就看着吧!”

曹言与奎叔不再说话,各有思量。

北苑的修葺进行的很顺利,等到处暑时,曹初灵等人便开始往这里搬了,而这个时候康烽的身子也大好了,只是性子清冷了许多。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了。

曹初灵与慕盈盈同一天搬入的北苑,因为住了公主,而公主又不是犯了事,所以皇上又将北苑改名为枫叶山庄。

“皇上就没有采取一些措施?”曹初灵又问。

闻人姒儿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如果是东灵的皇上,一定急疯了,可是西凉的皇上,向来是不急的,想来他们是知道急也没有用的吧!”

曹初灵张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叫跟随们给了吃的喝的给遇到的流民。一路上她满脸的怜悯,要知道她最原来也是饿过肚子的。

慕盈盈的马车与曹初灵的马车同时到的山庄的脚下,慕盈盈挑了车帘看向那边的曹初灵,那边的曹初灵已经主动过来向慕盈盈行礼来了。

慕盈盈打量着曹初灵,她虽说是已育了一个孩子,可是那模样,那身段却还是比自己要出众许多,让她心里升起了异样。她是公主,宫里保养的好东西也不少,只是自己的脸却不像她这般光嫩,身段不若她那般窈窕。

“曹娘想来在万相寺生活的极好,看这模样,要比我的好多了。我虽说是身子弱些,但是进补的东西常常吃,但气色却还是不若曹娘,皇兄看来是给曹娘送去了好些好东西呀!”

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如果单是这里有曹初灵与慕盈盈,两个人也就笑笑就过去了,只是康芸也下马车来了。

曹初灵看看停在离自己不远处的马车,心里也了然,齐阳公主来这枫叶山庄,康芸与孟凤离一定会来送她的,只是现在只见康芸不见孟凤离。

康芸从马车上下来,她身边竟然还带着中行轻舍!曹初灵心里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却也没有把它当作是事儿。

不想康芸道了一句:“齐阳公主这话说的是了,齐阳公主以后总会嫁出去,是别人家的人,皇上自然会向着曹娘了,好东西也自然也会给她了。”

如果不是这里只有慕盈盈与曹初灵,恐怕康芸也不敢说这话。

曹初灵在心里冷笑:挑事儿的来了。慕初灵是看在慕盈盈的面子上没有接康芸的话。慕盈盈也有些怪康芸多事,她见曹初灵没有多话,立刻道:“曹娘,我们进去吧!”

曹初灵又行一礼与慕盈盈等人往山上去。

山庄的门口新挑了红绸,红绸下面就正站着孟凤离。原来她是在这里等着上山的人来了。

慕盈盈与孟凤离互相行了礼,她见到孟凤离明显比见到康芸高兴:“我知道你会来,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等我,你可以进去等呀!”

“你搬迁这样的大事我怎么能不来,更怎么能去里面等!我呀,都亲自为你们点了火盆了!”孟凤离道。

“是呀,有你这位凤离公主亲自为我接风,我倒是长了脸了!”慕盈盈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康芸看到慕盈盈与孟凤离如此亲近她心里有些不异样,只是这种场合她也不好表现出来。她明显地感觉到,慕盈盈越发地喜欢孟凤离而不喜欢自己了。可是她不是仰慕自己的大哥么?她更应该亲近自己呀?

只是康芸忘了一点,就算是慕盈盈怎么仰慕她大哥,她也不可能与她大哥在一起,就凭西凉现在的政局!

看着孟凤离的笑脸,慕盈盈的心情好了许多,两人携手而入,曹初灵跟在了最后面。康芸进庄子前又回头看了曹初灵一眼,在看到她那张无论是从哪个角度上看都比自己好的脸时,她的心情又差了几分。

“是,齐阳公主。”杜管事也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他一眼便看准备了曹初灵,也明白这位就是真正搬来枫叶山庄的人了。

杜管事不敢怠慢曹初灵,立刻带着她往外面来,曹初灵感觉到了杜管事在自己身上打量的目光,她看向了杜管事。

杜管事立刻笑着道:“哦,不好意思啊曹娘,我是看你竟然比齐阳公和凤离公主都保养的好,想来曹娘是位尊贵的人儿了。”

曹初灵皱起了眉头,也不等曹初灵开口汝真便冲那杜管事说:“杜管事,你观察的倒是细心呀,你这么好奇,要不要皇上亲自来给您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呀?”

杜管事一个踉跄,他立刻陪笑着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哦,曹娘前面就是曹娘的院子!”

曹初灵抬头看看,就见月牙门上写着三个字:冷秋院。曹初灵挑了挑眉毛道:“先将这牌子摘了,明天等我题了名字再放上去。杜管事,你可以走了。”

杜管事有些迷茫:“啊?可是,我还没有引着曹娘参观这园子呢!”

曹初灵瞪向了杜管事:“你只是个管事,不是园子的主人,而且是个下人,我让你滚,你就滚。老娘脾气不好,喜欢动不动就杀人放火的。你心里若是有数,就别来惹我,你以为你有多大的靠山?”

杜管事,心里一惊,立刻道:“是是是!我这就走!”

杜管事走后,汝真就不解地问了一句:“曹娘为何发火了?”

汝赫叹了口气:“你跟在曹娘身边真是一点她的聪明都没有学到,你就没看出来那个杜管事奇怪的很么?”

汝真还是不懂。

舒马一脚将园子上的牌子踢了下来,曹初灵看着那牌子道:“这牌子明显是新挂上去的,那杜管事一见到我就眼里带着异样的观察,应该是受人指使。这牌子明显就是要给我下马威么。”

汝真立刻反应了过来:“哦!怪不得我感觉他看我怪怪的!”

曹初灵抬脚走进了院子道:“以后的日子恐怕不会太平了。”

汝真与汝赫同意地点点头,一起往院子去。

角鹿与鹿瞳睡了,闻人姒儿与镇魂歌一人抱着一个慢慢地往山上来。他们进来时,刚好曹初灵进到了院子里,于是两个便也不用别人引路,追着曹初灵的身影去了。

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曹初灵回头看了看,见闻人姒儿与镇魂歌正抱着两个孩子来。镇魂歌一身粉色的长裙倒是让曹初灵眼前一亮。

要是以前镇魂歌只会穿白色的衣裙,想来是她最近与小狼打得火热呀。最近她也会穿粉色系的衣服,更重要的是她人也爱笑了。

“这就是咱们的院子?怎么看怎么像是没有修过的,这里能住人吗?”闻人姒儿道了一句。

曹初灵放眼四望,的确,这院子这么短的时间里是肯定不能修完的,但是主持修院子的人再傻也知道先修哪里不先修哪里吧?

“一定是那个杜管事!”汝真立刻开了口。

难听的话还没说出口,曹初灵就抬手制止了她:“如果是他一个人不懂事,别人就不会劝着他吗?这里怎么说也是皇家的地方,别人难道就怕连对我们照顾不周,我们怪罪下来累自己么?”

“对啊!”汝真下意识地妆了一句。

“所以,想要对我们这样的,肯定不只是他一个人。”曹初灵抬头看看天,又说,“我们先进屋,哪里不好,还是自己动手吧。”

曹初灵感觉到了杜管事对自己的异样,只是她没想到有些人真是敌视自己。她们推开那扇破旧的门,门便“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而且屋子里满是老鼠。

曹初灵是不怕老鼠的,自小在卓国长大的汝真汝赫更是不怕这种常见的东西。不过屋子成了这个样子,大家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坏了。

“姑娘,这些人也太过份了,不教训教训他们我难解心头之恨!”汝真道。

曹初灵挑了挑眉毛道:“你们去看看齐阳公主的屋子,别的话不要多说。”

“我去吧。”闻人姒儿主动道,曹初灵点了头,她立刻如一道影子一样掠出了园子。闻人姒儿往住的地方看了,那里修的十分要好,而且闻人姒儿是登上高处仔细看了,发现整个山庄也就齐阳公主住的地方是修过的,别的地方几乎没修。再看看院子里的人,也就齐阳公主的院子里有几个山庄的人,其它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人。连个扫地上的叶子的人都没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