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47章 有下落
 
“哦?姐姐这是何意?”高采蓝问。

“我们在大漠里的时候,也侍奉过阏氏,在从东灵逃往大漠的时候也伺候过郡主这类权贵,我们却未曾见过哪个女子生产过后,而且还是在没有男方家人照顾的情况下,反而是越发意气丰发的。”高采青问。

“兴许是她保养的好呢?”高采蓝道。

“根本的东西若是被破坏了,药石是没有办法修复的。这个你总不能不知道吧?”高采青反问高采蓝。

高采蓝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像她的姐姐一样陷入了沉思。

曹初灵叫了舒马来,让他打听关于高氏姐妹的事情,为何洪机当铺将她们也盯上了。舒马飞快地传了信息出去,这等着回信恐怕还得要些时日。

韩天寥每天忙得不得了,不过他却不感觉累,只有忙起来,他才能感觉到自己这个人的真实存在。舒马传的信息很快到了他这里,他看到信件时,不禁笑了。

戚娇雪最近到是与他走的很近,她看到韩天寥在笑,便问他:“是有趣的事情?”

韩天寥折上了信,他可没打算给戚娇雪看,戚娇雪看着他隐忍的笑容不禁道了一句:“小器。”

韩天寥道:“也不是什么机密的事,不过是你们要找的那两个人有了下落了。”

戚娇雪立刻来了兴趣,韩天寥却在这个时候岔开了话题:“你不是要去范少陵么?还不快些去?”

“你这个人好不识趣!”戚娇雪瞪了韩天寥一眼,“说不说吧?”

韩天寥露出一个魅惑众生的微笑来道:“你猜这两个人现在在哪里?”

戚娇雪看着韩天寥的笑容有些呆愣,别人常说韩天寥是个冷面的,不过她却是能经常看到他的笑脸,他倒也不冷的,而且他还挺“热”的。

韩天寥见戚娇雪看着自己不说话,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戚娇雪立刻说了一句:“啊……不会是曹娘那里吧?”

“呵呵,我既然是叫你猜了,不就是等于给了你答案么?不错,她们两个正在曹娘那里。在枫叶山庄。”韩天寥道。

“还真是如此……姐妹两个?叫什么,我们用不用现在就将她接过来?”戚娇雪道。

“那就要看戚老爷的意思了。姐姐叫做高采青,妹妹叫做高采蓝,原来在大漠里做过沙盗,现在正在曹娘的院子里做管事。而且她们在躲着洪机当铺的人,应该是流落在外,害怕了吧?”韩天寥道。

戚娇雪流转着自己的美目道:“原来如此啊……那我倒是要向戚老爷禀报一下了。”戚娇雪说着往林子外面走去,韩天寥目送了她一阵,收回了目光。

既然韩天寥这里收到了消息,那孟宣这里肯定也收到了消息。孟宣的想法与戚娇雪一样,他想这事情还是先征求戚如意的意见比较好。

姜若一直在旁边不言不语,孟宣放下了信件,他问姜若:“对了,流民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姜若道:“南方的水灾毕竟已经起了,北方的旱灾也已成事实,这是无法改变的。只是西凉的流民一往东灵来,我们的压力便更大了。皇上要想个办法才是。”

孟宣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我也是左右为难。如果不管他们,我这个皇上当的也太窝囊了,可是如果管的话,我却是没有那样大的能力,这却如何是好。”

姜若垂头一笑,孟宣看到了姜若的脸色,他问姜若:“其实你已经有了主意,对不对?既然是有了主意,不妨说来听听,我这里正在为难,你还卖什么关子!”

姜若道:“这主个意也是从洪机当铺出来的,只是洪机当铺也是集了许多人的想法才出的,可是皇上能不能用,它用起来能不能实现,却就另外是一回事了。”姜若其实还想说的是,自从孟宣与戚如意搭上亲戚这条线后,洪机当铺对孟宣的事情是一点都不推辞。

“尽管说吧,不管行不行,我们总要好好想想。”孟宣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毕竟这是个大事情,洪机当铺的那些人也是人,不是神,不可能没有他们解决不了的事情。

“挖水渠,南水北调也。”姜若道。

孟宣立刻来了兴趣:“南水北调?怎么个调法?”

姜若道:“其实南水指的是我们东灵的南方,而北调指的却是西凉的北方。不过我们与西凉并不是一个国家,所以不必想着他们的利益。我们北方也是旱地,我们尽管调来自己用就是了。”

“那我们应该如何做?”孟宣又问。

“眼下皇上养兵是为了对付西凉,可是我们东灵却也不能征集那么多的人再去服劳役,眼下的流民,不正是可以利用的么?”姜若越发越发神秘了。

孟宣的脸上露出了些笑容,他好像知道姜若要说什么了。他猜测着道:“你的意思是用这些流民去挖水渠?”

“皇上英明,臣正是这个意思。”姜若道。

东灵毕竟还是比西凉小,就算是他现在的国力已经变得强大,可是人口还在那里。要想人口多起来,非要经历四代人才可以见到成果。如果真的要挖水渠的话,恐怕就只能用流民了。

“而且挖水渠不光是挖水渠而已……”姜若又加了一句。

准备宣眯了起了眼睛,他与姜若对视一眼,两个人都低声笑了。

当然不只是挖水渠而已,如果真的要“南水北调”那一定会有人去北上看地形,再制以工图,再讨论实施的具体方法……所以,“北上”的人就算不制定到西凉的工图,也要到西凉去观察地情,于是,也以顺便将西凉北部的地形画成地图交回来。

“这对我们了解西凉十分有好处。”孟宣道,他只是没有将那句大白话说出来,对进攻西凉有好处。

就在孟宣与姜若还因为此事高兴不已时,殊不知,李将军府的情形却不容乐观了。

秦仪说动了中行轻舍来东灵做内应,中行轻舍已经不是孟宣的人了,她也不知道是因为利益还是因为感觉,她总是与丞相府站在了一起。

中行轻舍只是为孟宣办理暗中的事情的,东灵的人虽然认识她,但是她已经离开了孟宣这件事情,他们还是不知道的。于是当中行轻舍出现在了东灵时,别人也没有以为有什么不妥。

候集被软禁在了李将军府。虽说是“软禁”,但是他的日子过的不错的。每日有歌舞可以欣赏,有酒有肉,有美人。李将军时不时会过来与他探讨兵法,他的日子过的可谓是惬意无比。

中行轻舍以舞伎的身份混进了李将府,当候集看到中行轻舍时,他的一双眼睛便再也无法从中行轻舍身上移开了。

当屋子里只剩下了中行舍与候集两个人时,中行轻舍开口了:“候将军是不是忘了自己是一把宝剑了?”

候集一听中行轻舍的话,酒意立刻没有了,他脸上带着狡猾的笑问中行轻舍:“在下不知道姑娘的话是什么意思,再说了,我早已不是将军了。”

中行轻舍又道:“可是秦仪说过,在他心里,天下的将军只有候集将军一个人。”

候集的笑脸立刻没有了,他的眼里立刻带上了杀意与警惕:“你说秦仪?他还没有死么?”

“候将军的报负还没有实现,秦仪自然是不敢死了。”中行轻舍又道,“秦仪眼下就在西凉,他已投靠了明主,就等着将军去实现自己的报负呢,我原来以为候将军被软禁在这李将军府一定是个阶下囚,没想到将军过着这样好的生活,看来将军已经由一把宝剑,变成了废铜烂铁了。枉小女子还对将军仰慕万分,真是另人失望啊。”

候集喜欢中行轻舍,不光是因为她漂亮,还因为她从骨子里散发出的一种冷清。他此时并不知道中行轻舍到底是来试探他的,还是来真的为秦仪请他的,所以他并不敢在这个时候表明自己的态度。

中行轻舍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当下她便笑了说:“将军不相信我也是真的。不过将军不必这么快答复我。过一阵子将军自然就会明白了。如果将军要带什么话给秦仪的话,大可以告诉我。”

候集还是不言不语,中行轻舍也不再说什么,返身子往外面去。她心里明白,候集并没有向李将军告发自己就说明他其实也是不甘心在此的。一切只是因为他不敢相信自己。候集是个怎么样的人,秦仪在她来之前就已经告诉他了,所以候集现在的反应也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不必急于一时。

中行轻舍的话就像一颗种子在候集心里发了芽,自那以后,他的心思便发生了变化。

且说孟宣依然将流民与水渠的事情交给了姜若,姜若与手下作了方案,然后开始征集那些流民。姜若的举动,洪机当铺看在眼里,而洪机当铺知道的事情,曹初灵自然也会很快知道。

高氏姐妹最近是极少出门,就算是有要采办的东西也尽量交给别人去做。她们两个的反常让院子里的人很不解,甚至有人跑去曹初灵的面前打她们两个的小报告,不过曹初灵自是心里有数。

曹初灵收到洪机当铺的信后,她心里也颇为惊讶。原来高氏姐妹极有可能就是破掳将军的后代。洪机当铺的送信人名为舒容,他这次来枫叶山庄便不走了,因为他除了送信以外,还以好好看看高氏姐妹。

高采青把着帐本往秋橙园走,刚到了园子门口,就看到曹初灵正坐在院子里对着一个陌生人说话。

曹初灵也看到了高采青,她立刻叫住了她:“采青,你来。”

高采青脸上浮起僵硬的笑容,往园子里面去。自从上次她猜想到曹初灵可能与洪机当铺有关时,她面对曹初灵时便是这幅样子,笑起来是僵硬的,说起话来也有些磕巴。

高采青对曹初灵行了礼,就听曹初灵对她道:“这位小哥叫舒容,以后他便留在这里帮你做事了,你不要欺负他。”

舒容是个白白净净,还挺瘦弱的男子,他的笑容就是有那样一种力量,让人看了想情不自禁地保持他。而他本来有些苍白的面容,也会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他身子极弱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