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02章 好看的姐弟
 
站在他身边的粉衣女子与青衣女子明显是丫鬟,那粉衣女子道:“可是我家小姐先请的姚公子,你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吧?”

青衣女子毫不示弱:“那又怎么样,你请了却没有拉着公子过去呀,我要带我们家公子去我家小姐的船上,我们是人到了,你们光有约定,人却没有到,这不是在浪费公子的时间么?”

“我们怎么就成了浪费姚公子的时间了,我们可是先约好的!”粉衣女子明显说不过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还要辩驳,亭子里时来了另一位公子,这位公子一进亭子便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他明显是来看热闹的,只是见别人都往自己这边看来,他便想要往人群里躲,只是他太出众了,他躲到哪里,哪里的人就自动为他让出一块地方来,他更成了焦点。

那两个丫鬟也不争辩了,光顾着那位新出现的公子去了。

就见那公子双眸如一泓秋水,眼角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显得他甚是无辜,甚是想让人疼爱。两片薄唇粉嫩透明,俏生生的脸更是吹弹可破。

“骐儿!你跑去做什么了!”不远处一个绿衣女子往这边走来,那位年轻的公子立刻跑到了她身边。

“姐姐,我是见这里起了热才过来看的。”那叫骐儿的公子道。

这女子一靠近,人群里便发出了惊叹声,这女子可要比醉仙楼的红牌好看多了!光那公子就好看至极,没想到他的姐姐更是美到如此地步。

那女子转身就要带着叫骐儿的男子走,她身上的帕子却掉落在了地上,姚笛也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他道了一句:“姑娘留步。”

女子复转过身来,姚笛上前将帕子拾起递给了那女子,那女子弯腰向姚笛谢谢,但是没有去接那帕子,倒是名叫骐儿的公子接了。

“多谢姚公子了!”骐儿笑着道,他这一笑,那一眼剪水的眸子立刻如花儿盛开一样,迷倒了围观的男男女女。

姚笛没有听到那女子与自己说话,倒是有些失望,女子与骐儿一起往远处走去,他们去的方向竟是姹紫楼的花船。

“姹紫楼什么时候有了这等绝色?”人群里开始议论开了。

原本这里的人便分为两大阵营,醉仙楼是一派,姹紫楼是一派。一开始那些人们大部分是围着醉仙楼转着,现在因为那女子与以子的出现,所有人开始往姹紫楼的那一边去了。

醉仙的人要被气死了,于是开始向姹紫楼叫板,这护城河里两方的花船便对上了。

迎头的大船上,醉仙楼的红牌戴着面纱坐在里面,外面站着姚笛与一些姿色普能的女子,这算是醉仙楼的阵容了。他们的对面则是坐着刚才那位绝色女子,女子身边站着骐儿,他们两个身边还并着些姹紫楼里的姑娘,这其中便有如姻。可是他们的身后还有人!

就见船舱的帘子后面还坐着几个人,但是船外的人却看不清灵他们是何种模样了。

醉仙楼与姹紫楼就这样对上了,花楼之间比试就这样没有征兆地开始了。花楼之间的比试不过是歌、舞、美人。今年这醉仙楼与姹紫楼之间又多了一项比试:小倌。

花妈妈与戚娇雪就在人群里看着,站着他们身边的付晗信心满满,脸上更是春风得意。他是算计好了,今年的百花会可是他出尽风头的百花会。

闻人姒儿看看那大船上,她对自己身边的一个小宫女道:“想来夫人也是喜欢看这种热闹的,你去通报一下,看夫人想不想看,若是我不告诉夫人这里有热闹可看,她会记恨我的。”

小宫女匆匆地进宫去了,果真如闻人姒儿所想的,曹初灵一听说护城河边,百花亭中醉仙楼与姹紫楼要对仗起来了,她立刻乔装打扮了往这里来了。

于是在第一轮比试进行了一半之后,闻人姒儿看到了男扮女装的曹初灵。闻人姒儿挤到了她身边,轻声道:“夫人,您来的真是快呀!”

“你又不是不知道,皇宫那种地方根本不是人呆的,这里有热闹,我自然要看了,你快快说说,目前是什么局势。”曹初灵道。

闻人姒儿道:“这是第一局,比的是小曲儿。醉仙楼的那一方的已经唱完了,就是那边坐着的那位黄衣女子,这姹紫楼的这不也刚刚唱完,大家正在往船上扔铜钱呢,哪一方的多,哪一方就胜了。”

闻人姒儿的话刚落,就听人群有人道:“这还用数么,醉仙楼是多一些,光是周王爷就放了多少钱了!”

“周王爷?周氏?”曹初灵轻声道。

“听说那位黄衣女子很是得周王爷的喜欢,他自然要捧她的场了。不过接下来醉仙楼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付晗可是算计好了。”闻人姒儿道。

曹初灵顺着闻人姒儿的手看去,她总算是看到了锦绣府主,付晗。

“是,是个有心机的。”曹初灵道。

这时,醉仙楼的船上一阵欢呼,他们这一局算是胜了。只是接下来花妈妈却露面了。就见花妈妈站在高处道:“既然是百花会,接下来的比试咱们便不用银钱了,坏了大家的兴致!这是我们姹紫楼专用的香花,人手一朵,一会儿大家便扔花,不扔钱的,这样岂不是更快活?”

人群里开始起哄,也是,本来光那周王爷的一锭金子就让大家民塞了。本来是取悦大家的盛会,这周王爷在这里炫富很是不好呀。姹紫楼的人在下面给人们分发着香花,这第二局的比试已经开始了。

醉仙楼里出来了一位衣袂飘飘的女子在船上翩翩起舞,闻人姒儿正看得起劲儿,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闻人姒儿一看,竟是高采青。她刚要与高采青打招呼,不想高采青惊呼一声道:“夫……夫人!你也来了?”

“嘘!吵什么!”曹初灵瞪了她一眼。

高采青平静下来,笑了笑。曹初灵问高采青:“一会儿姹紫楼的人谁出场?”

“是如姻姑娘。”高采青道。

“那,你感觉这一局谁会赢?”曹初灵又问。

高采青神秘地道:“当然是如姻姑娘了。”

闻人姒儿与曹初灵对看了一看,同时问高采青:“你怎么这么有把握?”

高采青得意地道:“恐怕夫人也知道锦绣府、戚娇雪要与花妈妈合作的事情了吧?这场比试早就在付晗的算计之中,所以如姻姑娘早几天已在我那里定制了一套很特别的衣服,不是我自夸,我这套衣服就是锦上添花,一定会助如姻姑娘得胜。”

曹初灵了然:“原来是这样,那基实醉仙楼是不是就成了绿叶儿,而姹紫楼便成了红花儿了?”

“醉仙楼中了计,却还浑然不知。比试呀,他们就是帮着姹紫楼出尽风头的。没见醉仙楼里就一个红牌,一个姚笛公子么?那姹紫楼的花船上,锦绣府的人都在等着出风头呢。付晗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了那么些个绝色,虽是绝色,却各有味道!醉仙楼这次是输定了。”高采青道。

果然,醉仙楼里的人跳完了舞,这边到了姹紫楼的人出场了。

眼见姹紫楼的船舱里,如姻提着裙摆出来了。那透体流光的深蓝长裙,像是拥簇着她的一股海水,她光是站在船上便让感觉她便是一道风景。她轻轻松手,手里的裙摆落下,那质感觉的裙尾带着裙上的褶皱跳了又跳,丝蓝反射的光彩在她的脸上荡漾,让她更胜仙子一般。

按照高采青的建议,如姻特意化了浓妆,那通体透亮的深蓝之中,她一脸迷人的脸更为出彩,哪里还会有人去看她的舞姿,看她便足够了。

于是如姻在船上舞动着,那些围观的人便将手里的花纷纷往她这边扔来,醉仙楼船上的人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也说不出来。

胜负太明显了,那财大气粗的周王爷也不能说什么。醉仙楼的打手们在船上叫嚣着:“别得意,咱们还有两轮呢!”

姹紫楼用了这一局,下面的高采青甚是得意,闻人姒儿锦上添花地道:“你那身衣服真是奇了!没想到你在制衣这一方面确实是很有天赋。以后咱们凭衣坊可就全靠你了。”

高采青得意道:“哪里哪里!这还得要多谢夫人给我这个机会呢!”

“可不关我的事情,是你们太有才了。”曹初灵忙道。

看了半天热闹,闻人姒儿突然想起汝真来,她问高采青:“你不是一直与汝真在一起么?怎么最近却是不见她了?今天这样大的热闹也不见她来?”

闻人姒儿这样一说,曹初灵也才想来,汝真自从说是帮韩天寥的忙去了以后就三天见不着人影儿的。

“她啊……最近有些伤感,倒是一头扎进凭衣坊的生意里去了,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兴许韩天寥会知道吧。”高采青道。

曹初灵不解起来,闻人姒儿才说:“汝真是个心细的,表面看上去无所谓,其实她最要面子了。眼下她正是为感情发愁的时候,眼看夫人身边的人都成双成对了,她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还被高采青抢了去……”

闻人姒儿说到这里便被高采青打断了:“闻人,你这话便说的不对了,怎么叫我给抢了去,这感情的事是要你情我愿的!”

船上有拿着软尺的婆子站在了梦儿与苏絮身边,姚笛这时也走了过来,他开口了:“说起相貌来,苏絮姑娘确实比梦儿更胜一筹,只是苏絮姑娘的三围能不能胜过梦儿姑娘便又是一说了!”

姚笛的话一落,人群便躁动了起来,这才是重头戏好不好!那些围观的男子们脸上更是露出了向往的神色。大部分人平时是见不到一个花楼里的红牌的,只有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才能博得红牌的青睐,今天醉仙楼与姹紫楼算是要拼个你死我活了,他们自然也能得到不少福利了!

拿着软尺的婆子带着两位姑娘往船舱里去,一小会儿后又出来了。

那梦儿姑娘的脸色明显不大好看,而苏絮则是一脸的淡然。花妈妈看到这个情况,心下已经明白了。就听婆子咧开鲜红的嘴唇道:“胸围,梦儿姑娘是二尺四,苏絮姑娘是二尺七!”

人群里有人吹起了口哨,在场的小姐丫鬟们红了脸。还有人先生议论着:“那苏絮姑娘一定是个有滋味的,哈哈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