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25章 刑罚杖责
 
冷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迫使曹初灵不得不停下脚步。他这是在提醒他,盘龙寨的兄弟,还有旭阳的命都在他手里。要不要杀他们,全在他一句话。

紧了紧拳头,蓦然转过身来,如水的秋眸中恨意蔓延。

“孟宣,算你狠。你最好今天直接把我打死,否则新仇旧恨,老子会统统向你讨回来。”说完冷冷转身,自己主动爬到凳子上。果然男人的话是不能信的,昨晚的甜言蜜语,什么一生一世原来都是假的,这不就是这个恶魔惯用的手法么?她为什么要生气?她应该练成金刚之心,这样就不会再被他伤害了。

孟宣的心里也好受不了多少,尤其是她眼中的恨意,再次刺进了他的心窝。如果可以他情愿替她承受这些刑法,但是他不能心软。

“本王也不是无情之人,念在你救了晴雯的份上,刑罚减半,二十杖就好。”

曹初灵自然不会感激他免了她一半的刑罚,对她来说四十或二十只是数量不同,对她的侮辱是同样的。

当棍棒打下来,落在肉体上发出的嘭嘭声音,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个个脸色苍白,身体颤抖,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求情。因为他们亲眼看到王爷是如何纵容曹姑娘,他们以为王爷会一直宠下去,没想到一样不留情。也许这也是源于他是军人出身的原因吧?对赏罚一向很严明。让他们再次见识到王爷的铁血手腕。

站在一旁的小兰和红枫只是默默掉眼泪,没想到王爷真的下的去手?可怜的曹姑娘嘴唇都咬破了,却是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

晴雯来到王府后,听说了曹初灵的事,本来对她很不喜欢。但是看到她受刑,心里也有点胆瑟,情不自禁向表哥身后躲了躲。像她这样高贵的千金,实在不适合看这种血腥的场面。

最后一杖落下,曹初灵也彻底晕了过去。

管家也是满心不忍,因为他知道王爷这样做心里也肯定不好受。但是奈何王爷铁面无私,现在又亲自监刑,他也不敢放水。刑毕,吩咐道:“你们小心的把曹姑娘送到风荷院去。”

“不用了,忠叔,青衣去叫林太医过来。”孟宣几个大步走到曹初灵的身边,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俯身轻轻抱起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女子,一步步快速而平稳的向风荷院而去。

青衣木着一张脸,闻言急忙去找林太医。

晴雯气的跺了跺脚,眼中划过一丝妒恨。刚才还同情她呢?狐媚子,不要脸,竟然敢趁她不在勾引表哥,看她怎么收拾她。

孟宣轻轻的把怀里的人儿放在床上,让她小心的不要碰到后背。看着她身上的伤,他的心也在滴血。

很快林太医被青衣提了来,看林太医那煞白的脸色,可见一路刺激过剩。

还不等他喘口气,就被孟王一把拉到床前,疾言厉色道:“赶快帮她治伤,无论多珍贵的药材都尽量给本王用。”

林太医踉跄着坐到床前,这才发现床上的女子正是他前前些日子诊治过的,看来这姑娘也够多灾多难的。

把好脉后,开了方子,留下外服的药。好在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筋脉。执行的人还是很有分寸的,而且这女子是练功之人,底子好。不过即便如此,以后也要注意些,毕竟是女子,不如男儿。

心底丝丝揪痛,脸色依然平淡无波。让人送走了林太医,嘱咐红枫帮曹初灵敷药,他则转身带着青衣转身出去了。

祠堂里,一声声棍棒声传来。忠叔站在旁边老眼含泪,一脸不忍。王爷,您这是何苦呢?

面对祖宗牌位,跪在地上的是一身傲然的孟宣。此刻青衣正拿着那根打曹初灵的棒子,狠狠的打在他的脊背上。光洁的上身,没有穿一丝衣服。一道道新伤覆盖在纵横交替的旧伤上面。

原本应该四十棍的刑罚不能废,所以剩下的要他来替她承受。让疼痛更清晰些,这样他才能切身的体会她所受的苦。

二十棍完毕,他依然纹丝不动,只是紧握的拳头里流出鲜红的液体,一滴滴滑落地上。

外面晴雯听说了这件事,疯狂的想要进来,怎奈被侍卫阻止,急的直掉眼泪。好不容易杖责完毕,她不顾一切的跑进来。这时忠叔刚替他披好衣服,她没看到伤口,但是可以想象绝对不会比那女人轻。因为她听到的声音,比那时候更重了几分。

她进去后对着还在拿着执杖青衣上去就是一耳光,狠声骂道:“大胆的奴才,竟然敢打主子,而且出手如此狠绝,你是想要他的命么?”

青衣只是木然的低头站着,仿佛被打的不是他。对于被按上的罪名,也不多做任何解释。

“晴雯,够了。本王的人什么时候论到你来指手画脚,难道还觉得自己闯的祸不够大么?我已经给舅舅写了信,他很快就会派人来接你会齐州,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孟宣冷冷的说完,不再看她,抬腿出了祠堂。

“我不回去,我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表哥,不要送我走。”晴雯追出来,挡在了孟宣的面前,腮边泪如雨下。

“表哥,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忘了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青梅竹马,那时候你对我多好?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能见你一面有多不容易,我偷偷的跑出来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见你一面?”

她突然语气一变,眼中有着不甘,“为什么现在你变了?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你和她才认识多久?能抵的过我们十几年的感情么?”

看着面前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孟宣心软了几分。毕竟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如自己的亲人一般。

“晴雯,我想你搞错了。我对你的感情一直没有变,小时候把你当成妹妹,现在依然把你当妹妹。”

妹妹?晴雯刚刚升起的希望瞬间落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小时候我对你好,是因为你那时候还小,一个人背井离乡住在我家。因为我经常陪伴父亲远征,我感激你陪在我母亲身边,跟她做个伴。可是如今你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的晴雯。我也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逗着你玩。所以,无论有没有灵儿,我和你都是兄妹,不会有别的。”

灵儿,叫的多亲热啊?他都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她的名字。晴雯心里一片苦涩,原来一直以来她的芳心都错付了。难道他不知道那些年她经常住在孟府,并不是为了陪伴姑母,只是以这个借口,想要离他近一点。

“王爷,皇上传来口谕,请您进宫一趟。”

突然一个侍卫进来,在孟宣面前恭敬的禀报。

“王爷,您身上的伤要先上药,等一会儿去也没事。”忠叔忙担忧的说道。那么重的伤,都沁出血来了。

“不用了,这点小伤,比起战场上,根本就微不足道。”孟宣无所谓的摆摆手,又叮嘱了几句照顾好风荷院就抬腿走了。

晴雯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他坚决消失的背影,他就这样走了,把她一个人晾在这儿,当她不存在?

泪水流的更凶,想起一路上吃的苦,还被采花贼抓走,所受到的委屈,泪水流的更汹涌。

忠叔摇摇头,善意的提醒道:“表小姐,您还是看开点吧?王爷不是适合你的良人。”这表小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说实话他还真不怎么看好她。如果只是讲身份地位,倒是和王爷相配,相貌自然也不错,做孟王妃是可以的。但是就性格来说,他还是比较看好曹姑娘,何况那人还是王爷一直苦苦思念的人。

“忠叔,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我不适合他,难道那个女人就适合?”倔强的摸了一把眼泪,指向风荷院的方向。那曾经是姑母住的院子,因为姑母喜欢荷花,所以起名风荷院。知道她住进那个院子的时候,她就隐约猜到了。

“表小姐,感情的事要靠缘分,不能强求。王爷的私事老夫也不好插嘴,但是他的脾气老夫还是知道的,他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

泪水再次滑落,她当然也知道表哥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以前还有姑母帮着她,现在连她都不在了,谁来帮她?

皇宫

御书房里,金碧辉煌的大殿,四根擎天金柱上浮刻着张牙舞爪的飞龙。中间放着一个金猊大鼎,提神香袅袅冒着白色烟雾。

上位,尊贵霸气的龙椅上,坐着的是一身明黄龙袍的年轻天子。有着皇家专属的高贵血统,得天独厚的五官。只是看起来少了一份威严,多了一分柔和。这样的人如果生长在民间绝对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但是生在皇家,尤其是坐在这把龙椅上,则少了点指点江山的果断。不过也可能是还年轻,没有经历过大的磨练,将来会慢慢好起来。

“朕听说,你没有真的杀了女蛟龙,而是把她藏在你的府中。小宣,你可是从来没有欺骗过朕啊?这件事让朕很失望,你是不是应该给朕一个解释啊?”帝王的声音清冷的想起,一双龙目看向眼前人微微眯起。

孟宣站在下首,挺身而立,以他和皇上的私交,可以称得上兄弟二字。但是在外面,他们还是君臣。所以私下,玄华帝,百里谨辰赦免了孟王的跪拜之礼。不过今日,他看起来确实有点生气,因为他最信任的人欺骗了他。

自从那刀疤男逃跑后,孟宣就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不会被隐瞒多久。只是没想到皇上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至于消息的来源,他已经猜到了。

“是摄政王那边传来的消息么?”

“虽然不是他本人说的,但也是他的同党。小宣,你明明知道他在找你的把柄,怎么还会犯这种错误?”说道最后百里谨辰叹息一声,他现在是有名无权的皇上,摄政王把持超纲,唯一能和他对抗的也就只有孟王了。所以他才想极力的拉拢他。

只听孟宣沉稳的开口,”皇上,臣无论做任何事都无愧于心。女蛟龙的确是被我抓到了,但是我没有处决她是有原因的。在盘龙寨,我曾经和山寨里的人相处过一段时间,对女蛟龙也有一定的了解。她并不像传言那般凶狠毒辣,烧杀抢夺。相反,她劫富济贫,救助了很多无辜的百姓。在新县大旱颗粒无收的时候,官员们只顾自己贪图享乐,层层剥削,根本不顾百姓疾苦。而盘龙寨,竟然不留名的给百姓送去几千石粮食,助他们度过难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