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70章 绝美男子
 
走了很久曹初灵才发现他已经离王府很远了,但是她今晚到底要在哪里休息呢?和孟宣闹成这样,脸都撕破了,再回去也不合适。

不知不觉又到了相府,这才发现,她来这里已经成了习惯。可是才刚刚从这里离开,再回来会不会给人家添麻烦。虽然他说过随时欢迎她,可是她也会不好意思啊?

左思右想,脚下却不肯挪动半步。算了,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哪怕只是偷偷的看他一眼就走也好。

于是她用了老方法,翻墙过去。现在天还不太黑,旁晚的夕阳照耀在满院子的灵草上,仿佛每一棵平凡的花草,都镀上了一层金光。放眼看去,竟不比那些名贵花草逊色半分。

然而比那些景色更加迷人的是,背对着他的伟岸男子,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已经令她心驰神往。乌黑的发丝松散的披在肩上,只是用一支普通的丝带系着。白色的衣袍看起有些宽松,更显得那男子修长瘦弱。芝兰玉树的身姿,宛若跌入凡尘的仙子,仿佛风一吹,他就会羽化而去。

这样的一个人,纤尘不染,高华圣洁,让人不敢亵渎。

“是不是很美?”

她正看的出神,却听到前面的男子突然出声。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向四周看看,莫非她又被人发现了?

好在一个童声响起,打消了她的顾虑。

“师父,真的好美,你为什么会喜欢这些草呢?”小宝扬起小脸,天真的问道。

绝美的男子,微笑着看向眼前这片无忧花海。”因为灵草很坚强,不怕烈日骄阳,勇敢的开放。她不像那些那些名贵的花草那样,经不起风吹雨打,只是活在人们的赞赏中。

灵草静静的开放,不为任何人,只为她自己。它的花能吃,径根能入药,遍身都是宝。”

“师父,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喜欢灵草的?”小宝虽然小,但是也能感觉出点什么?院子里也有其他花草,更有八公主送来的名贵牡丹,君子兰,百合之类的,却不见师父多照顾一点。反而都是交给他和宝善哥哥搭理。反而这些不知名的灵草,师父却拿他们当宝贝似的。

傅云卿只是宠溺的揉揉他的脑袋,谆谆教导,”是啊,就好像我们做人,不可能一帆风顺,总要经历一些风雨。你看看那些富贵花。”她指向八公主送来的那些被他丢进角落的名贵花,”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一场狂风过后,可能就支离破碎。但是灵草不一样,无论再大的风雨波折,她都能傲然挺立。即便是被打垮一次,还是义无反顾的挺起来,坚定的和风雨做斗争。”

小宝一副了悟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师父,小宝也要像灵草一样,充满斗志,永不言败。”说到最后,竟然握起了小拳头,斗志昂扬的样子。

傅云卿看着小家伙笑了笑,”是啊,永不言败,即便遇到了困难也不要退缩,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

“我明白了师父,小宝现在去找宝善哥哥练功了。”

小宝告别师父,欢欢喜喜的向后院跑去。

一直躲在阴暗处的曹初灵心里怔了怔,怎么感觉这话是故意说给她听的。不过他说的对,不能遇到困难就逃避,躲的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想通之后,又悄然从明月轩的后墙翻出去了。只是她没发现,她离开后,那如神祗的男子却慢慢的转过身来,怔怔的看着她刚才站过的地方发呆。

他没有武功,没有感知能力。但是作为大夫,他有一双好使的鼻子。她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因为她随身带着他送给她的那瓶药,有着淡淡的薄荷香。

王府

孟宣一个人在书房里坐着,拿着那本书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眼睁睁的看着窗外发呆,从夕阳西下,到月上中天,整个人就像入定了一样。

直到一条青色的影子落下,他的视线才收回来。明明心里急的不得了,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淡淡看着他。

青衣抿了抿唇,有点为难的开口,”回主子,属下看到曹姑娘翻身进了丞相府,应该是三公子的院子。”

“下去吧。”片刻后,他只是淡淡的回答了这三个字。

青衣离开的时候不经意发现,他握着书的手,已经深深的陷了进去。深邃的凤眸更是如渊似海,让人不敢直视。

回来的路上,曹初灵一直在想傅云卿的话,偶尔也想孟宣的话,只是越想脑子越乱。就在这时,突然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出现在她面前。这小女孩儿穿的破破烂烂,身上还有还几块补丁,小脸也是脏兮兮的,像是一个乞丐。

“姐姐,求你救救我奶奶,她快死了,求求你……”

小女孩满脸泪痕,上前一把拉住曹初灵的手,哀求的看向她。

“你奶奶在哪里?快带我去。”一时恻隐心起,曹初灵跟着小女慌忙而去。

她可以想象年幼的孙女和病弱的祖母,她们是如何孤苦无助。脑海里再次出现青峰山上那些人,还有小宝和他爷爷,心里就更加着急了。

一路被小女孩儿带到了阴暗偏远的胡同,没想到看到的不是病弱的老奶奶,而是几个手拿兵器的黑衣人。

再回头小女孩儿吓的缩到了角落里,小小的身子如风中落叶,抖个不停。看起来这小女孩也是被人威胁的,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设计她?

“谁派你们来的?”伸向腰间的手,已经握住了缏子,凌厉的看向他们。

“这个你去阴曹地府问吧!”

那黑衣大汉说完,举起刀就向曹初灵砍来。刀锋凌厉,气贯长虹,带着必杀的戾气。

一个侧身躲过,锁骨鞭同一时间甩了出去,缠住那人脖子,猛的一带那人已经被甩到墙上。同时另一个人的大刀也刺了过来,九十度后仰,缏子缠住那人脚裸,猛的一提,只听噗通一声。

冷哼一声,“就你们几个虾兵蟹将,也配跟老子动手。正好老子心情不好,拿你们几个寻个乐子。准备好了么?一起上吧?”

被她一激本来不屑的几个黑衣大汉,对视一眼,还真的一起上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面对他们曹初灵还真不放心上。锁骨鞭被她舞的虎虎生风,迫他们不敢靠近,凡是靠近的人,也都被她鞭子扫平了。

很快那些人已经落了下风,估计他们也没想到一个女人能这么厉害吧?

要知道曹初灵前世是特种兵出身,在部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近身搏击和格斗也是被教练认可的。这一世在盘龙寨为了保护山寨的弟兄,她把师父临走教她的那套功夫也是练的炉火纯青。即便面对孟宣这样的绝顶高手她甘拜下风,一般人她还真不放在心上。

这些人虽然功夫不如他,但是客观来说还是不错的。放在江湖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而且他们训练有素,一看就是经过正规训练的。所以她认定这些人不是士兵,就是宫里的禁卫军。

可是她得罪过什么人?她能想到的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八公主,因为她夺了她心爱的凤尾琴,还有一个自然就是罗晴雯,莫非真的和她们有关?

“啊——姐姐救我——”

女孩的惊呼声响起,曹初灵心知不好,只见那小女孩儿正被一个黑衣人拎着,那把散发着森森寒意的大刀正架在她娇嫩的脖子上。

冷笑一声,收起鞭子拎在手中,“她和我又没有关系,你拿她威胁老子有用么?”

不过那人似乎对她很了解,架在孩子脖子上的刀又深了一分,“虽然你不认识她,但是你忍心让一个无辜的孩子为你丧命么?”

这话很好笑,她是被这个小女孩儿骗来的,难道还要为她送命不成。

小女孩儿吓的小脸苍白,泪眼汪汪的看着曹初灵,“姐姐你救救我吧?我是被他们威胁的。他们抓了我奶奶,要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我奶奶还在家里等我回去,呜呜……”

都说人之初性本善,无论这小女孩儿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毕竟是个孩子,她不能见死不救。即便再次上当她也认了。

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然无所谓的说:“少来这一套,老子不会再上当了。这个孩子跟老子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而且还害过我一次,你们想杀就杀,不想杀老子替你们杀。”

那黑衣人首领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看着已经死伤过半的同伴,似乎真的起了杀心。

只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用力,一支如牛毛一般的飞针正好射在他手臂的麻穴上,于是手里的刀当的一声掉在地上。同时曹初灵甩出鞭子,一下把小女孩卷了过来。

看到满是惊恐的小女孩儿,笑着安慰道:“没事了小妹妹,以后不要再被认抓住了,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小女孩儿眼中闪过内疚,怯怯的说了声“姐姐,对不起。”

曹初灵正要带她离开,只是没想到小女孩儿的话刚落,随手朝她脸上撒了什么东西。

一种灼热的感觉深深刺痛她的眼睛,如同千万根钢针扎进她的眼睛里。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妈蛋,她为什么总是犯同样的错误。

只是现在不是她感慨的时候,一道猛烈的刀锋冲着她的天灵盖而来。凭着敏锐的直觉,向旁边躲闪了去。只是一次躲过了,后面的却是更加凶狠。

十几个人同时对她出手,而此刻的她已经什么都看不见。眼痛的心烦意乱,再加上眼前一片黑暗,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只能本能的出招,只是这样胡乱出招,攻击性已经大大减弱,明显不是那些人的对手。

“别再挣扎了,受死吧?”那黑衣首领冷笑一声,又一刀凶猛的杀了过去。

曹初灵现在只能听声音辩方向,闻言却是不屑的冷嗤“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对付一个女人,算什么男人?”

“你可不是普通的女人,大名鼎鼎的女蛟龙,如果不用点非常手段,怎么可能抓的住你。”

“呵,看来你们对我的底细到是打听的很清楚,想必要你们杀我的人也是熟人吧?”

她现在只希望能和他们多耗一些时间,希望会有人来救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