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81章 一直拆台
 
他的话说完,很多大臣站出来附和,说孟王仁义,有大丈夫之风,我天盛男子之楷模等等。

皇上找到了梯子,自然要顺杆往下爬。抬了抬手,说道:“那就……”

“皇上,这样似乎不托吧?”

还没等皇上的话出口,摄政王冷冷的出声。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命大,他几次暗害不成,原以为他这次掉进绝命崖是天助于他,没想到他还能好好的活着回来,真是气死他了。

不过就算他能活着回来,他也不会就让他这么舒服的过去。

“皇上,上次青峰山惨案,孟王还没给我们一个交代呢?如今他又不顾大局,为了一个女人连自己的姓名都不要。如果是在战场上,孟王中了敌国的美人计,那我天盛岂不是都要被他卖了!”

“王爷,话不能这么说。孟王带兵打仗这么多年,何曾犯过这么低级的错误,您不能把两件事混为一谈。”丞相站出来说了一句公道话,说实话,他也早看不惯摄政王了。处处打着为朝廷的名义,却是壮大了他自己。这后面的意义,任谁也能看出来。

冷厉的给了丞相一眼,“丞相这是要替孟王说话么?”

举着玉笏的手紧了紧,却是义正言辞道:“臣只说真话。老臣和摄政王一样,只想社稷安宁,国泰民安。”

“丞相说的有理。”百里瑾辰急忙赞了一句,不等摄政王反对,又忙说道:“孟王这次虽然事出有因,情有可原。但是身为朝廷命官,不以大局为重,还是应该罚,就罚去山东治理黄河水患。”

“谢主隆恩!”

这件事就算结束了,孟宣傲然起身。

不过摄政王却不想就此罢休,冷哼一声,“孟王既然如此仁义,那青峰山的事又为何做的这么绝呢?利用为那些咱们治病为由,到处筹集资金。结果呢,一场大火,那些灾民一个不留,孟王倒是安然无恙,这,怎么能让人信服呢?”

凤眸阴鸷的看向座上的人,两人目光交错,连坐在龙椅上的天子都能感受到硝烟战火的味道。

“摄政王说的不错,这件事臣是该有个交代,这次来也是为这件事向皇上和各位大臣做交代。”孟宣傲然挺立,凛然不惧的迎视上他挑衅的目光。

“奥?那本王与皇上拭目以待。”百里鹤不屑冷笑,眼中是看好戏的神情。

拍了两下手掌,很快有带刀侍卫押着一个人上来。那人穿一身禁卫军服饰,虽然一直低垂着头,但是从他的服饰上也可以看出,此人在禁卫军中,职位不小。

那人被丢到大殿中央,身子哆哆嗦嗦,不敢抬头。

“孟王,这是……”皇上不解的开口问道。

“还是让他自己说吧。”孟宣凌厉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冷喝,“抬起头来。”

那人哆嗦的更厉害了,但是迫于孟王的威势,却不敢不抬头。

他一抬头,自然很多人认识他,没想到此人竟是禁卫军总统领,风万千。

“微臣……参……参见皇上……”

窃窃私语声在大殿上响起,众所周知,禁卫军归摄政王管理,风万千更是摄政王亲手提拔的,这里面究竟有何玄机呢?

百里鹤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脸色只是微微一变,很快恢复正常。

“孟王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说风统领和这件事有关系么?”

孟王一身冷气爆发,仿佛整个大殿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他缓缓踱步到风万千身边,没走一步,风万千的心就颤一下。

冷凝的声音响起,虽然不重,却带着让人不敢忽视的威势。”那天的火本王确实脱不了责任,因为我的顾虑不周。不过这场大火来的稀奇,也不得不让本王产生怀疑,有人故意所为。目的?自然不止是那些灾民。”

“孟王的意思是,有人想要借这场风波,陷害你?”百里瑾辰手指轻轻敲着龙椅上的龙头,若有所思的问道。

“即便不能烧死臣,也能陷臣与不义。”

“可是孟王不是好好的么?有谁能证明不是孟王故弄玄虚呢?”摄政王反问,他也不是吃素的。

孟宣凤眸一挑,巍然正气道:“孟宣一生坦荡,上对得起朝廷,下对得起百姓,不需要人作证。”

“哼,一派胡言,少在这里危言耸听。”摄政王眼中已经现了杀意。

“本王有没有危言耸听,大家等一下就知道了。”收回视线,孟宣继续说道:“这件事本来也是天衣无缝的,大火一起,借着风势,整座青峰山烧的寸草也无。一切的证据都毁之一旦,很难让人找到蛛丝马迹。”

摄政王像是赞同的冷嗤一声,“那孟王是怎么找到证据,证明有人陷害你呢?”

“摄政王问的好,这件事本王本来已经不抱希望。但是老天有眼,没想到那天有个守山的士兵因为拉肚子,离了岗位,这才让他侥幸捡回一条小命。他亲眼看到同伙被杀,一直躲着没敢出来。虽然他们都穿了黑衣蒙面,但是从他们的兵器,和杀人的招式上可以看出是禁卫军所为。杀了那些守山的士兵,然后在树上摸了煤油,点燃大火。大家都知道那天山上刮起了龙卷风,那么大的风势,火很快就把整个山头点燃了。”

扫了一眼眯眼看他的摄政王,又继续说道:“他们恐怕没想到有些煤油滴在地上没有点燃,更没想到会有活口看到这一切。人证就在外面,臣恳请皇上同意人证前来对峙。”

风万千是朝廷命官可以进殿,但是那小兵却是没有资格,只能等着传召。

“我看不用了,反正那人是孟王的人,你让他怎么说,他自然就会这么说?”摄政王冷硬强势的出口,根本不给皇上开口的机会。

孟宣也不勉强,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也好,摄政王不信本王的属下也理所应当,那您自己的属下,总该信得过吧?”

冷芒射向跪在地上抖成一团的风万千,厉声问道:“风统领,天子在上,你可以说实话了!”

风万千抬头偷偷看了摄政王一眼,又急忙缩回视线,老老实实的交代,“启……启禀皇上……臣……臣罪该万死。臣……一时糊涂,听信了摄政王的话……”

“住口!”百里鹤老脸一沉,猛的站了起来,“你好大的胆子,本王待你不薄,谁让你诬陷本王的?”

“摄政王也说了,您待他不薄,他只有为您卖命的份儿,怎么会出卖你呢?”孟宣斜睨过去,凤目半眯。早就知道这老匹夫会有此招,所以在来的路上就安排好了一切。

“他一定是收了谁的贿赂,或者威胁,才会反咬本王的。”摄政王一脸义正言辞,很多年不曾曲下的双腿,竟然朝天子跪了下去。

“皇上英明,老臣对皇上,对天盛赤胆忠心,恳请皇上还臣一个公道。”

这话说的好像自己有多委屈,但是满朝文武,信的却没几个,所以也没有人替他求情。

天子终于开口,无奈的看向摄政王,“皇叔,朕也很想信你,只是证据在这里,风统领为什么要陷害你?你又让朕如何信你?”

摄政王猛的起身,走向风万千,厉声喝道:“风万千,你到底受谁指使,如果现在说实话,本王可以饶你不死。”

风万千身体颤了颤,跪着向后挪动半分,心里虽然恐惧,似乎已经豁出去了,“王爷,属下没有受任何人指使。说的是良心话……”

只是他的良心话还没来得及向天子表明,一掌猛击向他的天灵盖。口吐鲜血,双眼暴突,又有些不甘的躺在地上。

众朝臣皆是一惊,各自向后退了几分,生怕这鲜血溅到自己身上。没想到摄政王如此嚣张,竟然敢公然在大殿上,天子面前灭口。

“摄政王这算不算杀人灭口啊?”孟宣冷睇过去,其实他早就料到他有着一招。只是风万千怎么都要死,就凭一个小小的禁卫军统领还搬不动摄政王。但是对他多少起到震慑的作用。

皇上也拍案而起,龙目一沉,冷声问道:“皇叔,你这是做什么?”

收回手,百里鹤没有一点悔过之心,转身又跪下去。”皇上恕罪,臣只是气急,才会忍不住出手。皇上,臣绝对没有杀人灭口之意。”

这话,不是欲盖弥彰么?不过能如此坦然无谓,也只有他敢。

丞相站了出来,一脸气愤道:“摄政王何时如此鲁莽,明知道他是证人,还要灭口。这案子要怎么判呢?”

“皇上,摄政王一心保国,赤胆忠心,绝对不会做这种陷人于不义之事。”

摄政王一党终于有人站出来。

随即孟王这一边陆续站出来,“皇上,都知道孟王乃仁义之人,为了保天盛,抛头颅洒热血,死而后已,请皇上明鉴。”

两派的人哗啦哗啦跪了一地,各抒己见,各为其主。

皇上也有些为难,不得不问向帘后听政的人。

“母后,你看此事该怎么处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皇上身后,只听那委婉柔和的声音道:“皇上,哀家觉得摄政王这些年来为保皇上兢兢业业,一心为天盛江山,明知道孟王乃是朝廷栋梁,又怎么会故意陷害他?刚才他杀死风万千却是冲动了点,不过任谁被冤枉,也会生气。更何况风统领是摄政王一把提携的,如今遭到背叛更加不能饶恕。亲自掌杀了他,也更能证明他没有徇私包庇。所以哀家觉得,摄政王当无罪。”

这些话说完,有人欣喜,有人叹气。皇上和孟宣快速的对视一眼,瞬间明白了彼此心中所想。他们原本想通过这件事试探一下太后,看她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如今看来,她是站在摄政王那边的。

不过他们也知道,只是凭这件事是不可能一下子搬倒摄政王的。他们也不过是想投石问路,试探一下虚实。不管怎么说,卸去他的一个助力,也算是大功一件。

于是皇上打了一个太极,两方都无罪,风万千做了替罪羔羊,这件事不了了之。

……

再说风荷院,房间里只剩下傅云卿和青梅,他让青梅把曹初灵的上衣脱了,趴在床上,露出后背。

青梅犹豫了一下,按他说的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