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87章 金屋藏娇
 
“主子,我刚才去书房找王爷,却看到他从书房出来,奴婢还以为他是要来风荷院呢。但是却发现他要去的不是风荷院,而是后院。奴婢觉得应该先提醒他来陪主子您用餐,再去忙其他的事,于是我就追了过去……”

“然后呢?你看到什么了?”听她吞吞吐吐的口气,一定是看到了不该看的,或者不想看的。

“奴婢看到……王爷他去后院了。”

后院是很偏僻的,连奴才都很少去。他去那里干嘛?这下曹初灵也好奇了。

“他是不是去见什么人?”

小兰一脸愕然的看向主子,嘴巴张成了o型,“您怎么知道?”

兀自好笑,神神秘秘的不是在那里藏了人,就是藏了宝物。

“莫非他还金屋藏娇了不成?”再说那里也不是金屋啊?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料小兰做出更惊讶的表情。红枫和梅姨看在眼里心里一阵焦急,示意小兰不要说。

谁知小兰实诚,根本就没理解他们的意思,还以为主子是神算呢。

“主子,您猜对了,还真是金屋藏娇呢?”

噗……一口酸梅汤全都喷了出来,呛的她咳了半天。梅姨和红枫赶快过来帮她顺背,倒茶。

“小兰,你不要瞎说,咱们王爷咱们会是那种人。”红枫狠狠瞪了小兰一眼,这个丫头还真是实心眼,什么事还没搞清楚就敢说。

这下小兰明白了,瑟缩了一下。如果真的因为她的话,而让主子和王爷闹矛盾,她的罪过可就大了。

恢复过来,曹初灵开口,“没关系,小兰你继续说吧,反正我也知道了,干脆说明白点,你们都不许打断她。”她倒要听听这个贱人是不是真的背着她养小三了?

小兰无奈,只好接着说:“其实奴婢也不知道王爷和她是什么关系,只是看他们对王爷都很尊敬,王爷对他们也很客气。”

“她们?难道还不是一个女人?”妈蛋,难道还养了一群?靠,她是真瞎了眼。

“不是,不是,是一个女人领着一个孩子。”

“什么,孩子都有了?”这日子没发过了,如果不是梅姨拉着她,她都要暴走了。

“这可能有误会,王爷如果有了女人和孩子,干嘛要藏着啊?”青梅硬把曹初灵给按下,理智的给她分析。

“他就是怕我知道,所以才藏着啊,这个挨千刀,老色鬼!”

“谁又惹你生这么大的气啊?”

正骂着那人就进来,听口气还一副无辜的样子。

不顾梅姨的阻拦,起身就冲着墙而去了。

“你个挨千刀的,就是骂你。”就在快要撞上墙的时候,一只结实的手臂及时挽救了她。

“就算我算账,也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想被冤死。”把这个撒泼的女禁锢怀中,不解的看了一下房间里的人。

他凌厉的目光扫过,纷纷低下头,尤其是小兰,有种想要逃的冲动。她这么想的,也这么做了。

“那个王爷,奴婢还有事情没做完呢,先告辞了。”福了福,转身就向外跑。

“站住!”冷冷的声音传来,吓的小兰不得不顿下,脸上已经呈现出必死无疑的表情。

“是不是本王对你们太宽容了?还是你们觉得这王府太平静了?”

“你不用怪她们,做错事就要勇敢承认。畏畏缩缩算什么好汉?”生怕这货为难她们,曹初灵出言警告。

孟宣一脸无奈的看向她气呼呼的小脸,“我做错事自己会承认,但是我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可不可以请未来孟王妃提示一下?”

提起这三个字,曹初灵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谁是你未来王妃,咱们现在就去宫里见皇上,让他解除我们的婚约。”

“皇上金口玉言,你以为是你说改就能改的么?”冷冷的打断她的异想天开。

“那我也不会嫁给你,我才不要穿别人穿过的破鞋。”

青梅她们不由把头低的更沉,头顶划过一条黑线。敢骂王爷是破鞋,她还不是普通的嚣张。

被骂的人剑眉忍不住蹙起,脸也黑了不少。一把扳起她的下巴,“把话说清楚,谁说本王是破鞋?”

他倒是不忌讳这两个字。

“那我问你,是不是在后院藏了女人?”她才不怕他,即便他的气势确实很强大,很有压迫感。

扫了一眼缩到红枫后头的小兰,就知道这丫头只会添乱。

“没错,但是……”

“但是还有个孩子!孟宣,你竟敢背着我偷人,还生了私生子?”想想他跟别的女人已经那啥过了,她心里就恶心的要命,被他抱在怀里,更是觉得浑身不自在。怎奈她力气没他大,怎么也挣脱不了。

孟宣本来很生气,但是看到她愤怒的小脸,突然心情就好了。”灵儿,你这是在吃醋么?”如果不是吃醋她怎么会气成这样?所以他的心里是应该高兴的。

“谁吃醋了?我还喝酱油呢?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老子是不想被人带绿帽子。”不知道是被人揭穿恼羞成怒,还是真的为了面子,反正她心里很生气,感觉胸口有一团火焰在燃烧。

“你们几个先下去吧。”

他的一句话如同特赦令,几人急忙鱼贯而出,连主子都顾不上了。反正王爷又不会真的对主子怎么样,但是她们就不好说了。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人,以她还在人家怀里的形势看,对她很不利。

“你想干嘛?杀人灭口啊?”这里一个认证都没有,最适合做这种事。

感觉身体被腾空抱起,忙惊慌失措的扒住他的脖子,下一秒感觉被丢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还没等她搞清楚状况,耳边传来他低沉的声音,“你不是说我是破鞋么?现在我就让你感受一下,看我到底是不是破鞋?”

感受?怎么感受?很快他的行为帮她解了惑,感觉上衣的丝带被扯开,心里一惊忙出手阻止。

“你干嘛?”

“让你验证。”吐出四个字,手上继续着。

“别,别……”这下曹初灵更着急了,“孟宣,你个疯子,哪有这样验证的?”

“那你说要怎么验证?”停了下手上的工作,反问道。

“就……”她哪里知道怎么验证?再说男人又没有那层膜,哎呦,想这些干嘛。

“你还是解释一下吧。”动嘴总比动手好吧。

“愿意听我解释了?”看来还是来真格的好用,这个小魔女,也有怕的时候。

忙不迭的点头,能不愿意么?忙收拾好自己的衣服,向床里面挪了挪,和他保持安全的距离。

轻笑一下,也没继续捉弄她,认真的说道:“那是风万千的家室,他一直跟摄政王做事,替他卖命。被我抓住后,因为惧怕摄政王杀他全家,所以一直不肯合作。我答应他会帮他照顾好妻儿,他才敢说出实话。反正都是要死,死的有骨气一点,总比死的不明不白要好。”

听到他的解释,曹初灵觉得无地自容。其实他应该相信他的,怎么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就火冒三丈,压都压不住。

感觉的身边一沉,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只温暖的大手带着怜惜,揉了揉她的发顶。

“以后记住,有什么事一定要亲自问过我,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么?”

一时理亏,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次就念在你太紧张我,所以才会乱吃飞醋的情况下,原谅你一次。”

脸颊一热,这货觉对是故意的。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忙转移他的注意力。

“这次算我错怪你了,为了恕罪,我送你一样东西。”枕头下拿出一张图,这是她下午让茵茵帮她画的。

打开看了一眼,图上清晰的标志,顿时让他一目了然。这清新的字体虽然不是她写的,但却是她授意的。

“灵儿,你真的太聪明了。从这张图上,我看的一清二楚,对于这次水患也更有信心了。”因为太激动,抱上她的脑袋,在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

真没想到他思索这么多天的难题,她一下就给解决了。她所提出的几条治理水患的方法都很实用,尤其是她那个疏导灌溉的方法。不仅解决了南方的水涝,也同时解决了北方的旱灾。

“你的这些方法都是从哪里看到的?”他也看过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资料,但是写的却没有这么详细,真不知道她脑袋瓜里的这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是不传之密。”总不能对他说是从未来的课程里学到的吧。

他倒是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一把抱住她,又亲了两口,“看来我是捡到宝了。”

“是啊,你祖坟上冒青烟,才能让你遇到我这个人才。如果你不好好珍惜的话,老天都不容你。”嘚瑟的自我炫耀,一点身为女子的矜持都么有。

不过孟宣却是很受用,他的女人就是应该这么嚣张。

“你说的没错,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说到这里,不由叹息一声,“可惜我要走了,我们要分开一段时间。灵儿,你会不会想我?”

“我干嘛要想你啊?你不在正好,我可以没有任何顾虑的欣赏美男了。”

知道她故意气他,也不在意,“要欣赏美男也要眼睛看的见才行。”

靠,又挖她痛处。

“我不在的时候你就老实点,把自己照顾好就行。要欣赏美男,等我回来让你看个够。”

“真不要脸。”嘴上这样说,心却有点酸酸的。和他认识到现在,一路风风雨雨,却从来没有分开过,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

“我现在就想看你怎么办?”

她的手被抬起,轻轻放在他菱角分明的脸上。手指下的脸庞是温热的,不像女人那般滑腻,但是也不显粗糙。从他浓郁的眉峰,到高挺的鼻子,再到性感的嘴巴。无一不是完美之作,如精雕细刻般的五官,完美到极致。

他的唇不是很薄,却也不厚,重要的是很性感,像熟透的樱桃。

一个不经意他的小舌溜出来,卷走了她的手指,惹的她心尖一跳,急忙退了出来。

随即迎上来的是他热烈缠绵的吻,缱绻悱恻,柔情百千。她的手慢慢的攀上他的脖颈,用她的热情来回报他的爱恋。他的小心翼翼,让她心中那个模糊的人影越来越清晰,依然就是眼前这人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