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圣女有毒:冠宠皇后曹初灵百里瑾辰 > 第189章 夜晚唱歌
 
其实凭良心说,她不喜欢百里倾凤是一回事。但是客观讲她个人条件真的很不错,和云公子也算是绝配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云公子面对八公主的时候并不开心。难道是因为眼睛看不到,心里更敏感?

于是那天晚上,据说是月明星稀,很美的夜晚。在没有电视电脑和其他娱乐的古代,也就只能坐在院子里欣赏一下月光了。难怪古人对着月亮总是惆怅,写出这么对的千古诗句。如果是对着电脑,电视,还有酒吧的灯红酒绿恐怕就没有这样的感慨了。

所以这些最原始的东西,才最有味道。

“云卿,我唱首歌给你听吧?”对于他这段时间的照顾,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报,想起前世在卡拉OK唱歌,倒是可以将就一下。

身边的男子淡然中带着些愉悦,“好啊。”

看着她恬淡的容颜,想起在山上她那首鼓舞人心的歌,一直在他脑海中盘旋。他喜欢听她唱歌,因为她的歌声那么甜蜜,那么干净,一如她的人,让他觉得心里很温暖。

歌声悠悠,慢慢传唱,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就出现了那个人。也许是歌曲的意境太美,让她情不自禁思绪飘向远方。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城里的月光把梦照亮,请温暖他心房。一个人在外地还好么?会不会也和她一样在孤单的欣赏月光?

歌声一遍遍传唱,直到她累了,睡着了。眉宇间淡淡的思愁却让她忘记了,她曾经最眷恋的人就在身边。

那双朗月的眸子,始终凝视在她娇嫩的小脸上。时光倒转,情景交叠。记忆中的容颜和眼前的女主渐渐融为一体。

他究竟错过了什么?青峰山上,她认出了他,他却没有认出她。明月轩她凝望的眼睛,曾经让他沉醉。可是刚才的歌又是唱给谁听的?或许是唱给他听的。但是她心里想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青葱玉指伸出,轻轻的调开他额际的发丝,眼中的留恋,比天上的月光还有柔和。

如果可以,就让时间在这一刻停住吧,他愿意永远的守着她,让她无忧无虑的一直睡着。

轻轻的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初灵,不管你是谁,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小公主。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就像你保护我一样。

站在大树后面的小兰满脸担心,正要上前,却被青梅阻止了。

小兰不解,小声的问道;“梅姨,你看云公子对主子是不是有想法?他都已经是驸马了,主子也名花有主,他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她是真替王爷担心,因为他不在这里,而且主子似乎对云公子的印象也不错,他们俩爱不会真的……

“你呀,总是这么毛毛躁躁的。云公子是有分寸的人,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这样跑过去不是让人家很尴尬么?而且你也应该相信主子,她不会胡来的。”

撅了撅嘴,小兰只好忍下了。

但是小兰是一个藏不住话的,第二天帮主子梳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和主子说了。

“主子,奴婢有句不该问的不知道能不能问?”

“你什么时候这么有规矩了?”曹初灵忍不住发笑,这丫头可是嘴里憋不住话的,是什么让她这么难以启口,还真有点好奇。

放下梳子,小兰走到主子面前,坦然开口,“主子,前段时间你有一次一夜未归,王爷说您在云公子这里,是真的么?”

“是啊,怎么了?”

愣了愣,看到主子一脸无所谓,心里有点不平衡了,“主子,您该不会是喜欢上云公子了吧?”

如果曹初灵这时候在喝茶,她一定会喷出来。这小丫头还真可爱,忍不住想逗逗她,“是啊,云公子玉树临风,温文尔雅,天人之姿,又心地善良,谁不喜欢。”

这下小兰真的急了,“主子,您怎么可以这样?王爷对您这么好,为了您连性命都不要了,您怎么能伤他心呢?而且皇上都已经给你们赐婚了,你们马上就要成亲了,您这样对得起王爷么?”

额……被小丫头一顿指责,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一样?不过这小丫头反应这么激烈,该不会是,也对那贱人有想法吧?

不过也是,那贱人是有让女人痴迷的本钱的,何况小兰一直陪在他身边,把他当天神一般崇拜。

想到这里她也忍不住要提醒一下了,“小兰,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你家王爷?”对于直来直去的小兰,她也选择直来直去。

闻言,小兰顿时脸红的跟熟透的番茄一样,急的直跺脚。

“主子,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奴婢如果敢对王爷有想法,就让奴婢不得好死……”

“别胡说,我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一句话,小兰这么认真,都发起来毒誓,她也不敢开玩笑了。

“好了,我相信你,只是随便说说,干嘛这么认真啊。”急忙拉住小兰的手,轻声安慰她。这孩子挺可爱的,她可不想把她欺负哭了。

小兰是真的快急哭了,委屈的说道:“主子,小兰是真的希望您能和王爷修成正果,无论是谁想要破坏你们的幸福,小兰就算拼了性命也不会放过他。但是如果您真的变了心,小兰也是无能为力。”

“小傻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暖暖的,一把搂住她,轻轻说道:“你放心,我对云公子只是欣赏,把他当成好朋友而已。我和王爷的婚事是我在皇上面前求来的,我怎么也要对他负责啊。”

其实她也说不准是不是这个成分,总之在那一刻就认定了。

“真的么?那小兰就放心了。”小丫头顿时破涕为笑,转过身微微一怔,心里有些内疚。

“主子,云公子来了。”不知道他来了多久,大概他们刚才的对话他都听到了,不过这样也好,不管他对主子是不是有心,都应该死心了。

曹初灵看不到自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心里咯噔一下。如果说对眼前这人完全不在意了也不可能,这些日子虽然朝夕相处,她却尽量让自己摆平心态,和他像朋友一样相处。如果他刚才听到了,又做何感想呢?

傅云卿倒是坦然无畏,提着药箱走了进来。”今天感觉怎么样,我们要拆纱布了。”

本来还有点复杂的心情,听到他这句话顿时雀跃起来,小兰也忍不住开心差点跳起来,“主子,您的眼睛好了,马上就能看到东西了。”

“真的么?我的眼睛真的可以看到东西了?”在黑暗中度过了这么长时间,突然说可以看到了,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你说在怀疑我的医术么?”轻轻淡淡的声音传来。

忙摇头,怎么会怀疑他的医术,就是觉得有点兴奋。

“好了,先坐下,我帮你拆了纱布再说。”

让小兰把所有的门窗都关好,因为失明太久,突然看到光明肯定不适应,还有可能因为强烈的阳光而刺伤眼睛。

其实他有点私心,本来早就可以拆掉纱布。但是他怕她好了,就会走了。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卑鄙,他竟然对一个一心想要复明的病人做出这种事。直到昨晚的歌声,那语调里的思念骗不了人。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有多在乎那个人,但是他看到了。

纱布一层层被揭开,紧张的手心里都有了汗。好期待又好害怕。

终于眼上的纱布都被揭开了,温和的声音说道:“你现在试试慢慢睁开眼睛,不要太着急。”

站在一旁的小兰和青梅似乎比她还紧张,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等着奇迹的发生。

只是失明的太久了,刚刚睁开眼睛有点不适应,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她不敢睁的太快,只能等着眼睛慢慢适应。

渐渐的眼前出现了一丝亮光,晃的她急忙又闭上了眼睛,再次试着睁开,眼前仿佛出现一个人影,开始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慢慢变得清晰。眼前男子白衣出尘,如芝兰玉树,天人之姿。不正是她曾经魂牵梦绕的谪仙美男么?

激动的一把上前抱住他,没注意他片刻的僵硬,因为太兴奋了,太激动了。

“云卿,太好了,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激动的一把捧起他的脸,手指像描绘艺术品一样一点点描绘。

“看这眉毛,优雅而倔强;看这眼睛,睿智而聪慧;看这唇,犀利却娇媚。云卿,你怎么这么帅啊?”

说着上前啪叽就是一口,一下在把傅云卿亲了个大红脸。她却没事人一样,又转过去亲吻拥抱那两个直接呆掉的女人。

她们算是明白了,主子真是乐疯了。

可是对傅云卿来说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他的初吻,心都快跳出来了。虽然也知道她是无心的,只是太兴奋,可还是忍不住心乱如麻。好不容易等他反应过来了,那人已经快要冲出门口了,忙上前拦住她。眼睛才刚好就往外冲,这是不想要眼睛了。

于是在几人的强烈要求下,曹初灵只好带着纱帽出来了。隔着纱帽可以遮住强烈的阳光,还不耽误她看外面的情况。等她眼睛渐渐恢复后,就可以直接拿掉了。

闷了太久,从相府出来就直接去了国色天香。朱茵茵和丽娘看到她的眼睛真的好了,都为她开心不已。新店那边也已经准备好了,就等她回来开张了。

三人又热络了聊了一会儿,曹初灵才启程回王爷,因为还有两个重要的道具等她拿呢。没有这两个道具添彩,店里就少了很多新意。

回到王爷,看到熟悉的人,大家都很开心。自从曹初灵来到王府后,大家都把她当做未来女主人了。尤其是经过这次皇上赐婚,大家更认定她是这里的女主人。看到她回来,比看到自家王爷回来还热情。

忠叔首当其冲,这些天曹初灵不在,王爷又恢复到了从前的冷清,问题是他们已经习惯了有她的热闹,突然冷清下来,有点不适应。

“曹姑娘您总算回来了,眼睛好了吧?是不是不走了?”

看到忠叔曹初灵也感觉很亲切,就像见到家人一样。

“忠叔,我也好想你。”

老毛病又犯了,一激动就抱人,只是她的一吻还没上去,老管家吓得哧溜就跑了。那速度,让曹初灵直怀疑他是不是武林高手,隐藏在这里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