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三章 要不你试试?
 
    疫鬼。

  传播瘟疫的小鬼!

  前世的焦元,自然不可能相信这世上存在鬼魂一说。

  但自己都魂穿到了这个世界,那还有什么不可能呢?

  焦元所来到的这个世界,类似于华夏古代,而这个朝代,则是名为大唐,和历史上的唐高祖李渊建立的唐朝极为相似,但却又有很大的不同。

  比如当今皇帝却不姓李,而是姓唐。

  官员制度,依旧是三省六部制。

  另外,审美观也似乎和唐朝极为相似——以肥为美,甚至这种以肥为美在“肥”这一项上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这个世界,瘟疫的出现,被认定为为疫鬼作祟。

  朝廷专门设定了一个极为隐秘的部门——钦天司,就是为了解决各种无法解释的鬼患之事。

  当然——老百姓大多对此事完全不知情的!

  接着,焦元又掀开了一具尸体的白布。

  这是岳青山的尸体。

  岳青山在清河武祠众多武徒当中,是比较努力的一个,天赋也还算不错,所以焦元的印象比较深。

  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岳青山经常向这位大师兄请教的缘故。

  “可惜了!”

  焦元轻轻盖上白布,摇了摇头。

  “前两次,加上这一次,出事的家室都有人在武祠修炼。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唐洪福走了过来。

  焦元微微眯眼,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

  他有同样的猜测,或者说是直觉……

  疫鬼和武祠,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

  就在焦元思索的时候,半掩的门突然被踢开。

  “衙门办案!”

  “无关人等让开……”

  一群穿着捕快装的衙役冲了进来,很快封锁了这间府邸。

  为首的捕头是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的男子,一走进院子,一双阴蛰的眸子一眼就看到了唐洪福。

  “唐老板怎么在这里?”

  “郑捕头,您来了!”唐洪福客气回应。

  其实到了唐洪福这个层次的大商人,地位已经不是郑通这种捕头能够相比的。

  在这个世界,可不存在什么商人身份地位低的情况。

  事实上正好相反,越有钱的大商人越有地位,富甲一方的商贾,甚至可以招兵买马,囤积大量凶狠家丁,就算是地方的衙门也不敢轻易招惹。

  但唐洪福深知小鬼难缠的道理,更何况是衙门里的差。

  郑通这个人唐洪福也有所耳闻,心狠手辣,为了钱没有任何底线……

  “唐老板,按理来说,你现在站在这里,并不合适吧?”郑通若有深意地说道。

  “郑大人……死去的岳安平是帮我看管酒楼的掌柜,于情于理,我都要帮他料理后事。还望郑大人能够通融通融……”

  说话的同时,唐洪福从袖口里取出一片灿灿的金叶子。

  郑通神色自如地收了金叶子,阴蛰的眼神当中露出一丝盈盈笑意。

  “唐老板宅心仁厚,关怀下属。倒是可以理解……”

  一旁的焦元不由得眼皮一跳,这个郑通,可真是有点东西啊……

  郑通又和唐洪福不痛不痒地寒暄了几句,接着转过身,蹲下去查看那几具尸体。

  其实这几具尸体,已经没有什么好看了,全都腐烂得不成样子。

  不过就在郑通的视线落在岳青山脖子上的时候,阴蛰的双眸不由得一眯。

  在岳青山脖子上,挂着一块翠绿色的玉牌。

  焦元记得,这块玉牌,是前几天岳青山的小女朋友送给他的,看成色是一块不错的祖母绿。

  当时岳青山还在武祠一群单身狗面前得意洋洋地炫耀了半天。

  焦元自然就记恨在心……不对,是铭记在心。

  郑通眼里闪过一丝贪婪,伸手就要抓走岳青山脖子上的那块玉牌,这时一只孔武有力的大手,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

  郑通回头一看,贴面的正是焦元那张冷峻的脸。

  “我说,郑捕头,该拿的你已经拿了……”

  焦元将“该”字咬得很重。

  “你又是什么东西?”

  郑通眼中生出冷意,原本他以为焦元只是唐洪福的一个随从,所以并没有在意。

  唐洪福见状,连忙走过来,笑道:“郑大人,这位是清河武祠的大师兄,焦元。”

  郑通双眼微眯:“原来阁下就是焦元!一直听闻,清河武祠的大师兄焦元,无法修炼出天元,我很好奇……不知一个连天元都无法修炼出的人,如何教导师弟?”

  焦元冷冷一笑:“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放肆!敢对郑大人不敬!”

  一名膀大腰圆的壮硕捕快,从一旁冲了过来,二话不说,抡起西瓜大的拳头,就朝焦元头顶砸来。

  焦元也不闪避,反身一拳,直接朝对方的拳头轰去。

  “嘭!”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接着是骨头移位和碎裂的声音。

  “嘶……”

  那名膀大腰圆的捕快倒吸了一口凉气,疼得全身抽搐,冷色发白。

  旁边站着的郑通眼里,也跟着闪过一丝惧意。

  是个狠人!

  他除了听说清河武祠的大师兄无法修炼出天元之外,也听说此人在武技功法的修炼方面有极高的天赋,并且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扛鼎巨力。

  原本他还不以为然,但亲眼看到刚才那一幕,便是再无怀疑。

  那名壮硕捕头,名为赵虎,是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一身蛮力远超常人,而且不久之前,还凝练出了天元,力量比淬体境更进一步!

  但就是这样一个猛人,竟然在焦元的手底下吃了大亏。

  “哼!无法练出天元,就永远开不了天眼,更无法对付鬼物。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被焦元轰碎指骨的赵虎,似乎还有不甘,骂骂咧咧道:“无法练出天元,终究是废人一个!”

  焦元冷笑一声,往前一步跨出,一巴掌扇在壮硕捕快脸上,接着五指如勾,掐住脖子。

  “你现在告诉我,有没有用?”

  “呼,呼哧……”赵虎原本还想硬气,但没过几秒就连忙摆手求饶:“有用!有用!饶命,饶命……”

  焦元像是提小鸡一样,将壮硕如牛一般的赵虎直接提起来,再像丢垃圾一样丢出去——

  随后——目光再次落在郑通的身上:“要不……你也试试?”

  “算了算了……”唐洪福连忙从中调解。

  郑通表情像是吃了苍蝇一样,冷哼道:“我没兴趣和你在这胡闹,我们是来捉……办案的,无关人等,还是离开这里吧!”

  “你办你的案,我和唐老板在这又不妨碍你。”焦元道。

  郑通看了一眼唐洪福,又看了一眼焦元,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周围的捕快喝道:“封锁好周围,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无关人等,全部遣散!”

  接着,他又招呼另外六名捕快朝他靠过去,而后从身上拿出了一张杏黄色符纸,和三根檀香。

  这时候,他的目光又在焦元身上阴恻恻地扫了一眼,接着朝身边一人低声说了一句。

  后者马上离开,半刻钟后折返回来,手里多了一块泛着绿绣的古铜镜。

  “唐老板,接下来我们要开始了。你们还打算继续留在这里吗?”郑通开口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