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十章 你觉得我女儿如何?
 
    唐洪福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有些无奈得摇了摇头。

  他现在有点怀疑,自己将焦元的真实信息透露给女儿,是不是错了……

  “对了,焦元……”唐洪福开口道:“我认为,你现在最好不要动郑通,免得不必要的麻烦。”

  “哦?”焦元挑了挑浓眉。

  “郑通,其实是清河县令赵广志的一条狗。打狗还得看主人,你如果就这样动了郑通,赵广志未免不会怀恨在心!”唐洪福道。

  焦元沉吟,点了点头。

  县令赵广志,焦元也曾远远见过一两次,此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武道高手,至少也是天元境后期的大武师,甚至可能是已经入元海境的宗师。

  赵广志在清河县的名声,并不怎么样。

  有关于他的风评,大多是搜刮民脂民膏,贪得无厌,好色荒淫之类的负面信息。

  别看清河县就是大唐九州二十八郡之下的一个小小县地。

  但每年赵广志能够在清河县这块一亩三分地上收敛的钱财,绝对能达到一个非常惊人的数目。

  对此,当地老百姓有怒不敢言。

  最让老百姓苦不堪言的是赵广志勾结清河县的几个实力强横的家族,为非作歹,沆瀣一气,把清河县搞得乌烟瘴气。

  “不过,焦元。现在钦天司正在调查郑通。到时候,郑通如果真有什么问题,赵广志也保不住他!”唐洪福又道。

  “钦天司调查郑通?”焦元心中生出疑惑,“钦天司不是不干涉朝政的么?”

  唐洪福点头道:“没错!钦天司的确不干涉朝政,但如果牵涉到鬼物……那钦天司就不得不管了。”

  “究竟是什么意思?在对付鬼物方面,钦天司不是一直和衙门合作么?”焦元道。

  唐洪福看了焦元一眼,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表面上,钦天司和衙门是合作的关系。但两者之间,似乎又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具体为什么,我们这些底层的老百姓也不清楚,恐怕只有长安里那些将相王侯、王子王孙,才知其一二!”

  焦元点了点头。

  庙堂之高,一般的平头百姓根本无法企及。

  上面出了一点问题,对下面可能就是浩荡大劫,生灵涂炭。

  往往大难临头了,老百姓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焦元,你要记住,比妖鬼更可怕的,是人心呐。”唐洪福又道。

  焦元沉默地点了点头。

  人心,比妖鬼更可怕。

  这句话即便放在前世,同样行得通。

  只不过这一世,表现得更加鲜血淋漓。

  不过……

  焦元记得,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妖鬼怪异之事,几乎从未听说过。

  也是到了最近这几年,才逐渐出现各种荒诞。

  同时又不少势力暗中煽风点火,说鬼物丛生,妖魔横行,是天下大乱之始!

  据说,每一次在新的政权更迭出现之前,天下会出现种种天灾人祸,无法解释的怪异之事。

  “难道……”

  “最近几年出现的怪异之事,是有人暗中指使,刻意为之?”

  焦元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

  阴沉沉的,浓密的云层似乎要从天空上倾轧下来,将这片天地都遮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无形之中,仿佛有一只大手,扼住了咽喉,让焦元觉得快要窒息。

  前世,身患渐冻症,身体逐渐失去控制。

  那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焦元的精神世界,变得越来越压抑,甚至于接近崩溃。

  而现在,焦元又有了这种感觉。

  并非是来自身体,而是来自于精神。

  或者说,来自于第六感。

  实力!

  还是只有实力的提升,才能够带来安全感。

  在这暗涌诡谲的乱世,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摆脱失控的无助感,才能够将主动掌握在自己手里。

  “焦元哥哥,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唐紫珠问道。

  唐洪福也是说道:“焦元,你昨天被疫鬼咬了。我们都以为你挺不过去了……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完全恢复。你现在……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不管是唐洪福,还是林泰,其实都很疑惑。

  为什么焦元被疫鬼咬了之后,竟然没有被感染。

  要知道,焦元并不是天元境的武师。

  天元境的武师,借用天元之力,倒是可以抵挡低等级的小鬼的鬼气。

  可焦元,分明是淬体境啊。

  难道是因为焦元肉身特别强横的缘故?

  唐洪福和林泰有过这样的猜测,不过他们都没有多问。

  “没有。”焦元摇头:“我现在感觉很好。”

  “咕咕……”

  就在焦元回答的同时,肚子传来咕噜的声响。

  “哈哈。”唐洪福笑了起来:“是肚子饿了吧?从昨天到今天,你滴水未进……我现在就安排人准备晚餐。”

  “也好!”

  焦元点头,他现在的确感觉非常饥饿。

  原本体质的提升,就伴随着自身气血的消耗。

  再加上,刚才击杀方龙,对郑通出手,消耗了不少的能量。

  现在焦元感觉自己全身都已经变得空乏,急需要食物营养的滋润和填充。

  唐洪福当即吩咐下人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

  “我也去。焦元哥哥,其实我也会烧菜哦。”唐紫珠笑嘻嘻地朝着焦元眨了眨眼,随后一蹦一跳地离开了。

  唐洪福无奈得摇了摇头,朝焦元说道:“焦元,看来我家这傻丫头,对你的看法改观很大啊!”

  “呃……”

  焦元神色如常,心里却是暗道:

  “我……太难了!”

  ……

  这一顿晚宴很丰富。

  有烧鸡、烤鸭,烤全羊。

  唐洪福还从地窖里搬出了珍藏了多年的老酒。

  焦元也不客气,大快朵颐。

  他真的太饿了。

  明明只有一天的时间没有进食,焦元却感觉自己像是饿了一个世纪。

  “好好好,焦元,多吃点。这是白领山那边的山牛肉!”

  唐洪福给焦元递过来一支考得滋滋冒油的牛大腿,又给焦元倒满一大碗清冽甘甜的桂花酿。

  唐洪福心情也不错,焦元没事,也就是未来的女婿没事。

  现在的焦元,无疑是他心里最完美的女婿人选。

  “好。唐老爷子。你也吃!”

  焦元大口啃着香甜的牛肉。

  这是白领山那边的野生山牛肉,汁多味美,有浓郁的牛肉香味,同时还糅杂着白领山的青草芬芳,令人心旷神怡。

  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这样的生活,倒也是快哉。

  “焦元哥哥,你少喝点酒。我给你盛碗汤!”

  唐紫珠端着一碗汤走过来。

  “小姐,这种事情还是让我来吧。”

  小翠走过来,要接过唐紫珠手里的汤碗。

  “不用。小翠,你下去休息吧。”

  唐紫珠在焦元身边坐下来,乖巧地给焦元夹菜、盛汤……

  “哈哈……”唐洪福见此一幕,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说,焦元啊,你觉得我女儿如何?好看吗?”

  唐老爷子朝着焦元端起酒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