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十七章 焦元的想法
 
    焦元和县令赵广志足足谈论了一个时辰。

  赵广志这才满意地站起身来。

  其实,焦元所提出的这些意见,在前世都是最为平常不过的官方举措。

  不过在大唐朝,毕竟是一个民智、法制都处于一个落后的境地。

  所以,焦元所提出的这些意见,在赵广志眼里,才具有极为鲜明和针对性的特色。

  “焦元,我正式任命你为我们清河县的巡检史。其实像你这样的人才,真应该去考取功名,好为朝廷效力!”赵广志又道。

  焦元微微一笑,考取功名,其实并非他所想的。

  不过,父母的希望,一直是希望他能够去考功名。

  “焦元。下一次冬试,也没有多久时间了。你不如抽空做点准备,说不定就能够考上呢?”唐洪福也是说道。

  焦元点了点头。

  在大唐考功名,和前十的古代有些不一样。

  前世的古代,大多都是春闱或者秋试。

  而大唐朝,是冬试。

  冬试之后,要等到来年开春,才会揭榜。

  “行。我会认真考虑的!”焦元说道。

  说不定焦元哪天有了考功名的想法,真会去试一试,毕竟前世作为一个高材生,记背下来的圣贤文章不在少数。

  也许正好就符合考试的题要呢?

  那考个功名,还不是顺手捏来的事情?

  “好了。焦元,武祠这边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尽快查找到鬼患的线索。”

  赵广志拍了拍焦元的肩膀,随后告辞离开。

  就在这时,焦元看到赵广志身边的那个年轻女子,有意地转过身来,朝他投来一个极为妩媚的眼神。

  焦元不由得身躯轻轻一颤。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自己的魅力,真的这么大?

  就连县令老爷身边的女人,也知道自己的名声了么?

  不过,焦元感觉自己真心无福消受啊!

  “焦元。”

  唐洪福坐在焦元对面,他并没有跟赵广志一同离开。

  “唐老爷子,你和赵县令他?”

  焦元坐了下来,让他有些不解的是,唐洪福对赵广志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赵广志这个人,才是真正的贪财好色。

  这些年,他在清河县捞的油水,恐怕已经堆成了金山银山。

  跟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是年轻水灵的,换了一个又一个。

  “焦元。我和赵广志这个人,并没有深交。我只是认为,现在世道艰难,老百姓的确需要他。身为一县之主,他也有必要去为老百姓办点实事!”唐洪福一脸认真地说道。

  焦元微微点头,其实他真的很佩服唐洪福。

  唐洪福只是一介商人,却心系黎民。

  焦元自己就没有这么崇高的想法,什么悲天悯人,为天下苍生。

  他从没有这么远大的理想和抱负。

  他只想能够在这个越加险恶的世界,好好的活下去。

  嗯……

  除了自己,还有自己的亲人。

  至于其他人,尤其是那些陌生的,没有过任何交集的人,焦元并不会生出太多的怜悯之心。

  当然,焦元在这段时间,也思考过自己的这种心态。

  或许用前世的一句话来形容比较恰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在图腾系统激活之前,焦元的能力即便在清河镇也不值一提。

  一个天元境中期的武师,就能够将他摁得死死的。

  所以,他觉得自己没有责任去为清河镇的黎民百姓做更多的事情。

  即便现在,有了击败天元境中期武师的能力,焦元依旧不认为自己能够为天下苍生改变什么。

  因此他不会去考虑那么多,他只想让自己,让父母二老,能够在这个乱世好好的活下去。

  这就足够了!

  所以,焦元很佩服唐洪福这种人。

  “赵广志这个人,虽然说名声不好。但我这些年注意他,倒也是为老百姓做了不少事情。之前几任县令,一直没有修好的防洪河堤,在他上任后一年内就解决了。”

  “还有白领山那边的通道,之前一直号称鬼见愁,商队每次经过,都是提心吊胆,摔死人马更是常事。”

  “赵广志上任的第三年,就从上面要来了巨资,修了栈道。”

  “所以,虽然他勾结当地豪绅,搜刮钱财,荒淫好色,但也做了不少实事。”

  焦元点了点头。

  赵县令贪财好色没错,但能力也摆在那里。

  大多数老百姓,只看到当官的不好的一面,却鲜有看到他能力突出的地方。

  “但是,焦元,我提醒你。这个赵广志很危险。”

  唐洪福压低了声音:“之前我和你说过,大唐朝这几年出现的鬼患之事,未必是天灾。”

  “所以,你暂时不能相信任何人。包括赵广志在内!”

  焦元眉头微拧,“可是,赵广志是衙门的人,他代表的是朝廷……”

  “朝廷上面,当然没有问题!”唐洪福看了焦元一眼,“但是下面的这些地方官员,未必就没有被上面某些包藏祸心的大人物收买的可能……”

  “当今大唐,建立钦天司,明面上是对付鬼物,但更多的可能是为了彻查鬼患泛滥的幕后操控者。”

  “嗯。”焦元深吸了一口气,给唐洪福和自己,各自沏上一杯茶。

  “所以,焦元。我让你去考取功名。是希望你将来能够站在更高的位置上,来为清河县贡献自己的力量。毕竟,你没有办法修炼出天元,想要靠自己的本事,很难在更高的层面上去为清河县改变什么。”

  唐洪福喝了一口茶,接着道:“唐洪福未必能一直留在清河县。将来县令这个位置空缺下来,自然要有人顶上去。你如果能够在现今这个阶段,做出功绩。冬试的时候,再考取一个好的名次,未必就不会引起上面的重视……”

  听到这里,焦元已经明白了唐洪福的想法。

  他喝了一口茶,摇头道:“唐老爷,其实我没有你这么崇高的想法。我只想做清河县武祠的大师兄,只想让父母、和自己,好好地活下去,这就够了!”

  唐洪福听到焦元这么说,也不辩驳,他依旧面含笑意,不急不躁的样子。

  “行!焦元,等你想明白了。到时候我再和你说……”唐洪福站起身来,又道:“对了,我家那丫头,今天一大早就在熬汤。说是晚点要给你送过来。”

  说罢,唐洪福也起身离开。

  焦元站起身来。

  不由得陷入沉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