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二十章 吴家怪事
 
    经过仔细的调查。

  焦元发现几乎所有遇难的师弟,之前都会有两个共同点。

  第一个共同点,就会感觉冷。

  习武者气血旺盛,按理来说,根本不会怕冷。

  就算是数九寒冬,大雪滂沱,赤身裸体,也不会感觉到寒冷。

  另外还有一个共同点。

  就是看到过死人!

  比如岳青山,在遇难之前的一天,就和武祠的其他师兄弟,说他看到过死去的七娘又回来了。

  他的七娘,已经死了两年。

  但岳青山在夜晚的时候看到她又和在生的时候一样,坐在院子里绣一块花布。

  还有其他遇难的师弟,也同样见到过明明已经死了的人。

  这些死了的人,有可能是自己的亲人,也可能是没有多少交集的人。

  焦元紧皱着眉头。

  这两个共同点,焦元也都感同身受。

  在两天前,他同样也感觉到天气非常阴冷。

  那种阴冷,像是挥之不去的纱缕,罩在身上,扯也扯不掉。

  原本焦元还没有注意,也没有去想那么多。

  自己将肉身已经修炼到了力能扛鼎的境界,早就不畏寒冷,这段时间竟然会有畏冷的感觉。

  现在仔细想来,果然是事出无常必有妖。

  除此之外,那就是见到过死人。

  焦元就见到过死人!

  在被吊死鬼找上门的那晚,他见到了卖酥油饼的王大娘。

  王大娘在这之前,就已经死了。

  但焦元亲眼看到她推着小车,在叫卖酥油饼。

  也就是说,遇难的这些师弟,在出事之前,都撞鬼了!

  “如果我不是因为激活了图腾就系统,恐怕也同样遇害了!”

  焦元心里泛起一阵阵冷意。

  越加感觉到有危险迫近的森冷……

  “大师兄,求求你,帮帮我!”

  突然,一名师弟痛哭出声。

  “吴文祥,你怎么了?”

  焦元看向这名叫吴文祥的师弟。

  “我……我最近老是感觉到冷。”

  吴文祥说话的声音都在哆嗦。

  “而且……而且我也看到了死人,就在这两天。”

  “我先是看到了我们吴家之前的一个厨娘。这个厨娘,是去年跳井死的。就死在吴家的前院里……”

  “前几天,我去厨房找吃的,看到她在那,一刀一刀的像是在砍肉,我进去的时候,她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忘不了她的表情,太可怕了。我吓得连忙逃走,当我叫人回来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

  “还有昨天……”

  吴文祥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激动的情绪。

  他的嘴唇发颤,眼中流露出惊惧。

  焦元和其他的师弟,都在无声地听着。

  一股阴森的气氛笼罩着所有人。

  “昨天晚上,我看到了我三娘的孩子。”

  “一个只有七个月大的孩子,就坐在我的床上。”

  “我是听到了一阵哭声,被这阵哭声给吵醒了……”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我三娘的孩子,坐在我的床上,对着我大哭,一边哭一边在流血……”

  “可是,我三娘的孩子,一个月前就死了!被一只黑猫,吃掉了半个脑袋!”

  “大师兄,你知道吗?”

  “我都快吓傻了。感觉魂魄都飞走了!”

  “我看到三娘的孩子,就坐在我的旁边,半个脑袋都没了,血流在我的床上。”

  “我吓得滚下了床,出去叫人!”

  “回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床上连一点血都没有!”

  “他们都以为我在做噩梦!”

  “他娘的,我这么大的人,是不是做梦还分不清吗?”

  吴文祥几乎哭出声来。

  “大师兄,你一定要帮我。我感觉,今天晚上,可能我就会死!”

  “他们肯定还会来找我!”

  焦元听完,微微点头。

  “放心,你死不了!”焦元道:“今天晚上,我去你吴家。”

  焦元可以肯定,吴家一定有不干净的东西。

  “可是……大师兄你,真的有办法吗?”

  另外一名师弟,有些担心地说了一句。

  其他人,也都是露出怀疑的表情。

  大师兄在武道方面的天赋,自然是不必说。

  尤其是对武技的领悟,简直是千里挑一。

  但是,大师兄无法修炼出天元啊。

  对付鬼物,需要天元之力啊。

  “放心,我有办法!不久之前,我去乾陵寺的大师那里请教了,大师教了我一些办法。”

  焦元不想暴露自己能够依靠一己之力对付鬼物的事情。

  所以干脆扯虎皮拉大旗,说是得到了乾陵寺的大师帮助。

  这样以后做事,也更方便一点。

  想来也不会有人去乾陵寺问个究竟。

  就算问的话,乾陵寺也有那么多大师,究竟谁传了焦元本领也说不清。

  更何况,这是给乾陵寺长面子的事情,想来乾陵寺也不会直接否定。

  ……

  夜,逐渐临近。

  诡异的气氛,开始降临笼罩着大唐朝这座位于西北地区的小县城。

  焦元来到吴家门外。

  吴家的府邸很大,甚至比唐洪福的府上还要大一圈。

  青砖大瓦砌成的高墙,朱红色的大门紧闭,上面密密麻麻的钉满了黄铜大钉。

  两盏大红灯笼,高高地挂在大门的两侧,惨红色的光芒映照下来,像是在地上淌了一层鲜血……

  下午的时候,焦元特意去了一趟城外二十里地乾陵寺。

  一则是为了掩人耳目。

  二来,也为家里二老,求来了镇宅和护身的元符。

  所谓元符,乃是将天元之力,以特殊的道纹,烙印在符纸之上,形成具有法力的符篆。

  当然元符的价格都不低。

  “哐哐哐!”

  焦元扣响门上的兽口吞金圆环。

  很快,吴文祥来开了门。

  “大师兄,你来了,快请进!”吴文祥连忙将焦元引起府宅。

  一进入到吴家院子。

  焦元就感觉到一股森森阴气,逼面而来。

  院子里,吴家家主,还有管家、护卫都在这里。

  一看到焦元,吴家家主吴章知就马上赢了过来。

  “这位就是武祠的大师兄焦元焦师兄吧,这两年多谢大师兄对文祥的照顾。快请里面坐!”

  吴章知很客气地迎向焦元。

  “见过吴家主!”焦元随意地一拱手,跟随吴章知进入了内院。

  “来人,看茶!”吴章知吩咐下人泡茶。

  “不必了!”焦元摆手,他来这里,可没有闲工夫喝茶。

  “我是听吴文祥说,你们吴家宅子里,可能出现了不干净的东西,特意过来看看,能不能帮忙解决……”

  焦元话音未落,吴章知身边一名老者就断喝道:

  “胡闹!”

  “你一个小娃娃,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