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二十一章 三级妖鬼
 
    焦元浓眉一挑,看向吴章知身边这位老者。

  这个老者,五官清癯,长眉微垂,眼睛有神,看上去已经有六七十岁往上,头发胡须都已经黑白驳杂,穿着一身青色的宽松长衣,身材清瘦,但整个人却给人一种能随时爆发力量的感觉。

  “这位是?”

  焦元看向这名老者。

  他能够感应到这名老者的气息非常强大,应该是天元境后期的大武师。

  不过,这位老者因为年纪偏大的缘故,气血已经有些衰败,实力比年轻的时候,必然是有一定的折扣。

  “大师兄,这位是我们吴家的客卿,陆老。”吴文祥连忙说道。

  “焦师兄。”吴章知跟着道:“陆老是当年清河县鼎鼎有名的大武师,我吴家有幸能够请到陆老来坐镇府上,所以这些年来,吴家从未出现过什么阴邪鬼祟之事!”

  “是么?”焦元似笑非笑,道:“那我怎么听说,府上最近出了些问题?”

  “你是在质疑陆师么?”

  一名站在陆老身后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说道:“年轻人,你还嫩着。知道陆老当年名号有多大么?”

  另外一名中年男子道:“陆老当年的熊搏手可谓是炉火纯青,在鬼见愁关口,当年是徒手击杀十几条金纹狼,这都是我们父辈亲眼看到的。”

  “陆老三十年前,能够排进整个清河县所有武师当中的前五之列。”

  陆老摆了摆手:“那都是年轻时候的事情了。好汉不提当年勇,陈年旧事,就无须再提了!”

  “哦?阁下莫非就是熊搏手陆青峰?”焦元饶有兴致地问道。

  关于熊搏手陆青峰的名号,他自然听说过。

  三十几年前,在鬼见愁关口,以一己之力,连斩十几条金纹狼,救下了途径此地的一家五口,因此而名动清河。

  “正是!”陆青峰眼中流露出一丝傲然,又道:“最近我不在吴府,有点事情离开了一段时间!不过现在我回来了。”

  “如果有什么邪祟诡魅之事,我自然会解决的!”

  “但是你,一个小娃娃,连天元之力都没有修炼出来。就敢来说帮助吴府清理鬼物?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焦元闻言,不由得眯了眯眼,淡声道:“我也是受吴文祥所托,前来吴府一看究竟。”

  “大师兄的好意,我吴章知自然明白。十分感谢!”吴章知笑着拱手,又招呼身边的管家道:“去账房取百两纹银来!”

  很快,那名管家就取来了百两纹银。

  吴章知将所有的银子,都交给焦元:“大师兄,以后,还请你多多照拂犬子。”

  看到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焦元笑了。

  但是这一次,他并未伸手去接。

  一百两银子,就想将自己打发走?

  最主要的是,就这样将自己扫地出门,那自己作为大师兄的脸面往哪搁呀?

  “吴家主,你太客气了!”焦元推了推手,顺道露出掌上的几道元符:“为了不负文祥师弟所托,我今天下午,专门去了一堂乾陵寺,求了几张元符。单单这几张元符,就花了三百多两……”

  “哦!呵呵!”吴章知心领神会。

  于是又招呼管家道:“再去取三百两银子来……”

  “暂时不必了!”

  焦元摆手道:“我先留在府上看看吧。”

  吴章知略微思索,又看了看陆青峰几人,见陆青峰等人并无异议,便点头道:“那也行吧!”

  “小伙子,你留在吴府也没有问题。只是,不要乱走!”一名跟着陆青峰的中年男子沉声道。

  “没错。我们已经布置好了降服鬼祟的方法。你如果想要看热闹,就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透过窗户缝隙看着就行!”另外一人道。

  焦元眯着眼笑了笑,不再言语。

  他看了出来,除了陆青峰之外,另外这三个中年男人,都是天元境的武师。

  有一个是天元境中期的武师,另外两个只是天元境前期,气息还不稳定,显然是体内的天元之力并不精纯的缘故。

  四个天元境武师,其中一人还是天元境后期的大武师,要对付一般的鬼物,显然不是问题。

  但焦元能够感觉到,吴家府上隐藏的这只鬼怪,绝对不同寻常。

  并不是之前自己在岳府和自己家里所看到的那两只鬼怪所能够比拟的。

  这种直觉,在踏入吴府的第一时间,便在焦元的心里升起。

  “也好!文祥师弟,就麻烦你给我安排一个暂时休息的地方了。”焦元朝着吴文祥说道。

  吴文祥连忙答应,脸上的表情很尴尬。

  “大师兄,您跟我来。”

  吴文祥将焦元带到另外一间小院,在两人离开的时候,焦元听到了身后那几名天元境武师毫不掩饰的嘲笑声。

  “大师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我昨日并没有和父亲说您会过来吴府,所以……”吴文祥不好意思地说道。

  “无妨。”焦元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

  “那好,大师兄。你就住在这间房吧。我住在隔壁,如果有什么要吩咐的,你就叫我。”吴文祥道。

  “行!你先去休息!”

  吴文祥离开后,焦元就在床上躺了下来。

  这是一间陈设很奢华的房间,都是用楠木制造成的家具。

  就连这张床,上面雕刻的各种花鸟虫鱼的图案非常精细,描绘的色彩也非常的考究,显然是处于能工巧匠之手。

  在这个手工艺极为匮乏的朝代,这样的一张床,价格绝对高昂到普通家庭无法想象的地步。

  “gou日的!”

  焦元低声骂了一句。

  ……

  夜渐深。

  院子里起了风。

  越来越冷。

  焦元躺在床上。

  忽然感觉被子变得很潮湿。

  湿漉漉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院子里风声开始吹得树木枝叶呜呜作响。

  阴风四起。

  门窗被这股风吹得哐哐作响。

  焦元浓眉一皱,一脚将改在身上的被子踢开。

  翻身起来,下了床,来到窗户边上。

  “哐哐哐!”

  窗户叶子拍打着窗柩,不断发出撞击声。

  别看这些窗户又是雕花,又是镂空,花里胡哨的。

  但就算造价再贵,也不如前世最便宜的铝合金窗子实在。

  焦元打开窗户,推开了一点缝隙。

  透过缝隙,正好可以看到院子里的全景。

  “图腾!”

  焦元默念一声。

  顿时,视网膜前,出现了系统面板虚影。

  “叮叮叮……”

  接着,清脆的警报声传来。

  和上一次吊死鬼出现之时一模一样。

  “发现有危险!”

  “锁定鬼物……是三级妖鬼!”

  焦元一听,不由得眯起眼睛。

  三级厉鬼,果然比上次碰到的吊死鬼要高一个级别。

  上次那只吊死鬼,也就和一般元海境中前期的武师实力相当。

  那这只三级鬼物——

  难道相当于元海境的武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