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二十五章这个世道,从来不会替可怜人说话
 
    陆青峰原本以为,罗玉兰已经是强弩之末。

  所以,他也想要趁机在吴章知的面前表现表现自己。

  但他哪里知道,罗玉兰虽然忌惮焦元,但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

  罗玉兰捏住陆青峰的脖子,森森的鬼气瞬间笼罩住陆青峰。

  “呜……咕咕……”

  陆青峰被掐的眼睛鼓突出来,嘴里呜呜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四肢更是乱蹬,却怎么也挣脱不出来。

  “焦……焦师兄,还请你快点出手,救,救陆师。”

  吴章知见此情形,知道现在只有焦元能够救陆青峰了,当即朝着焦元开口说道。

  焦元浓眉微挑,似笑非笑地看向吴章知:“吴家主,你之前不是想要用四百量银子打发我走么?”

  吴章知面色有些胀红,讪讪道:“大师兄,之前是我说错了。你看我这嘴真是……是四千两,大师兄,稍后我让账房,马上去取四千两银子。”

  “多少?”焦元眉头一挑:“要不,我现在去告诉罗玉兰,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关系,然后我拍拍屁股走人?”

  焦元作势就要离开。

  “等等,焦师兄!错了,错了。是四万两,四万两!”

  吴章知急了。

  如果焦元真的走了,那不仅仅陆青峰会死,今晚整个吴府,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好!就这么说定了!”

  焦元朝着吴章知投来一个友善的微笑。

  旋即他再次看向罗玉兰。

  那边,陆青峰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好歹也是天元境后期的大武师,身上的底子还是有的。

  “罗玉兰,就此罢手吧!”

  焦元一步步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过来我就杀了他!”

  罗玉兰怕了。

  她对焦元感觉到恐惧。

  焦元身上炽热的气血和力量,会让她的阴魂不断遭到侵蚀,乃至毁灭。

  焦元嗤笑一声:“你杀了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话音未落,焦元已经冲出去,闪烁着虚幻火焰的手掌,朝罗玉兰拍击而去。

  罗玉兰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她一甩手,将手中的陆青峰朝着焦元甩飞过来。

  焦元一巴掌直接将抛飞过来的陆青峰扇飞出去,身形像是一头猛兽一般冲了过去。

  转身就要逃跑的罗玉兰,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炽热的气浪扑涌过来。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焦元那只孔武有力的大手一把捏住了脑袋。

  罗玉兰惊恐大吼,歇斯底里。

  她满头黑发,朝着焦元的手裹来。

  然而,焦元的手就像是一只烧红的铁手,炽热无比,将她的阴冥鬼气完全灼烧得不敢接近。

  “求求你,放过我!”罗玉兰终于服软求饶,“我们之间没有恩怨瓜葛,你何必干净杀绝?”

  “呵呵!之前你要杀我,怎么不说我们之间没有恩怨瓜葛?”焦元冷笑,又道:“其实,我是吴文祥请来对付你的。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仅此而已。”

  “我是被冤死的!是吴家欠我的!我要杀他们,也是报应!你不应该对付我!”罗玉兰的声音当中,透露出浓浓的不甘。

  “我知道你死得很冤。可那是阳间事,官府自然会帮你查清楚!”

  “现在你已经死了,是阴间人,该去阴间。尘归尘,土归土……你不该再在阳间害人!”

  焦元淡漠地说道。

  “呵呵……”

  罗玉兰冷笑摇头:“我就是一个厨娘,不懂什么大道理。”

  “但我知道,这个世道,从来不会替可怜人说话。”

  “人间事,人管不得,也不会管,那就让做鬼的来管!”

  罗玉兰的话,突然让焦元的心里升起一股悲凉。

  这个世道,从来不会替可怜人说话。

  人间世,人管不得,也不会管,那就只能让做鬼的来管么?

  焦元突然觉得,他从前世来到这一世。

  有很多东西从未改变。

  就仿佛逃不脱的牢笼和枷锁……

  “罗玉兰,你说的话,有些没错。”

  “但是,你可知道你变成鬼之后,害死了多少人命?”

  “就比如三夫人的儿子,他和你有什么仇怨?尚在襁褓之中,就被你害死。”

  “看你这一身阴气森森,怨气滔天,恐怕也吸了不少的冤魂野鬼吧?他们和你又有什么仇怨?”

  “冤有头,债有主!你伤害了太多无辜的人,你就是该死!”

  焦元说罢,五指发力。

  炽热的气息瞬间从掌心涌动而出。

  “嘭!”

  罗玉兰的脑袋直接被捏爆,凄厉的惨叫声在空中还未散去,本身已经化成了一团黑色烟雾弥漫在吴家府宅的院子里。

  同时,一道清脆的提示音在焦元的脑海里传来。

  “阴冥值+1008。”

  杀一只三级鬼物,才一千点阴冥值啊?

  焦元有点小失望。

  之前那只二级的吊死鬼,也给了三百六十多的阴冥值呢。

  一只三级鬼物,竟然也就相当于三只二级鬼物。

  但是一只三级鬼物的战斗力可远远不止三只两级鬼物,看来鬼物的战斗力和经验值不成正比啊。

  这时,吴章知和吴文祥走了过来。

  “焦老弟,真是太感谢了。这次,我吴家真是亏的有你啊,要不然……要不然就真的完了。”

  吴章知握着焦元的手,对焦元的称呼,也从焦师兄,变成了焦老弟。

  焦元淡淡一笑:“吴家主。你应该感谢的是你的儿子,如果不是文祥师弟的邀请,我今晚也不可能来你吴府。”

  “是,是……”吴章知连连点头:“文祥,这次你做得好!往后爹每个月给你的例钱多加一百两。”

  “哦……爹。”吴文祥转头看向吴章知道:“之前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我叫大师兄来,就是瞎搅和……”

  “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吴章知瞪了一眼吴文祥:“爹是告诉你,每天没事,好好跟大师兄多学学,多涨点本事,明白吗?”

  吴章知瘪了瘪嘴,朝焦元投来一个心领神会的眼神。

  吴章知又讪讪地朝焦元说道:“大师兄,之前的确是有所怠慢,还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焦元一脸不在乎的表情,又道:“不过,吴家主,之前说好的那四万两……”

  “好,好!我现在就去取。”

  吴章知亲自去了账房,不久之后折返,这次他拿的不是银子,而是银票。

  四万两银子,那可是用一辆马车都押不过来的,堆在一起,那可是一座小山了。

  好在有大唐朝钦定的九州商行,九州商行发放的每一张银票,都可以在大唐朝九州任何一地,任何一商行通存通兑。

  焦元很自然地收了银票,招呼了一声后,就直接离开吴府。

  至于吴府的烂摊子,就让他们自己去收拾。

  我们的焦元大师兄心里迫不及待地想着回家加点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