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一无二大师兄 > 第二十七章 巡检史
 
    一两银子在大唐朝,能兑换一千枚铜钱。

  一枚铜钱,差不多相当于前世一块钱,在清河县里能够买到一个肉包子或者两个白面馒头。

  这么算来,一万两银子,那就是相当于一千万。

  即便在前世,一个普通人家,突然多出一千万,那绝对算是暴富。

  焦元可以看到,父母眼中有着欣喜和自豪。

  因为自己这个儿子,能够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一笔财富。

  这说明,二老望子成龙的想法终于得以实现了一部分。

  不过,焦元也在老爹焦安平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落寞。

  无疑,身为儿子,一下子能够赚到这么多钱,也说明了儿子在这个家里开始真正挑起了大梁。

  焦安平有那么一丝丝步入年迈的感觉。

  往日里每天还在铁匠铺里,一锤一锤砸着通红烙铁的他突然发现,时间就在他那一锤接着一锤的间隙里,叮叮咚咚地像那火星子一样消失了……

  儿子终究长大了,而自己也终将老去。

  “爹!”

  焦元又道:“修宅子这种事情,我不擅长。老爹你是过来人,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这种大事情,自然是你做主!有要用得到儿子的地方,尽管吩咐就好!”

  焦安平略显落寞的眼神很快闪烁出兴奋的光芒。

  儿子的话让他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里,还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好。我今天就联系曹木匠他们,城里好多的府邸,都是他们建造下来的。”

  “其实,我也早就想过,怎么扩建宅子。”

  “一万两银子,不用这么多。可以留一半下来,地是我们自己的不用花钱,五千两银子足够了。”

  “这边的旧房子,完全可以拆掉,我们重新规划,院子就朝南边,坐北朝南,进门后,用白领山那边的白领石打造一个屏风……”

  焦安平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他的规划。

  看得出来,焦安平早就有想要重建宅子的想法。

  焦元听着父亲绘声绘色地讲完,笑着点头:“爹,钱的事情你不用考虑。一万五千两银子,你不用考虑留着。我这边还有钱,而且现在生意稳定下来了,以后会长期有分红,每年都至少能够赚个几万两的。”

  “好!”焦安平笑着点头。

  “元儿真的长大了!”袁喜也是笑眯眯地说道。

  ……

  吃完姜汤面,一身暖洋洋的。

  焦元和二老告别之后,就直奔武祠。

  来到武祠的时候,武祠里的师弟们,都在议论纷纷。

  看到焦元走进来,这些师弟都朝焦元投来崇拜的眼神。

  焦元心里暗自一笑,他知道肯定是昨日在吴府的事情传开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武祠的这些师弟们,心态是稳住了。

  “一个个都围在这里做什么?脑子有问题吗?”

  “不知道要做什么是吗?”

  焦元面色沉了下来,凌厉的目光扫过这些师弟。

  当即,这些师弟,连忙起身,该扎马步的扎马步,练习吐纳的开始对着朝阳吞纳紫气。

  也有到了肉身境巅峰的,静坐修炼,感悟肉身的蜕变之秘。

  “有什么事情,就私下来找我说。围在一起哔哔歪歪的,成什么样子?”

  “方世镜。你这龙虎桩站成了什么样子?你这是龙虎桩吗?萎靡不振的,比臭蛇还不如。”

  焦元上前一脚将那个叫方世镜的师弟踢倒在地上。

  “狗日的,我平日里都教到狗身上去了吗?”

  “你看好了,我最后再教你一次。龙虎桩一开始的时候,应该怎么起势……”

  “看明白了吗?”

  方世镜连连点头:“明白了,焦师兄,感谢。”

  “感谢有用吗?如果感谢有用,这世上还要银子做什么?”

  “是是,师弟明白的!”

  方世镜连忙将一锭银子交给焦元。

  “你再扎一个龙虎桩给我看看!”焦元自然而然地收了银子,朝着方世镜喝道。

  方世镜连忙点头照做,这一次,的确比之前有了不小的进步。

  “嗯!”焦元这才点了点头:“你是新来的,基础一定要打好。否则以后出去了,不仅仅给清河武祠丢脸,也给你大师兄我丢脸!”

  “孙明明!”

  焦元又指向另外一边一个体格高大壮硕的师弟:“刚才是你放屁?弄得这么臭?其他师兄弟还怎么修炼?”

  “没……好像不是我吧?”孙明明摇头。

  “明明就是你!以为我不知道?”焦元喝道:“叫你修炼紫阳诀,练好吐纳之法。你特么吐纳之法没练好,倒是全都憋成屁了?还这么臭?你这几天是不是尽在路上捡狗屎吃了?”

  “我……”孙明明一脸胀红:“大师兄,对不起,紫阳诀的第二层入门,我有一部分尚未理解。所以……”

  “所以你应该主动向我请教,明白吗?”焦元瞪了孙明明一眼。

  “明白!可是……大师兄,我这个月的例钱,都花光了。”孙明明支支吾吾道。

  “我知道,你每天都去万花楼找紫莹姑娘嘛。你爹给你再多零花钱,也经不起你这个败家子这么花啊。”

  焦元冷冷地瞪了孙明明一眼,又道:“最主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习武者,切忌花天酒地,一旦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武道这条路,也就彻底废了!”

  “可是……大师兄你……”

  孙明明还没说完,就被焦元喝止:“闭嘴。你和我能一样吗?”

  “这样你给我去写一张欠条,下个月领了例钱,就来我这换回欠条!”

  “是,是……”孙明明连忙点头,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就在孙明明刚刚离开不久,武祠外就有人走了进来。

  是县衙的李掌簿。

  之前焦元见过,跟在县令赵广志身边,负责记录焦元提出的谏言。

  “焦大人!”

  李掌簿一走过来,就朝着焦元笑着拱手。

  “嗯?”焦元浓眉一挑,还从来没有人称呼自己为大人。

  李掌簿似看出焦元心里疑惑,笑道:“焦大人,我是赵大人之令,前来给你送官服和令牌来了!”

  李掌簿挥了挥手,后面的人连忙端来一个精致的红漆木盘。

  木盘当中,放着一件大唐朝的朝廷官服式样的袍子,旁边还有一块新制的巴掌大小的令牌,上面篆刻着“巡检”二字。

  “焦大人,从今日开始,您就是咱们清河县的巡检史了!以后还请焦大人多多照拂!”李掌簿嘿嘿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