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我和青梅竹马的狗粮日常 > 第8章 放心吧,姐姐保护你
 
  
一直到快下晚自习,李越才被数学老师喊回座位,紧接着就被做了一通思想教育。
李越怎么也想不明白,沈彦怎么突然之间跟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
什么题都会了。
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怎么感觉事情越来越朝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沈彦做对这道题,众人都没想到,一直以来,在他们的印象中,前者都是那种倒数,烂泥扶不上墙的学渣。
这摇身一变,成了班主任都夸奖的好学生,是个正常人都很难反应过来。
李越很不甘心,特别不甘心,两个拳头紧紧的攥起,一副恨不得锤爆沈彦的样子。
站了一节自习,现在腿关节还痛的不行。
他跟沈彦的梁子,是彻彻底底结下了。
夏悠悠看到他就忍不住笑,不过,该算的账还是得算,她呵呵一声道:“李越,你是不是觉得会告状特别光荣啊?你那么牛逼,怎么不跟太阳肩并肩去啊?”
“大嘴巴一个!”
这种人她最讨厌了。
李越揉着酸痛的腿,脸色难看的不行。
却又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他说不过夏悠悠。
更打不过。
一个踢腿,就能直接废了他,恐怖如斯。
学校里,没几个男生愿意惹上这位姑奶奶,也就他李越太执着了。
很快,下了晚自习。
班主任拿着书本起身,叮嘱走读生们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随后离开了教室。
“沈彦,咱们回去吧?”整理好桌上的东西,夏悠悠背着书包,笑嘻嘻的起身。
题解了,只觉得浑身舒畅,看来以后有这方面的难题都可以问沈彦了,经过今天这件事,她就感觉他好像无所不知。
沈彦嗯了一声。
两人往教室外去。
回去的路上,夏悠悠实在是抵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沈彦,阿姨是不是给你请家教老师了呀?我感觉你突然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沈彦突然回过头来,看向夏悠悠,眸光中似有温柔宠溺,又有万千星辰,让人忍不住沉沦其中。
夏悠悠看的愣住了。
她从来没看到过沈彦这个样子。
“叮!恭喜宿主,让夏悠悠心跳加快一次,获得15甜蜜值!”
听到系统的提示音,沈彦唇角微微弯起,又朝着她靠近了几分。
“哪里不一样?你说说?”
夏悠悠脸爆红:“就是不一样呗,还能怎么样…”
先不谈学习方面,是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以前他都会很不耐烦,这两天居然对她有了那么一丝丝的耐心。
虽说是好现象,但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这家伙,难道是发现了自己对他的好,开窍了?
不然,实在是没法解释啊,思来想去,嗯,应该是这样的吧?
路灯下,两人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不是,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就是请家教的问题啊。”
“没有,我不需要。”沈彦耸了耸肩。
没有?
“那你的成绩怎么提升的这么快?”夏悠悠惊,这次月考可不止数学啊,其他科目沈彦都考的蛮不错的。
还能是开外挂了不成?
沈彦:“不知道,瞎考的。”
夏悠悠恨不得原地拿出四十米大刀。
瞎考?
能不能说点人话?那么高的分数瞎考就能考出来了?
凡尔赛!
“哼!明天中午我去你那蹭饭,问问阿姨就知道了。”没有家教老师,她咋这么不信呢?
沈彦:“问吧。”
说到明天,夏悠悠一拍脑袋,才想起来:“啊,明天是周六诶,我差点忘记了。”
看沈彦没什么反应,夏悠悠戳了戳他的胳膊肘:“上个礼拜六你答应过我什么你忘了?”
“什么?”
“果然,我就知道你会忘了,太伤我心了!”
“叮!恭喜宿主,让夏悠悠碎碎念一次,获得5甜蜜值。”
看夏悠悠一脸失望的样子,沈彦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上个星期他答应了这丫头什么?
某人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哼唧一声:“你答应跟我一起去鬼屋玩的,就附近新开的那家恐怖主题的精神病院…”
“你一个女孩子去那里干嘛?”
“当然是玩啊,听说很吓人,我想去试试。”夏悠悠笑嘻嘻道:
“咋了?你是不是怕了,放心吧,姐姐保护你!”
“去嘛去嘛,你都答应了我的。”
夏悠悠已经拿捏了,沈彦就爱吃软的,硬的根本不吃,所以,关键时候,猛女也得撒撒娇。
沈彦无奈道:“行吧行吧。”
“那你这是答应我了?”
“嗯,明天什么时候?”
“时间你定,上午下午都可以的。”夏悠悠咧嘴一笑,对明天的鬼屋之旅,充满了期待。
“上午吧,下午我还有事情。”
“OK!”
各自回家后,林雅早就给沈彦准备好了洗澡水,看到他回来,温声道:“儿子,洗澡水我给你放好了,洗洗赶紧睡觉。”
“好。”沈彦放下书包,去房间找睡衣。
洗完澡,林雅夫妇还在看电视,沈彦边擦头发边问道:“爸,妈,你们怎么还不睡?”
“我们再看一会儿,你先去睡吧。”
“嗯,你们也早点,妈,尤其是你们女生,熬夜老的很快的。”沈彦说完,就回了房间。
林雅忍不住笑:“这小子,就他懂得多。”
一旁的沈父笑道:“也不看看谁的儿子。”
林雅白眼乱飞:“你就自恋吧你!”
沈父名叫沈之华,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男人,留着大背头,整个人看着很是精神,由此也可以看出,年轻时候的他颜值绝对不低。
“老公,你就没有发现不一样的吗?”林雅这时候突然说道。
沈之华吃了颗提子,问道:“什么不一样的?”
“就是咱们儿子啊,这几天都知道帮我做家务了,又是洗碗又是拖地的,我还以为这孩子被谁威胁了跟家里要钱嘞。”林雅皱眉道:“今天傍晚我问他了,他就说没有这回事。”
“没有不是更好吗?”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啊。”林雅说着,再次翻了个白眼,有些不爽:“你这人是一点都不管自己的儿子啊,就知道忙工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