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十八章:忘记把耳朵变没
 
  情况紧急,张欣星不禁偷偷瞄眼吕安如,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不是这次试炼,她真不知道吕安如还有这样鲜为人知的一面。对敌人心狠手辣,对自己人更是频频暗下黑手。好像独自完成一些特定环节,有特殊奖励吧?盛冥的姐姐,果然心思够深沉!

  褐色药品和剪子出现在眼前,查理眼中含泪抬起头,吕安如浅浅笑道:“不用谢。”

  “你简直!”厚颜无耻!谁要谢你,不是你,布朗特也不会受伤。怕喊出拿不到药,只能默默忍了。夺过工具,蹲下剪开布朗特后背衣服,在已经青紫一大块的肿起地方慢慢撒药。

  每撒一点,布朗特就抽搐下,隐隐嘴里还念念有词。每当这时,查理就狠狠瞪吕安如一眼。短短数秒,吕安如已经把白眼收的盆满锅满。

  艾拉一旁连连赔笑,但当事人本尊好像根本不在意,始终盯着布朗特脚上的位置。

  瞅着她专注的视线,查理有点毛毛的感觉,把药交给艾拉,站到吕安如身边死死抓住她手腕,鼓足勇气道:“休想行恶!”

  “哈哈!还大胆妖孽呢!”艾拉没忍住,大笑出声。随之手一抖,药撒多了,布朗特疼得呜呜直叫。查理气得狠狠瞥眼吕安如,只得重新跑回哥哥处,假手他人总归不放心。

  艾拉得空了,蹬蹬蹦到吕安如身边,掩嘴笑道:“完了,他肯定以为咱俩是故意整他们了。”

  等片刻,不见吕安如搭理自己,随她看过去:“你看啥呢?”

  吕安指着布朗特脚方向,有些犹豫地问:“那里有点不正常。”

  “不正常?”艾拉好奇,猛地一摇头,疑神疑鬼地嘀咕:“你别吓我啊,别告诉我脏东西还在?”

  “和其他地方相比,有点黑的不正常。”

  吕安如把夜灯靠近,艾拉这才看清的确有团黑乎乎的东西笼罩着。开始她以为只是光线问题,凑上去慢慢伸手往布朗特脚上摸去。

  随着她的探入,黑气一步步竟然会一点点往后退,最后彻底把布朗特脚露了出来。

  艾拉望向吕安如,意思询问要不要抓。

  吕安如摇摇头,俯身伸手按按布朗特脚面,感觉一切正常,最少她按的时候,布朗特没发出和杀猪一样的叫声。只要不对布朗特造成伤害,没必要再故意挑起一些事情。

  刚准备站起,发现黑气中开始漫出团团白雾。周生见情况稳定早不再朗诵经文,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如果这会灵体再凝聚成鬼面,势必又要折腾出不小的动静。

  心急之下,按住圆珠笔头扎了过去,只感手中一胀一沉,银光夺目,转瞬间小小的圆珠笔化作一把鹰头明晃晃长剑。

  艾拉震惊得嘴都合不住了,吕安如愣了下不敢迟疑,往前刺去。

  黑气加着白雾匆忙往后飘,吕安如不可能给它们逃窜的机会,两步逼上,挥剑砍下。

  “请你不要伤害它!”

  一声哀求改变了吕安如挥剑的方向,本来正中要害一下偏了几公分。虽是偏了,但明显还是刺到了什么。

  随着痛吟,白雾和黑气一起消散。有个看起来最多八九岁的小男孩徒手接住白刃,鬼面躲在他身后,发出呜呜的悲鸣,依旧是不像哭不像笑。

  只是这会围上来的大伙听来,没人觉得恐怖了。

  滴滴鲜血顺着男孩手心从剑尖滴落,鬼面哀伤的低吼,反而衬得吕安如才是心黑的刽子手。

  瞅着男孩小圆脸和大眼睛,萌得吕安如心是硬不下去了,说:“你松手吧,别再跟着我们捣乱了。”

  男孩并没有直接松手,有些担忧地望望肩后的鬼面。

  吕安如手一挥:“一起带走吧,别让我再发现你们跟着我们,不然下次绝对不会客气。”

  男孩这才松开手,快步跑走了。

  “就这样放他走了?”张欣星惊奇道。

  吕安如纳闷反问:“不然呢?”

  “这种怪物就该顺手铲除,免得无形中再添乱。”

  吕安如从包里拿出毛巾,用剑斩断一半擦干剑身上血渍:“我很好奇为什么明明有封印的地方,他们还能到处流窜。这种答案杀了他们,咱们就永远无法得到。”

  张欣星眼中快速闪过一缕兴奋,环顾下四周,发现男孩和鬼面躲在比较远的乳石后,低声反问道:“所以你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不全是。”

  不全是!又是敷衍的答复,张欣星不禁怀疑,难道吕安如始终没信任过自己?

  刚要说点啥激激对方,就听吕安如先问查理:“布朗特还能行走吗?”

  查理稍稍对她增加点的好感,立马消散,大声反驳:“伤筋动骨一百天!”

  换吕安如愕然:“不是用药了?应该没骨折吧。”

  女孩眨着小鹿一样无辜纯真的眼睛,谁能想到拥有这样眸子的人,说出却是句句伤人心的黑心话。

  查理倏地想起一事,恍然道:“你在报复我哥说你可能骨折!”

  “什么?”吕安如没听明白,索性直接和布朗特本人沟通:“咱们必须尽快通过这块乳石区。”

  “啊?为什么?”艾拉好奇凑上来,吕安如一指临近的一根乳石,道:“刚刚它滴水的速度并没有现在这样快,我感觉这里应该是整个地下水系统交互的地方,现在最少咱们能看清路。如果有人开启楼梯上的门,这里随时可能会被淹掉。”

  “神经病才会和咱们选一样的路吧?”艾拉小声吐槽。

  “就算不开上面机关,溶洞内其他地下水累积到一定程度会从这里顶端流下,储存到片片泥洼中。就怕泥洼底部并不浅,到时一旦深陷下去,根本没法救。这里和之前的溶洞不同,一旦温度升高,碳酸氢氧就会被分解,产生大量的二氧化氮毒气。”

  查理听完,联想到自己平时业余了解到的知识点,心中成见压低不少:“她所说不虚。”

  布朗特倒也硬汉,听完二话不说答应:“行,咱们走!”

  在查理的搀扶下重新站起,他率先表态,其他人自然不可能矫情,跟上部队。

  “不要靠近乳石。”

  小声的提醒终究晚了点,不过没酿成大错。

  艾拉望着变焦一寸的袖口有点出神,反应过来后忙往后退了步:“靠,乳石滴下水里难不成有硫酸啊?腐蚀性这么强。”

  扭头对自己救命恩人感激道:“谢谢你啊,小狼人。”

  “不客气。”男孩甜甜一笑,转瞬脸上布满恐惧:“你怎么知道我是狼人。”

  “耳朵很可爱哦。”

  男孩慌乱地用手摸了摸自己毛茸茸大耳朵,懊恼道:“哎呀,忘记变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