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四十三章:带着你的人滚!
 
  吕安如全然没被之前攻击影响到心情,笑靥如花地对宁光摆摆手,露出天真无邪的可爱样,“你靠近点,我有秘密要和你说。”

  宁光压根没被糖衣炮弹侵蚀,停在人群前方,温柔回道:“你过来我处,独自在那我不放心。”

  柔情似水的态度,显露无疑的关心,无不让默默保护在后的不少治愈社妹子吃味。

  宁光和她们组队以来,虽然态度客气有礼,却透出丝丝不容忽视的疏远。然面对吕安如的温柔,却是自然从骨子里所透出。

  “人家要说悄悄话啊,你离得太远了。”

  吕安如娇滴滴的撒娇,配上她甜美可人的面容,同样无不让热血男孩子们浑身一麻。

  当然,对于太过熟悉吕安如的宁光,他眼中是有被蛊惑的悸动,所说之话却意外冷静:“你迟迟不肯过来,保持进可守退可攻的距离。在我认识吕安如,她只有一种情况才会如此。”

  吕安如心一沉,手悄悄搁在腰间银沧剑柄上,努力保持面上可爱,问道:“什么呀?你可是男孩子,为什么要让我主动。”

  “坏丫头,你在拖延时间。”为你身后的异族拖延时间,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完。

  他是喜欢欺负吕安如,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低欺负吕安如。如果每个人都和他一样,那王子的特权和尊贵又体现在哪呢?

  宁光抬手对身后众人一挥,条条法术光道混合枪林弹雨,好似一张疏而不漏的夺命大网,准确朝动物群方向罩下。

  身后的同伴们不约而同发出骂声,吕安如来不及惊呼出声,下刻背后让人重重推把,一双手猝急不防地将她搡到地上。抽出银沧去支撑,无奈银沧太锋利,不是直线插入。侧锋顺着石头横向划开深深痕记,此举无疑加速了吕安如的摔倒。

  眼睁睁看着地面飞快靠近,吕安如脑海不由浮现出曾经盛冥说过一个定位词。之前有个女孩子苦研化妆和修图之数,好不容易盛冥通过她信通软件的好友申请,她非常煞费苦心地每天发一张比整容还夸张的精修图。

  有次女孩刻意制造见面机会,结果她和盛冥擦肩而过。晚上女孩气不过问盛冥,为什么无视她。盛冥干脆都没回,才想起当时加错忘删,把女孩删了。

  这一幕刚好让吕安如看到,调笑他肯定狠狠伤了美女的心。盛冥回答吕安如一句话:“投胎和脸先着地似的人,还自封美女,少招惹为妙。”

  一如既往的毒舌。但此时,吕安如是真心为那美女难受。人果然不能背后说人坏话啊,现在遭报应了吧?她马上也要变成摔成真正脸先着地的人。

  而就在落地前夕,耳边传来声轻笑,声音像极了她讨厌之人。随后她整个人被翻转,落入一个温暖的怀。她是毫发无伤,对方比较惨,后脑勺和地上石头亲密接触,发出不小的声响。

  抱着她的人闷哼声,察觉到她正眨着大眼睛呆呆望着自己时,展颜笑道:“保护佳人是我之责,你没事就好。”

  上方飞过的攻击没来及第一时间停止攻势,轰隆之声连绵不断。战争起了!吕安如心中不安,抬起头想一看究竟。

  尚未看清什么,头被男孩按回怀里,他轻声道:“危险,别怕,所有事情马上会解决。”

  随着他的动作,冷杉和松木结合的香味扑鼻而来,在烟火味浓重的环境中带给人一种清新之感。经过几天长途跋涉,每人身上基本脏臭,能保持格调不变,只有宁光了。

  但这种感觉从鼻腔抵达心底,吕安如只感觉到透心凉。扭身把他困住她的双臂推开,喝道:“快点让你的人停手。”

  “呵,他们不是我的人,不一定听我安排。你如此着急,莫非盛冥在对面?”只有面对盛冥和家人,吕安如才会急于保护。

  盯着身下男孩白皙的面容,在他纯色无瑕的衬衣领口有道浅色印记,应该是宁光抹掉落入时残留泥土所留。都到这种时候,他还在意自己的形象是否完美。

  吕安如真想伸手撕开他虚伪的面具!

  艾拉他们还在对面呢,突如其来的攻击,不知道他们有没安全闪开。忽的有重物沉沉砸在地上,吕安如侧头望去,扬起的沙尘慢慢回归地面。

  像一面墙的身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吕安如无法看清它本来的肤色,因为它挡在动物们最外围,炮火法术早已将它炸得面目全非。

  白色如长长号角的象牙折断在一旁,吹不响胜利之歌,却为它送上最后的哀乐。几只小象不停用头拱着母亲血肉模糊的大腿,它们估计以为妈妈只是和自己在做游戏。

  挡在第一排的动物们的血流淌在地上,它们没有倒下,靠最后一口气撑住身体,以此保护在乎的伙伴。

  曾经让孟梦砸得脑门冒血的豺狼飞跃起,用身体接下连串的火球之术,继而摔落在地。它甚至没来及最后看眼身后的族群们,睁着眼死去了。

  炮火停了,艾拉等人从狮王身后探出头来,面色说不出的凝重。吕安如知道,发起战争的人们不是为对面无辜的生命停止侵略,更不是为其中的人类停下。

  是为了身下这位众人眼中高贵的人,众人才看清他的位置变了,他们怕误伤了他。

  吕安如眼睛有些酸,心里好像被大石头堵住,特别难受。双臂撑起,此刻贴着所谓为她好的人,她都觉得恶心。

  她眸色极冷,对宁光命令道:“带着你的人滚!”

  宁光敛住笑意,他有些生气,上方的女孩不是第一次如此不知好歹。他张开薄唇,淡淡问道:“发现所有濒危保护动物,均该上报我国保护机构记录。你知而不报,是想私吞?别让你父母跟着你的冒失遭罪。”

  保护机构,就是这样保护的吗?吕安如抬起手,一字一句地厉声道:“别和我说这些繁文缛节的规矩,我最后说次,带着你的人滚!”

  “如果我不呢?”

  下一刻,女孩的拳头重重落在挂着没温度微笑的白净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