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五十八章:太不省心了
 
  吕安如停滞住,艾拉等人不用知会,全凑过来。

  禺骜绝口不提事情,只问:“冲呢?放他出来。”

  吕安如双眸垂下,她留意到其中的字,禺骜用了放。抬眸细看,发现禺骜此刻的态度和初见她般,刻意保持疏离,有几分发自内心的恨意。不过现在恨意多出些许刻意忍耐,其中缘由与她无关,却同她某些地方归属同系。

  大胆猜测道:“你们被考生发现了?”

  禺骜面色变得凝重,态度转为更差:“你怎么知道?”顿下,非常刻薄地质问:“是不是你给你同伴透露的信息?”

  “我们连新下来的考生面都没见,怎么可能透露啊。如果要透露,干脆一开始安如就没必要建议狮王带你们先离去了。”

  艾拉没考虑太深层面,护犊子第一。

  禺骜听完,有些迟疑地问:“是你让狮王先行离去?”

  语调更像是否定,感觉绝无可能。

  对于暴怒的心,吕安如明白越描越黑,更主要把一颗心彻底说服太累,卡准重点,说道:“冲现在出来等于免费送上去,你们多少动物被擒?”

  现在她就怕听到除了禺骜以外全部,当‘除了’一词出来,吕安如思绪如电,快速闪过三个应对方式。

  结果她听到:“除了狼族,剩下都安全撤离了。”

  白担心,不过狼族被擒,难怪禺骜跑回来找冲,它是觉得惊动狮王没必要,不救又不该吧。

  吕安如耐住性子问:“怎么会被擒?”

  “它们不放心冲,打算偷偷送你们一段路,又怕被你们察觉,绕路途中被抓到。”

  不用猜便知,禺骜的孩子也被选中在吕安如包中,它身为母亲定不放心,同样偷摸跟上。好在没第一时间独自营救,不然更麻烦。

  真不够省心,吕安如沉思片刻决定:“你带我过去,我应该能救出它们。把我送到后,你回去安抚动物们,让它们别轻举妄动,安心等狼族。你若能答应,我去救他们,若不能,现在没人能救它们了。你应该知道动物们再暴露,哪怕你们抢回狼族,损失只会比考生们只多不少。”

  半威半吓把话说死,避免禺骜非要冲出面才能信任。冲现在出来,帽子没体力给他变小,他的结局只剩两种,一战死,二救回狼族,和它们一同在此等候有幸出去的其它动物喜讯。

  忆起冲执拗想为动物们改变命运的眼神,吕安如选择不动用他帮忙。

  禺骜没回话,犹豫起来。

  宁光驻足不前,其它人不可能赶着走,跟着停下。不见吕安如等人归来,对李墨投以眼色。

  李墨心中烦躁突起,仍得忍着,走到吕安如身边询问:“王子殿下让我来问,是否需要帮助。”

  吕安如借题发挥,索性把问题扔给禺骜:“你如果不用,我就走了,本来我也没义务一次次如何。”

  禺骜如被醍醐灌顶,忙道:“我需要。”

  吕安如不再刁难,点点头,答:“稍等,我安排下。”

  “你回去告诉宁光,我马上过来自己和他说。”吕安如放下一句话,更该说是命令,不再看他。

  李墨有点愣,随后心中愤怒更胜,她算什么东西?不光直呼王子名讳,还敢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自己发号施令。哪怕影护主官在王子殿下面前,都要卖他几分薄面呢!

  吕安如扭头面朝艾拉,等等不见李墨离去,诧异问:“还有事?”

  李墨咬着牙答:“没!”

  “快过去啊,你知道他可比我急躁多了。”

  搁在枪握柄的手收紧一分,忿忿离去。

  吕安如由始至终没想通,为啥李墨总喜欢给她甩臭脸,不过在她的世界里,想不通的事情多了,没必要难为自己。

  从包里拿出冲所绘地图,对艾拉安排起现在最重要的事:“你带队伍其他人立刻,不用等我,到终点过去即可。只要没其他队伍的人尾随,沿途应该没危险。”

  艾拉把地图推回,隐隐赌气地说:“看不起我啊,简单的活交给我,给别人去。打打杀杀的事才适合我,休想甩掉我。”

  艾拉态度很硬,吕安如想想扭头望向周生,除过她们闺蜜两,留下之人一律和周生交情匪浅。

  周生不等她安排,率先道:“说不定有我认识的人,可以帮忙说下话。”

  吕安如心中有点小感动,走到孟梦面前,正色交代:“孟梦,之前给你的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这次有个新的任务交给你。”

  孟梦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问:“我不和大家分开,可以吗?”

  “全队的希望都在你一人身上,你通过,我们全数通过,你懂吗?”

  吕安如说得声情并茂,不光是煽情,的确事实如此。

  孟梦沉沉低下头,接过地图,重重嗯了声。

  “你先找个暗处躲起来,等我们和宁光队伍都走远,出来从下下个转角拐到冲所画暗道。”

  “好,我一定完成任务!”

  布朗特凑上来,殷切道:“我们去保护小孟梦吧。”

  艾拉反口骂道:“保护个毛,人家周生都和我们走。别告诉我,你们怂了。”

  布朗特委屈地巴巴嘴,难受诉苦:“去就去,凶什么啊。”

  “哥,咱们要有视死如归的精神啊。”

  查理乱飙成语又开始,艾拉和布朗特异口同声呵斥:“少乱说!”

  带笑走到宁光身边,解释道:“你看到咯,有点小麻烦需要善后,你们先走吧,不用等我们了。”

  “好的。”

  吕安如收起提前准备的长篇大论后续补充,送上暖心祝福:“希望你胜利通过。”

  “加队里吧。”

  第二次邀请,吕安如坚持摇摇头。宁光不再勉强,道声‘小心’,带队离开了。

  吕安如快步跑回,对禺骜道:“走吧。”

  “好,水道不通了,咱们从别处过去。”

  钻过快五个大小不一的溶洞,人未到,先闻声闻味,刺鼻的血腥味让人有点作呕。拉着人们躲在一根上下通联的粗壮乳石后,探出头去观望。地上血流成河啊,几只白狼被四肢分解而死,其他的处境没好多少,身上或多或少的刺孔汩汩淌血。脑电波控制器的滴滴声和临近操刀男孩的笑声,汇成人性最黑暗面的乐谱。

  “你输了,哈哈,这次机会交给我。你猜猜避开要害,几下能把它捅死?”

  “我压50到100次。”

  “算错可得把学院成就分我5分哦。”

  吕安如把已怒到无法自控地艾拉和禺骜推回乳石,低声对禺骜道:“别忘了咱俩的约定,你现在走。”

  可惜来不及提前准备,力气根本不敌禺骜,没压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