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五十九章:我给她的胆子
 
  禺骜飞奔出去,越过重重阻碍,准确扑倒发起博彩的男孩,尖牙狠狠咬住男孩颈部,昂头一扯,男孩子身首异处。

  禺骜叼着男孩血淋淋的头颅,优雅地转过身,丢弃垃圾一样将头颅甩到一旁。然而与此同时,终究无法抗住脑电波控制,摔倒在地。

  圆滚滚头颅洒出熙熙攘攘的血迹,临近的男孩吓得弹跳起来,为它让路。翻滚着停在一个身着昂贵华服的女孩脚下,大概17岁的女孩大概从未见过此种血腥场面,当即捂住眼睛,带着哭腔尖叫不止。

  场面一度混乱起来,当女孩喊不动,一些本就不知德为何物的操刀男孩们恐惧随之减弱不少。

  眼见凶狠异常的禺骜同样和其他狼一样,在地上如同板上鱼肉。

  他们重新握紧短刀长剑或枪支,一下下击中禺骜身体。

  ‘砰砰’声下,禺骜猛烈抽搐。

  但男孩们仍觉得不够,一人撑大布满血丝的眸子,兴奋高喊:“不要打死它!和之前一样,让它流血而死,为张鹤朱报仇。”

  而他狰狞的表情,根本不像是为同伴报仇,更像找到个有趣的玩具,可以彰显自己多厉害的玩具。

  艾拉双眼同样通红,却是被恶心的,第一次觉得自己同族如此不堪入目,哑声道:“我真不愿承认这些傻B是我的同类。”

  吕安如捏下她颤抖不已的肩头,心中也很沉痛,想不出安慰的言辞,忽的妈妈曾经的话冒出脑海,此刻觉得分外贴切,沉声道:“永远记得,划分同类的标准,不是看种族或者高低贵贱,而是观念。”

  在压抑的气氛中听到如此深奥的话,艾拉错愕地回头望向吕安如。刚要说点什么,禺骜的惨叫撕开心间最后为‘那些人’所绷住的底线,怒声问:“还不出手吗?”

  吕安如视线始终没离开过禺骜,它同样深深凝视着她,它桀骜的眼睛里留出血泪。从来傲视万物的豹族头领,对她留下祈求的泪水……

  “我先上,你们看我手势行动。到时你们只管冲进人群,彻底给他们打蒙,好好教育下这些熊孩子。”

  吕安如颤抖的手在拔出剑一刻不抖了,冲进凑在一起泯灭人性的男孩群,一剑斩下奄奄一息的禺骜头颅。

  艾拉和查理目瞪口呆,艾拉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道:“安如在干什么啊?她疯了吗?”

  “哎,吕姑娘在帮禺骜解脱。它已经伤及多出要害,随时可能死去,何必再多点屈辱呢。”周生说得痛心,偷偷用手扶起眼镜,抹把眼睛。

  “手势来了,我们上了。周生你躲好,千万别让他们发现。”

  “等等,拉姑娘切记,救出狼族是首要任务,不可因愤怒忘了轻重缓急啊。”

  周生的提醒让艾拉愤怒不已的心冷静了点,对双生子兄弟改变策略安排道:“咱们先在暗处把控制器摧毁了。”

  统一好行动目标,红蓝银三道法术齐刷刷横扫过手拿控制器的人们。

  声声惊叫,件件被炸毁的控制器掉落在地。狼族们恢复自由,吕安如对为首的冲伯伯使个眼色。

  浑身皮毛被血染成暗红的狼叼起禺骜尸体闯出人群,带领众狼在枪声中,消失于下个溶洞的黑暗。

  “你!你!是谁?找事呢?”发起博彩的男孩握手滴血的刀子,气得脸色煞白,刀子从地上转向吕安如,不客气地用刀尖指着她。

  吕安如抬眼,不带一丝感情反问:“我帮你杀了你想杀的动物,你反来责难于我,谁在找事?”

  “少胡说!你和你的人如果真站在我一边,为何破坏所有控制器?”

  “别说你郁闷了,我还郁闷呢。”

  吕安如有苦无处说啊,本来她安排的是给对面人打乱了,趁乱让狼群跑走,他们也能全身而退。现在可好艾拉他们光摧毁了控制器,把她一个人晾在这里。

  男孩以为自己听错了,扯开嗓子怒吼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饶了你兴致。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罢了,他们能逃走也行吧,现在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了你妈了个B!把他们压出来。”男孩一挥手,她队伍的每个人都被2-3个人压着从乳石后推出。

  艾拉苦着脸,不敢抬头看她,周生怯怯道:“吕姑娘,对不住啊,是我误导了大家。”

  吕安如没答话,快速扭回头,挥拳捣在男孩嚣张跋扈的脸上。不是为了给艾拉他们换取时间,本来她就不想多废话。既然不用拖延时间了,也没啥可谈,还客气什么?

  事先准备好的力道极重,男孩流着鼻血,仰面翻倒。

  此刻不趁你病,要你命,她还是吕安如吗?

  二话不说,再送上一推,继而压在男孩身上,揪住他头发,用力照地上有棱角的石头狠狠磕去几下。

  男孩让磕得七荤八素,直喊救命。吕安如是认准了,往往出头能控制队员的人都是队长角色,先制住他再说。

  “愣着等什么呢?不赶紧把她拿下。从哪冒出来的野人,不知道谁给她的胆子,敢来踢我队伍的场子。”

  软绵的声音,让吕安如胸有成竹的心彻底凉透了,她算错了!手底下后脑勺冒血的男孩不是队长,队长是之前让吓得尖叫的女孩。

  不容多想,跳起立在人尚算少的方向,抄起剑抬手横竖几劈,挡开临近人的攻击。

  脑后劲风传来,大感不妙。从速度判断,应该是枪和法术从不同角度而来,她现在的姿势和速度只可能避开一样。

  快速权衡完利弊,避开子弹,朝法术一面倾去。就在让飞来火球砸中后脑的前瞬,身子让人猛地拉进怀中,随后几声枪响,远处接连传来痛呼。

  漂亮地转身攻击,不但避开所有逼到眼前的伤害,还反手命中了发起暗算之人持凶器的手。

  “你没事吧?”

  吕安如愕然注视着护住她的宁光,竟忘了回答。

  首枪打响,宁光队伍人员全数加入战斗。后面的战役不用多作安排,五分钟后,女孩队伍全部被制服。

  宁光走到女孩面前,冷然道:“我给她的胆子,不知够不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