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六十章:标志绿茶(婊治)
 
  其他人的惊叹声几经强压,才没在王子殿下面前失态。

  女孩满目星光地凝望着宁光,就当他说出那句决然的话,所有星光熄灭了,双眸变得黯淡无光。委屈涌上心头,晶莹的泪水如同颗颗珍珠滚落,看得她队伍里其他男孩好不心疼。

  “漩光哥哥,我是阿雅,你不记得我了?”而女孩关注的人只有眼前比钻石更闪耀尊贵的男孩,其他人的关心,在此刻根本一文不值。

  “阿雅?”宁光微愣,随即脑海跳出一个小小的声影,小时候每次见到那抹身影,她都身着漂亮的公主裙,或坐于竖琴前典雅拨动琴弦,或在满是镜子的教室里翩翩起舞。

  之所以会记得,只因她留在脑海的印象和吕安如截然不同。吕安如从小就和小霸王似的,谁敢惹她或者盛冥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记得有次三人玩着,半途起冲突,他撂气话,说吕安如根本不像小公主,肖阿雅的样子才是真正公主。当即吕安如带盛冥离开,他以为吕安如伤心走了,心中不免升起一丝小内疚。谁知绕过长廊,却见吕安如和盛冥在沙子堆开心地堆地堡呢……

  肖阿雅仔细留意宁光每种神态的转换,从开始浅笑到阴郁。不由小窃喜起来,他肯定是想起小时候的四次见面。哎,最后一次见面自己不耍小孩子脾气临阵脱逃就好了。

  “漩光哥哥。”

  软绵的声音唤回宁光飘得有些远的思绪,宁光索性没收整神态,“嗯,阿雅,你父亲还好吗?”

  回忆太不愉快了,扫眼身后,发现罪魁祸首和她队员们正在没心没肺的扯八卦。

  肖阿雅翘起小指,理理耳畔碎发,努力把自己俏丽的容貌从最好角度展现。

  “他很好呢,天天除了照看好西部地区的农牧产业,会坚持看书充电。总和我说,要好好为陛下和漩光哥哥分忧呢。”

  嘴甜的话更让人怡情悦性,但宁光压根听进多少,应付笑笑,反而后面的八卦不自觉扎入他耳中。

  “阿雅是谁啊?听着她父亲官挺大啊。”

  艾拉的好奇心早忍不住了,特想知道这个遇到宁光立刻收起凶残样的小姑娘背景。

  孟梦竖起一根手指,认真科普道:“肖阿雅是夏国陛下册封的西晴公主,她和漩光殿下可算表兄妹呢。”

  “不会吧?祖皇不是只有陛下一个儿子吗?”

  本来艾拉还注意声调,毕竟她没吕安如的胆大包天,但有干货的东西出来,一下没压住激动的求知欲。身边的人们别提多尴尬了,扯八卦就扯吧,如此光明正大,成何体统啊?都偷偷和他们保持距离,以免被降罪时殃及他们。

  “是祖皇妹妹子嗣的女儿呢,据说祖皇妹妹有意把西晴公主和漩光殿下凑成一对呢。”

  阿雅早察觉到宁光的心不在焉,对方有一搭没一搭,总不能光自己一直说吧。定睛一瞧揪出让宁光分心的人们,胆敢当众讨论皇族,真是活腻了!可当听到凑对这句话,敛敛心底怒火,装没发现,继续充当和宁光闲聊的主聊。

  “小孟梦你不知道牟心悦,却知道肖阿雅,原来你好这口呀。”

  艾拉笑得不怀好意。

  孟梦忙摆手解释:“不是,不是。主要写算派是必须清晰知晓旧纪元通史和新纪元时下政治,考试要考呢。”

  “瞅瞅脸都红了,肯定心里有鬼。说起来如果他们两人结合,算不算近亲通婚乱LUN啊?”最后一词艾拉哪怕再没脑子也压低声音,碰碰身边闺蜜,声音放得更低问:“好像近亲结合的孩子多智障呢。”

  吕安如让逗笑了,掩嘴回道:“不一定,以前很多皇族为了保证血统纯正,喜欢近亲结合。”

  吕安如声音很低,宁光却听得真切,嬉笑的语气让他脸色更难看了。

  “咱们准备开溜啊。”吕安如观察一圈,打从宁光出现后,关注点全在他身上,似乎都忘记了追究,此刻不走更待何时。虽然安排了孟梦,但总归他们能及时赶到照应下更好。

  艾拉点点头,告知其他队友。五人转身迈出一步,让拦截。

  睨眼李墨,矮身想错过他碍事的胳膊,李墨不依不饶跟着放低胳膊。

  “好狗,”不挡道,查理后面的话让布朗特捂住。

  吕安如努力扯出个正常的笑脸,讨好道:“别为了我们这些无名小卒浪费时间,耽误您保护殿下的重任,麻烦放行吧。”

  “不行,殿下有令,让你和他把事情说清楚了才能走。”

  拦截吕安如不光为殿下命令,还有他的私心,为难她。回想起之前的回忆,简直比黑历史还羞耻。

  当时吕安如才走,殿下断定肯定有猫腻,她是朝正确道路而去,让队伍偷偷跟随。跟随过来哪有什么正确道路?

  吕安如倏地一个头变两个大,怎么说清楚?难道如实说,早安排人去完成考试了,他们别陪着耗时间了。脑子不合适才会如此做吧,届时树敌可不是一两个人,是在场所有人。有些阴谋论者指不定觉得,她是故意拖延他们时间,确保自己队伍在通过名额。

  准备再胡绕几句,宁光来到她身旁,跟上来的还有小尾巴肖阿雅。

  “有什么想说?”宁光的语气明显带情绪。

  肖阿雅一瞧宁光是找刚刚保护的人来了,这泼妇何止让她当众丢脸,还重伤她队伍几人,岂能轻易作罢。

  往吕安如对面一站,先发制人道:“我队伍路过此处,让狼族误伤。请问你,我们自卫反击有错吗?为什么要出手帮助狼族,重伤我的人?”

  “哎哟,我草!你们那样也算自卫反击啊?让你们受伤的人出来我瞧瞧。”艾拉心直口快地反驳。

  肖阿雅放低声调,显得更弱势些,不搭艾拉,只问吕安如:“请你给我个合理解释,不然我没法给队伍交代。”

  说着抽泣声,一对瑞凤眼漫起水雾。

  艾拉是最看不上婊里婊气的女孩子,撸下袖子,喝道:“要点脸行不行?让狼咬伤的伤口很好辨认啊,让他们站出来就知道谁是谁非了。”

  “你们,”肖阿雅静若寒蝉地颤抖下,偷瞥眼脸色始终不对的宁光,抽噎道:“好凶啊,打了人还不许人讲道理。”

  “对啊,太过分了!”受伤的男孩们跟着起哄,捍卫心中女神。

  “我X!”艾拉吼声,让吕安如拽拽。

  随后吕安如‘啊’了声,往宁光身后一躲,小手微微揪住宁光衣角,探出头小心翼翼地望着肖阿雅,声若游丝地说:“姐姐,莫说笑了,当时所有人看到我出手帮你们杀了豹子。姐姐为啥如此难为我呢?难道是因为漩光哥哥保护了我,我不是有意让他保护的,我们真的没关系,姐姐可千万别乱想啊。”

  娇弱的好像受惊的金丝雀,宁光哪怕明知道她在演,但心中泛起的担忧却无法视若无睹,只恐有万分之一几率是真的。

  艾拉看得别提多解气了,忍住笑,绿茶果然得婊治啊!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