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六十三章:所有人陪她一起痛苦!
 
  艾拉仰望着溶洞顶端,根根乳石柱大小不一,刺入眼中,丝毫不觉得害怕,反而很有意思,就和小时看万花筒般,在期待下个经过的乳石或大或小。

  看了会有点犯困,明白自己不能入睡,打起精神,用只有四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自我有记忆以来,从未见过我爸爸。听妈妈说过,月翔中级学院首席四位老师月、夜、泛、舟,他们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老师,院长霍俞更能开启天网系统。如果我在中级表现出色,借助这些资源,说不定可以找到我爸爸。”

  艾拉低声的回答,听得吕安如和宁光主仆分外心酸。

  正偷偷吸下鼻子,吕安如猛地想起一事,等等,不对啊!

  “你不是说,考不过去,你爸就不让回家了?我记得咱俩小时候一起玩,我也见过你爸爸啊。”是个挺帅的大叔呢,哪怕和小朋友们相处同样不拘谨。

  “哦,他其实,”艾拉抿抿干涩的嘴,涩然道:“他其实是我舅舅,我妈妈不想别的孩子取笑我,就对外宣称我舅舅是我父亲。我一直喜欢学长,有部分原因也是真的很羡慕你家的氛围,总幻想如果有天能嫁入如此幸福的家庭就好了。”

  吕安如:……

  本来得知好闺蜜的悲惨童年,她不该多说多问,但有些地方比较违背常理,忍不住问出:“你舅舅没结婚吗?”更多其实是一种侥幸心理,多希望艾拉告诉她,一切都是逗她玩呢。

  “他喜欢同性啦,所以和妈妈就达成共识,不过他很疼我的。”

  偏偏有时,你越渴望是玩笑话,越真实到可怕。前后回忆下,难怪每次魏虹阿姨带艾拉来玩,父母从来不让吕安如炫耀自己玩具,尤其爸爸买给她的。长大些取消了两家的亲子活动,只让他们自己玩。

  咬咬下唇,决定:“回去我就让我妈妈先认你做干女儿,完后慢慢帮你攻破小冥。”

  “谢谢你啊,安如,其实有你已经很幸福了。”

  几人融洽走在前面的样子,再次刺痛肖阿雅溢满妒火的眸子。

  一不留神,不是追随者手快,差点撞上乳石。

  “公主,留心。”

  追随者贴心地先帮她开路,以前这些高于别人的优越感会让她很开心。现在她除了烦躁,更多觉得碍事,宁光打从和吕安如平行后,没多望她一眼。

  旁人或许会被吕安如欺骗,自小被特别宠爱的她不会,宁光的眼神骗不了人。

  从来她想要的东西不可能得不到!没有例外!

  看着前方拐角上下连接的粗乳石锋利侧面,在它旁边是万丈深渊。心一横暗下决定,加快步伐,在乳石边上,很不小心地脚往内侧拐下,接着痛呼出声,整个人朝乳石倒去。

  众人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肖阿雅先一步摔倒在崖边,不光脚崴了,皙白的小腿让乳石划破好大一块,鲜血淋漓。

  碍于她身份特殊,迷弟不能与她发生肢体触碰,几个治愈社女孩赶紧上前做紧急处理。可惜她们没牟心悦的水平,不可能使伤口快速愈合,暂时做了简单的包扎伤口和脚骨复位。

  人们被迫再次停下考试进度,瞅着各个焦急的脸庞,肖阿雅心中窃喜。吕安如着急的事情,她不会让对方遂愿,既然她心里不舒服,所有人陪着她一起痛苦吧!

  脸上表现出自然的绞痛到眉头紧锁神情,偷窥向吕安如。

  却看到!对方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压根没急,似乎还和讨厌的红发女孩艾拉指指点点,笑她走路不看路。

  肖阿雅顿时傻了,想不通怎么回事。

  “公主,您还能走吗?”帮忙治疗的人连问三声,肖阿雅没回应,以为非常严重。不得已对准崴的地方用力按按,试探骨头有没事,万一粉碎性骨折就麻烦了。

  刹那间,比杀猪更凄厉的喊声响彻山洞。

  肖阿雅脑子当时被疼得空白了,缓过来带着满目仇恨瞪向下狠手的人,叱喝道:“好大的胆子啊,你在干嘛?”

  吓得那人赶紧跪在地上磕头谢罪:“是我不知轻重,公主莫怪,我是怕伤及骨头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沉重无比,肖阿雅疼劲过去,反应过来自己不该在宁光面前摆谱。用绣满金丝的手帕垫在指尖,扶起那人,道:“我没责怪你,太疼了。”

  那人哪敢深思话语真假,连声道自己不对。

  没人敢多说,气氛愈发古怪,肖阿雅干笑数声,哎哟下,深望宁光,道:“好像走不了了,怪阿雅不中用,给大家添乱了。”

  再蠢的人都明白其中意思啊,其他男孩子没法去抱或者搀扶公主。现在局面,女孩子就算有力气做这事,不会去触霉头。

  肖阿雅心中狞笑,宁光身份特殊,很多事情不方便亲自做。最大可能会让李墨来背她,毕竟相比普通人,公主更重要,吕安如输定了。

  “生美娜。”

  听到自己的名字当众从王子殿下口中喊出,生美娜几乎是半飘着的状态来到宁光面前。

  “殿下,我在。”

  “有件事需要麻烦你。”

  麻烦我!生美娜快原地爆炸,强作镇定答:“不麻烦,殿下请讲。”

  “下面的路,麻烦你和你的伙伴轮流背西晴公主前行。”

  生美娜呆呆眨了好几下眼睛,恍惚发现王子殿下没开玩笑,虽是分美差,只需出点体力,等考试结束有好处捞,哪怕肖阿雅不给,发任务的宁光定会给。

  但瞅着公主会吃人样的眼神,她有点怯。

  吕安如抿嘴笑,幸灾乐祸够了,拍拍生逗逼肩头:“好了,别难为了,我去处理。”后面的话故意放高声调:“不巧,我有虎油膏,对磕碰跌打损伤有奇效。”

  宁光的决定让肖阿雅如遭雷击,吕安如跟着补上重击。

  肖阿雅气得脸都绿了,怒视着蹲在自己脚边上药的吕安如,恨不得她永远消失才好。

  余光无意瞥到左边粗乳石和右边的悬崖,阴郁一扫而光。

  “考试有个规则你知道吗?”

  “没兴趣。”

  肖阿雅冷笑,自言自语说完:“摔下深渊或者深海,10秒内没抓到救助物品,会被监考系统传送出去。若是队长处在此种境地,整个队伍考试资格一起丧失。”

  “好了。”

  吕安如把每个伤口和她脚踝仔细撒完药,抬头起身离去,不愿多废话。

  “我站不起来,你扶我下。”

  吕安如指指乳石柱,道:“扶它。”

  就在同时,肖阿雅倏地站起身,狠狠抓住她伸出的手腕,往右边拉把,紧接着手在她肚子上用力推下,大喊道:“安如!你小心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