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七十一章:脸不要不要着,习惯了
 
  有了首次不要脸,冲破罐破摔地坚定道:“嗯,我觉得我同伴不能和新纪元脱轨太严重,所以我留在你们身边学习。”

  话虽说得漂亮,对方态度明显是赖定你的样子。

  吕安如扶住额头,有点晕:“别闹了,我家的小庙可容不下您这尊大佛。”不说其他,回家如何给父母解释?冲无论是人形或者狼型,根本无法说清啊。

  冲挽起粗布衣服袖子,捏拳‘呵哈’比划几下,说道:“我力气很大,我可以帮你们打工算换取住宿费。外加我族民们不是欠你包包里修养怪物的赞赏卡吗?一起赚取啊,还你们。”

  吕安如感觉自己再听会,真得晕倒,忙单手不住摆动:“不行不行,现在没地招童工,你身高不够,而且没有身份ID,会被抓起来。”

  “偷渡人员非法入境夏国后,若能找到担保人,坚持劳逸两年,做到不触犯法律,就可拥有合法居住证。我可以走这条路,保证觉得不给你们添麻烦,只要给我担保下。”

  冲说得理所应当,听得吕安如一愣一愣,“你咋知道?”难道废弃密道没事有人丢实时报纸?不能吧。

  冲指指飞船杂物柜上的入境介绍手册,道:“上面有介绍。”

  飞船每穿越次不同国度,当地介绍手册会通过远程自动停在飞船入口位置。盛冥很爱干净,索性设计出专供摆放的杂物柜,定期清理。

  没看出小狼人认字不少,吕安如沉默半晌,残忍夸大事实:“兄die,你知道劳逸场所是哪啊,啥都不知道就凭空吹牛啊。就你的身高,最多能去黑窑子,核试验所。有命进去,有没命干够两年就不得而知了。”

  倏地角色对调,冲半懂不懂地假想吕安如说得地方。

  吕安如两步走到冲面前,她背光而立,如同一个凶恶的魔鬼,挡住冲眼前之景。张牙舞爪地伸起双臂,五指刺向冲头顶,恶狠狠道:“进去后,三天让你一顿饭,每天睡觉时间不足5小时。等你再长大点,你最好祈祷你长得不如现在可爱,不然让人老珠黄的贵妇看上,你就天天等着被榨干吧!到时说不行,等于不要命。”

  冲随之一抖,摸摸胳膊,好冷啊。

  一部分让吓得,一部分让不知道哪来得风吹得他汗毛直竖。

  吕安如双眸满意收下冲的样子,双唇看似紧闭,其实时不时对他百会穴吹小阴风。必须让小狼人知道,啥叫人心险恶。

  “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小狼人往后退两步,吕安如收起气息,斜眼瞥下对方,留下一抹阴森森的冷笑:“怎么可能有,怕了快点找同伴去吧。你现在是尴尬期,要体力活的地方,你硬件不达标。样子再小点,指不定让人误会你是我私生子呢。”

  17岁为法定结婚年龄的新纪元,有些女孩初尝禁果时间很早,防护措施不到,16岁有2-3岁孩子的情况并不少。

  冲以为吕安如在提示他新的路,往她脚下一扑,抱住她脚踝,喊道:“妈妈。”

  吕安如:!!!

  踢动脚,几次没甩掉狗屁膏药,喝道:“少乱喊!你先起来。”

  “妈妈答应带我走,我就起来。”

  脸这东西,不要不要着,好像变习惯了。

  “滚!”

  踢,踢不掉。赶,赶不走。

  吕安如坐在沙发上,唯有靠吃零食发泄。升学考试完有2个多月假期,新学期于5月1号开启。

  假期才开始就惨遭碰瓷,注定她会度过一段不平凡(倒霉)的日子。

  盛冥本打算强行驱赶走冲,但冲不算脑子迟钝,每次吕安如要拿什么零食,他先拿起送到她手边。有些带壳的东西,贴心帮她剥好。

  弄得吕安如心思开始有点小动摇,她买不起高级的陪伴机器人。陪在身边的帽子吧,成天光知道敲诈她。减免了生美娜的赞赏卡,现在欠帽子100多张。

  似乎留下冲,赞赏卡的问题可以快速被解决。

  可是万一,冲让他们找到剩下族民的具体位置帮忙营救咋办啊?

  小哄小骗她擅长,关系重大的事情仍骗人,她又不是丧心病狂。

  闹心啊!闹心啊!狂抓几把头发。

  回到家里,父母瞅着她一蹶不振的样子,以为她不满意考试排名。所以当盛冥借口说冲是同学表弟来借宿,父母没多问同意了。

  时光如梭,尤其当你天天睁眼下午4、5点,更经不起过了。

  四月初,家里人回老家给姥爷坟,清扫烧纸一系列事情做完,父亲和盛冥离开。妈妈独自带她前往墓地最西边的花园,花园看似普通,其实构造并不简单,在地里埋下恒温玻璃罩,白天温度足够是完全露天,等温度不够玻璃罩会自然升起,形成恒温恒湿的半天然花房。

  花房里只种着唯一一种花,白色的蔷薇,四季开放。步入其中,满目圣洁娇贵的花朵,蜜香扑鼻,你会不自觉陷入其中,忘我忘心。

  花园没有其他摆设,高级园丁每日精心打理,几乎达到花朵四季开放。

  唯一不同于花的是正中坐落着的石碑,纯白无瑕的白玉石碑高达三米,上面不见任何碑文。

  每四年,妈妈会带她来祭奠一次。

  每每看到妈妈眼含泪水地注视石碑,她甚至有种妈妈可以和其中亡灵沟通的错觉。

  静静的十五分钟过去,妈妈拉着她一同鞠躬离去。

  “不要回头看,走得欢快点,把开心的背影留给只能停留的故人。”

  当她想回头瞻仰墓碑,妈妈总会如此说。

  “妈妈,里面埋得是谁啊?”

  忍不住好奇再次问出。

  “恩人,没有他不会有我,不会有你。”

  一如既往,她未得知恩人的姓名和更多信息。

  度过沉重的细雨绵绵清明时节,天气开始转热。

  眼瞅着开学没几天了,冲依旧没离开的迹象。开始家里人不好让小孩子帮忙家务,不知道冲是否是故意,当时他借机便道出自己是偷渡来得狼人,抛去吕安如如何违规救了他之外,曾经的经历说得格外可怜。

  吕安如母亲是个很善良的人,听完决定:“留下来吧,和安如、冥冥做个伴。”

  冲表示自己不能白吃白住,愿意干活。当即,她妈妈更喜欢他了。

  没多久,家里人们似乎习惯了他的干练。连莫哥都夸赞,有了他,自己可以安心顾好公司一头。

  吕安如几次欲找冲谈,情势之下只得连连作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