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章:以后咱们成家
 
  等等,难道霍俞始终知道狮王它们的存在?

  “院长,您知道狮王它们?”

  霍俞对吕安如轻嘘声,似笑非笑地说:“半小时准备,就绪后学院西渡口见。”

  说罢,单手拄拐,单手背后,饱经风霜的腰板努力挺到最直。却始终有几节脊骨错位旧疾,曾经未能及时救治,残留下无法更正的豁口。压弯了倨傲的身影,但压不垮坚定的意念。

  直至霍俞消失在实现内,吕安如依旧忘记放下捂住嘴的手。她有点看不透了,到底是尹伊改了录像,还是霍俞改得,或两个人协作?

  不管是谁,自己欠了对方一个大人情。

  “记得带上帽子。”盛冥的提醒打断吕安如飘远的思绪。

  回头见对方插兜靠墙而立,简单白色运动衫配上藏蓝色牛仔中裤,藏不住干净冷冽的气质。

  “我觉得心悦学姐很好啊。”吕安如几步蹦到盛冥身边,挽起对方胳膊,还是运动装和休闲装舒服啊,想怎么动怎么动。

  lo裙或礼服太麻烦了,总怕刮蹭到哪,穿个衣服得时刻提心吊胆,不好不好。

  “没兴趣,”盛冥收收胳膊,让吕安如搭在臂间的小手更舒服些,重新提醒道:“记得带上帽子。”

  吕安如没劲地努起嘴,问:“为何?”

  “朱雀不光是开始火山重要机关的枢纽,更守护了那里一方动物,这种霸主型超智统领,我上次召唤出它,纯粹侥幸。不喜欢靠幸运决定事情成败,帽子和它比较熟,好沟通办事。”

  太多信息量,吕安如一时间没吸收住,不过她关注的点,不是为啥带上帽子,是盛冥为啥对牟心悦没兴趣。盛冥的态度明摆着不愿说,算了,自己弟弟如此优秀,还怕找不到好弟妹吗?

  好姑娘多了,挑挑选选的机会也多了。

  暗下好决定,宣告道:“姐姐一定替你选个最好的弟妹。”

  盛冥驻足,吕安如好奇回望,两人四目相对,在杏目里捕捉到了点点生气的意味。

  难道是觉得自己多管闲事了?吕安如没怂,使劲把眼睛睁到最大,比谁更凶,她可没输过呢。

  “姐姐毕竟比你大啊,肯定阅人比你多,帮你挑下没错啊。”

  “当然得你喜欢摆在第一,如果你特别喜欢,对方有些我不喜欢的小毛病,我忍忍也没事。如果毛病太多的话,肯定不行啊。我觉得心悦学姐就很好啊,可爱懂事。”

  “你难不成想以后成家了,和我还有爸妈不来往吧?”

  盛冥一句不回,吕安如乱想一通。思及此处,更莫名的难受。不行,可不能让对方竖起此类念头,辛苦养了十几年的猪,就算要去拱白菜,也不能挑棵会把猪骗远的白菜,现在就得一些不好念头彻底扼杀到摇篮里。

  “我是无所谓啊,不过你想想父母,如果你真的成家以后,几年甚至几十年和我们不往来,他们得多伤心啊。”

  对,用父母当托词,肯定好用。

  果然,盛冥生气的神色缓缓转淡,嘴角缓缓翘起点弧度,好像在笑,只不过笑为啥带着无奈的妥协?

  “其实我有时想过了,就算咱们以后成家立业了,不能离父母太远。或许爸爸巴不得咱们离远点,不要影响他和妈妈的二人世界,可妈妈的性子,太长时间见不到咱们肯定会思念成疾。你说对吗?”

  眼巴巴等答复的小人儿,这次铁了心,盛冥不回答,她不走了。

  盛冥应声嗯,吕安如满足地把脸蹭在他胳膊上。

  她以为回答结束了,没几秒,盛冥又补充道:“咱们成家后不离父母太远。”

  他说得很轻很轻,但眸中呼之欲出的憧憬如倾泻的银河般排山倒海,宛若定下了此生最至关重要的承诺。

  晃得吕安如一时忘了后面的絮叨。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盛冥带着有点犯傻的女孩往前走,吕安如嗯嗯啊啊半天没说出所以然。

  “没的话,我说了啊,要吃飞爷爷的冰淇淋吗?一会路过罗娜城可以买。”

  吕安如脑子立马不短路了,雀跃答应:“要要要!”

  见盛冥带自己往去西渡口的路上走,问道:“你下午没课吗?”

  盛冥点头,脚步未停:“课不重要。”

  柠檬树在吕安如心底开花结果,别提多酸了。

  天才和学渣的区别在于,人家天天翘课,照样是翘楚。自己节节不落,一样是垫底。

  “好吧,那我给艾拉打个电话,带上她一起。”能在院长面前露脸表现的机会可不多啊,咋能忘了好闺蜜呢。

  粉包修好了,从里面掏出微机,调到电话模式,拨通艾拉号码,等待着嘀咕道:“不知道她跑哪去了,该不会出啥事了吧?”

  “她现在应该不希望被你打扰。”

  盛冥没由来的劝导,格外刺耳,吕安如翻眼对方:“说什么鬼话,我和她之前有打扰一词吗?”

  等了足足快半分钟,艾拉才接起,态度说不出的拧巴:“喂,啊,我知道了,回头再说。”

  吕安如一句话没说,还回头再说,挺高声调凶道:“艾拉,我有重要事情,限你十五分钟之内出现在西渡口,不然我今晚就回家住了。住校约定取消!”

  一声好,电话被挂断。

  吕安如盯着微机无语半晌,瞄眼盛冥,她臭弟弟脸上是什么表情啊?一副‘不听老人言,吃苦在眼前’的样子。

  装模作样地继续按着耳机说道:“什么你想我了?我也想你了,记得快点来啊。”

  演完恋恋不舍地挂断电话,收起微机,没事人样往前走。

  切!她吕安如的面子说丢就丢吗?

  想得美!

  在西渡口等了艾拉快十分钟,对方才缓缓出现。待看清对方身边的人,吕安如才明白,盛冥为啥说,艾拉不乐意她打扰。

  简直见鬼了,艾拉身边跟着黑脸李墨。李墨见她,同样露出惊诧的表情。

  “怎么回事啊?”

  “你不是说吕安如有事先回家了吗?”

  两人一同朝红发女孩发难,红发女孩眼睛滴溜溜一转,哈哈哈傻笑几声,想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