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一十四章:一句我草走天下
 
  人家孟梦是在认真写,认真帮她作弊,可她看不到,总不能申请用微机打个光吧?那样就尴尬了,太不把台上老师当人了,还不如索性让孟梦替她回答得了。关键她脑子现在处在随时可能宕机的状态,索性脖子梗直,答道:“不知道。”烦死了,被骂几句好过傻站着。

  杜鑫呆了几秒,自以为绝无问题的情况,没想到会收获如此局面。

  当大家等着他发火之际,他嘴角微微翘起,朗声道:“气魄很棒,底气少点。《蜀相》是杜甫在肃宗上元元年春所作,最出名的一句诗莫过于,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至于具体意思,老师现在的状况就应了这句诗的前半句。”

  杜鑫的笑容透出几分苦涩,对吕安如示意坐下。吕安如毫不客气地坐入椅子,顺手拉起孟梦。

  “我知道大家不喜欢文综课,尤其觉得写算派实际用处不大,不可能立刻做到登峰造极,而不登峰造极呢,也造不出惊世的数据计算器或如院长般掌握量子技术。也有人会觉得枯燥乏味,毕竟必要死记硬背的东西太多了。我现在说文综多好,你们肯定会嗤之以鼻。改变偏见不是一朝半会,我希望大家能看到哪怕浅浅学点文综照样可以贯彻用到生活中。”

  杜鑫说着随便点了个前排而坐的男生,由于离得比较近,顺便查了对方名字,拿着微机显示的名字,嬉笑问道:“郭乐乐,你是喜欢右手边的女孩吧?”

  郭乐乐明显是比较爽快的性格,站起身看眼已经臊红脸的旁边女孩,高声宣布:“是的,我喜欢黄颖。”

  掀起一阵起哄,大家帮忙造势了会,杜鑫的笑容首次没有透出刻意的僵硬,可能是想到了自己年少时的岁月,跟着鼓掌完,又问:“你可以用几种方式告诉对方自己的喜欢呢?”

  郭乐乐脱口而出说了三种:“我喜欢你,l like you,我钟意你。”

  “很不错,”杜鑫先赞许,随之再次发问:“还能说得更生动写吗?”

  郭乐乐本能接句:“我草,这还不生动啊?那我想想,”思虑片刻,望着早羞的把头埋进双手间的女孩,深情说道:“黄颖我喜欢你,我从第一次见你就被你的可爱吸引。在我眼里,你比夏天的繁花更艳丽,我的目光只会停留在你身上。”

  杜鑫带头鼓掌完,总结道:“说得不错,文采不错。不过你还能想到更生动的描述吗?”

  郭乐乐几句我草,有种被戏耍的感觉,但几百双眼睛盯着,又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咋样气势不能丢啊。努力在脑子里网罗词汇半天,最后喊出:“我就是喜欢,如果你乐意等到了合法结婚年龄,嫁给我可好?”

  爽朗的笑容搭配直接的宣誓,惹来一阵眼红。杜鑫刚要张嘴,郭乐乐双手合十做拜佛动作,求饶:“老师您别整我了,我真的想不出了。”

  杜鑫浅笑点头,示意坐下。郭乐乐才坐好,立马去哄身边黄颖,挨了几下粉拳后,黄颖总算好了,不再躲在属于自己的投影屏幕后。

  看着郎有意妾有情的两人,杜鑫用微机调出事先做好的PPT,指着最上面两个嬉闹的儿童,说道:“这两是咱们的青梅竹马,用古时候诗词可以怎么描述呢?”扫眼下面全数装认真看自己投影屏幕的人们,杜鑫苦笑加深,不再点名自问自答道:“李白有句著名诗句,同居长千里,两小无嫌猜。这句诗描述了青梅竹马单纯且长久的感情,非常恰当。”

  杜鑫粗略的一扫,并未注意在首次吃瘪的学员所坐横排第二个位置,宁光眼眸深邃地望望强撑困意的吕安如,一同念出了这句诗。

  杜鑫说着满腹情感让激起,懒得去管是否学员们有跟着节奏,继续又说道:“刚刚郭乐乐的表白真的很生动,炙热的情感深深感染到老师。可若你们学好写算派,会有更多表现喜欢和爱的方式。表达相思可以用,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而回答这句表白可以用,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若是求婚呢,有句很合适宜的试,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这次杜鑫同样没注意到下方已有不少人吸引力回到他身上,他只自顾自的自嘲笑道:“文综虽是被改成必修课了,但我喜欢大家不要敷衍了事,上够次数就不再重视。只希望你们能把用来应付考试,各种想作弊之法的精力用到课堂30%足够。更希望等本学期上完课,可爱的你们能不再一句‘我草’走天下。”

  大家哄堂大笑完响起热烈的掌声,算捧场。至于到底是捧杜鑫说得有道理,还是捧他的作风最少不讨厌,那就千人千思了。

  趁着课休时间,孟梦面带愧疚地道歉:“对不起啊,吕姑娘没帮到你。”

  吕安如冷冷答句:“没事。”便不再去安慰情绪低落的孟梦。

  瞅着杜鑫努力一改常态,想给大家树立好形象的笼络人心之举,经过一次吃瘪,对方铁定不会再喊自己了。吕安如便肆无忌惮地把拄着头继续梦游,去寻找之前马上迷糊着的瞌睡虫。

  蛮横欺人的吕安如和大爷似的拽得不理人,摆出让对方思考自身问题的态度,而没做错的孟梦惊若寒蝉不敢大喘气。至此,吕魔女喜欢强压小绵羊的形象在大家心底更根深蒂固了。

  后面的课吕安如基本没听,不是她不尊重老师,是实在太困了,身不由己。其实她挺欣赏杜鑫,尤其对方能设身处地站在学生角度努力代入式教学方式。光这一点,远比很多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徒有为人师表,实则天天混日子的老师强。

  据说姑姑家孩子在普通大学上课,此类老师很多。学生本身也没几个认真学习的人,所以更多是一方花钱买文凭,一方配合耗时间,彼此包括家长做到比较默契的心照不宣罢了。

  月翔本来不存在此类问题,大家所选都是自己感兴趣或必须去努力的方向。突然文综基础被改为必修课,中A在深入钻研专业课之前,先必须上两个月的文综基础,所以负责的老师亚历山大啊。

  不过这事有利有弊,上完会有一次重新选择专业的机会,等于一颗后悔药。从吕安如他们这届开始执行,盛冥他们没享受此等待遇。

  新规则一出,不少升到B的学员大喊不公平,各种组织抗议。向来民主的月翔校方,经过两天的紧急会议,同意中B的学员可以在下学期获得同样权利。不过既然要求公平,那么重选的门框也要公平,必须文综基础的考试通过。

  绝对公平的条约一出,叫嚣起义的勇士们立马消停多了。他们早习惯了只弄好专业即可,其他靠微机程序或和其他社合作,临时加个专业需要修,哪有时间啊。

  半梦半醒的吕安如听着八卦,好不容易挨到午休,她没吃几口饭,便趴在餐厅桌上睡觉。艾拉等人自觉放低声音,其他中A的学生领教了吕安如的霸道,加上宁光坐同桌,早躲得远远的,怕飞来横祸。

  趴着睡觉不会多舒服,问题吕安如困到连走回宿舍的力气都没。钥匙早上她们一抵达就拿到了,是在十二楼的四人宿舍8号房。

  浅浅眯了不到半小时,被询问声吵醒。本来四人的桌子多出一人,仔细一瞧,是个留着妹妹头的女生。不是初见面,之前在初级打过几次招呼。

  不过多数是对方主动问吕安如好,吕安如点头便走,没深记过对方名字。

  想揉揉惺忪的睡眼,发麻的胳膊抬到一半落回桌子。

  暗骂句,把揉眼睛的动作改为先互相揉胳膊。

  暗骂声传到其他四人耳中,李墨黑着脸把一个保温餐盒推到吕安如跟前,懒得多说一句解释。

  艾拉忙帮忙解释道:“刚刚我们吃饭分出一部分热得,全部装在保温盒里了,你随便吃几口吧,下午还有两节课。”

  吕安如打开食盒,里面陈列着三素一荤,倒是可口,拿起筷子开动。

  临时加入的女生给艾拉投去询问的目光,艾拉理所应当的用胳膊碰下吕安如,答道:“我听她的,你问她吧。”

  女生和之前一样乖巧的先对吕安如问声好:“学姐好,我是中A文综写算派的四月。”

  吕安如倏地想起对方是谁了,女生具体姓氏不知道,是诸多小冥粉丝里面比较乖巧的人。

  为啥定位乖巧,因为其他人得知她是小冥姐姐后,会有各显神通的巴结,只有这个女孩在没得知她是小冥姐姐之前就非常乖巧,每次见面会轻声问句,学姐好。

  有次心情好,就随口答了句:“咱俩是一级,不用喊我学姐。”

  “学姐比我入学早,外加学姐可是盛冥学长的姐姐呢,对偶像姐姐不可失了礼。”

  呆板的回答却有理有据,这种人看似柔弱,内心却相当坚定,认定之事不会轻易更改。吕安如不再较真,之后索性光点头。这次再见这人,总觉得她和一人的行事风格非常像。

  吕安如照旧点下头,一筷子肉菜,一筷子米饭地快速往嘴里送吃的。

  吃着等着对方下面的话,等了许久没后话,纳闷地抬头,发现对方反复把桌上的几张文件纸叠好。

  吕安如嚼着西蓝花,含糊不清的问:“怎么了?你说啊。”

  对方对上她目光,眼神中带着几分胆怯,却没回避,答道:“学姐先吃吧,吃饭说事对消化不好呢。我可以等学姐吃完了,咱们慢慢说。”

  吕安如哦声,给对方打防疫针:“我吃饭可是随心情啊,慢了最少能吃半小时呢。”

  四月不以为意地嗯声,坚定道:“没关系,我中午没有午休的习惯,学姐慢慢吃。”

  吕安如随后应声好吧,继续开动,说是慢,真当你身边坐着四个人,一多半眼巴巴看着你吃,任何人都做不到慢了。就好像警察冲进贩黄现场,哪怕对方再有兴致,第一反应肯定是找东西捂住重要部位。

  快速把保温食盒剩下的饭菜扒拉完,宁光的保温食盒比孟梦的保温壶更高级,他甚至可以把菜品的味道留到最佳口感之下。

  联想到孟梦,对上号了,四月很像孟梦,都属于啥事确定做了,一定会努力做到。

  用纸擦擦嘴角,对待这样的人,吕安如拿出谈事的态度,摆正身子,问:“怎么了?”

  四月搬着凳子做到吕安如身边,先拿纸巾把她前方的桌面擦干净,完后把手里的文件递到她眼下,边说边对应指指点点:“学姐第一天不在,麻烦把这份表填下,需要统一报备。”

  吕安如仔细打量了下四月递来的表格,上面有个人信息,家庭信息,还有兴趣爱好,等于个人登记。

  全部写完,在表格最后有一项选择,是:渴望参加的试炼任务类型。吕安如毫不犹豫地在野外生物一块画了勾,把表格递还,问:“还有其他事?”艾拉的态度明显证明有个事情需要协商,不是单纯的只填表就好了。

  四月小心把表格收回包里,将剩下的纸张页面亮出:“进入中A后,学生会有个新的机制,叫学习小组,可五到两百人为一组。学姐可以选择加入别人小组,同样可以自组个新的小组,不管是加入或者自组,需要今天内报备给我。”

  在纸张最后记录了已有的小组,其中祝淼的学习组人数最多,高达156人,宣传语写得相当霸气:舍我其谁。

  其余人基本是十几人为组,估计是关系比较好,不愿寄人篱下,选择扎推。

  找了半天没找到熟悉的名字,问艾拉:“孟梦他们没办小组吗?”

  艾拉摇头:“没有,他们也在等你呢。”

  暖心的感觉充盈全身,倏地察觉不对,孟梦他们没办就算了,怎么说一同经历过重重磨难。

  但现有小组里也没宁光的名字,狐疑睨眼宁光。

  对方不等她发问,率先答道:“我的私课很多,李墨需时刻陪在我身边,必须入组的话最好挂在熟人组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