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二十三章:如果我强吻你
 
  艾拉脑中飞快闪过几个念头,对方会送自己什么东西?送了,到底要不要收?

  女孩子不管啥性格,美好憧憬幻想是天性。不过幻想吧,会有两种状态,你如果面对朝思暮想的一个人,或说是你喜欢类型的帅哥,你当时脑子里会立刻闪过因此建立下的姻缘,两个人未来种种,甚至把你们结婚生子都飘过个遍。

  但如果是你不喜欢的类型,且长得很丑,你会立刻脑子浮现出各种厌恶的言辞,比如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

  考虑到远处有个主在等,艾拉避让下,对方又和赖皮糖似的黏上。

  不等她暴怒,欠身送上支玫瑰。花惹人喜欢,人确实太欠缺了。

  艾拉不准备接,对方似料准了般,道出句话,让她不得不接。

  “麻烦你转交给吕安如,我现在过去,估计她会没胃口吃饭了。里面的东西,她绝对有兴趣看完。”

  毕竟不是给自己的东西,自己没权利决定收不收,单手把盘子卡进怀里,双指夹住,两手端着盘子回到原来桌上。

  是很烦廖狼,不过对方一句话说得很在理,如果吕安如看到相关东西,估计没胃口吃了。吕安如确定了高樱的手艺,若没吸引的东西,随时可能走。选举没进行没取胜就走,她和高樱岂非白潜入敌营辛苦了。

  默默表现出无意的状态把玫瑰花把桌边随意一搁,继续之前话题:“为什么说首个选择胖女生是猛药啊?”

  吕安如用叉子分割小块黑森林送入口中,第一口巧克力裱花在口中化开,有点微苦的原始巧克力让口腔触感有点麻木,等恢复该有的味觉时酒香微醺,樱桃酒特有的甜爽口感快速充盈上脑端,满意地问艾拉:“甜点也是高樱做的吗?”

  艾拉抬头应‘是’,眼中洋洋洒洒的得意,全然一副‘你看我眼光多好啊’的样子。

  吕安如故意忽略掉对方等夸张的期待,道出对方早已不是那么在意的答案:“海王得具备一定优越条件才可当成功,不然哪那么多天真女孩子上勾。多数海王自身也很挑,不是胸大臀翘的妹子不会考虑。廖狼首个选择比较厉害了,无形对外宣传了一种信号。”

  艾拉的急性子哪里等得住,忙问:“什么啊?”

  吕安如轻蔑浅笑:“宣传了他比较看重内在,外在美对他来说靠后考量。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一眼让人惊艳的皮囊,平庸的人更多。咱们组呢女孩子团体又很多,所以他第一步走得非常秒。搁在其他组,这会早一群人退了咱们组,现场加他了。”

  艾拉越听越怕,心惊胆战地从包里摸出微机查询小组信息,看完确定好人数没少后,大笑两声:“哈哈,花孔雀终究华而不实,哪比得过小艾拉真心换真心啊。”

  吕安如浅笑不语,不愿打破艾拉爱当妈妈的完美幻想。其实是大家之所以没走更多是因为宁光,既然同样是华而不实的梦,为啥不做得更大点,皇后梦。

  慢慢把黑森林吃完,满意地喝口橙汁。她敢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对方场子大吃大喝,主要什么下药剧情,在月翔里太偏小说化了。让抓到会被判定品行不正,轻则休学两年,重则开除。

  水饱饭足开始发困,廖狼秤不离砣的手段看多了有点乏味,打个哈欠,对身边红发女孩说:“走吧,回寝室睡觉。”

  艾拉瞄下微机时间,诧异道:“才9点刚过,你不是向来越夜越精神。”

  吕安如站起身,望着阴盛阳衰的联谊会,困意更重:“没啥意思啊。”没瞥到铁六角成员,心里比较欣慰。

  她殊不知,其实铁六角的男孩子,尤其双生子是最抵触这次联谊会的代表之一。要挖走他们好不容易聊熟的妹子们,没来拼命算不错了。其他男生多数对廖狼印象不好,懒得过来给对方当陪衬。

  艾拉难为地顾左右言其他,找借口拖住人:“那个,那个,那个高樱刚刚和我说了。”

  见对方涨红脸的样子,吕安如立马联想到曾经熟悉的一幕,小声问:“你是大姨妈弄裙子上了?还是痔疮犯了?”

  艾拉没好气地翻翻眼睛,本来要找高樱会做新菜的借口,索性懒得绕弯子,拿起玫瑰递给吕安如:“廖狼让我给你,说你绝对有兴趣看。”

  吕安如接过玫瑰,其实就算廖狼不补充一句,看看没啥大不了,这么多人,他敢使诈只会降低大家对他的考察分。

  才接过玫瑰,玫瑰如同之前给其他女孩表演的魔术一样,倏地变没,化作一张纸。

  捏住纸,瞧着上面可以练过的连笔字,也透着一股油腻感。

  漩光殿下每天回宫是为了辅导肖阿雅功课,看来你在他心底的位置,要不太过重要,他为了你才做此比较反感的举动。要不是突然对美丽的西晴公主产生了兴趣,你失宠了。

  一句神经病般的话,吕安如把纸扣回桌面,心中发笑,宁光如何和她有啥关系?不过烦肖阿雅倒是真。

  从小妈妈教育过自己,任何时候不要挡人财路。哪怕再烦,她不会去破坏啥啊,没必要没好处的事,干嘛要做。在她认为,毁了肖阿雅考试机会,差点让其丧命算扯平了。

  “没意思,你不走我走了啊。”吕安如余光无意扫到纸背面还有一段话。

  看完的同时,腰被人搂住,对方暧昧道出纸上话:“我要做个试验,试探下你在殿下心中定位。如果我强吻你,照片被发到你们群里,你猜殿下会多久赶到?一小时内?今晚?或不来?”

  “如果你能对我再笑下,我可以考虑放弃轻薄你,保全你的面子。”

  吕安如对廖狼那一笑,无论她小鹿般的眸子,还是娇嫩的唇瓣,皆让他整晚无法释怀。哪怕在其他女孩身边游走,仍会不时把注意力转到她身上。

  实验或许对他是个借口,借此压住心中躁火是真。

  声声惊呼四起,吕安如却没任何慌乱之色,对艾拉使个眼色,压住对方准备先动手的架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