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二十五章:哦?是吗?
 
  不妙之感快速升上吕安如心头,应该不是单纯的揩一点油。

  难得见到吕安如失神,廖狼心中大快,想来他要吃的豆腐,何时失过手。输赢规则看似对吕安如很有利,实则他留了一手。就算丢面,绝不吃亏。

  优美的音乐响起,被邀的女生们化作优雅的天鹅,将手搭入欠身等待的男生们手心,纷纷进入舞池,开始属于他们的华尔兹。

  不过有一点很奇特,不管是在跳舞的双双人儿还是坐在椅子上观望的孤影,皆偶尔把视线头像钢琴边的两人。八卦之心,人人有之。

  唯独艾拉和魔怔了般,单手不停摆动,一味拒绝掉上来邀舞的人。刷着微机,露出奸诈的笑容,嘴里反复嘀咕:“神迹啊神迹啊,天佑我《光宗耀祖》”

  吕安如在今天早上就将她认命为宣传委员长了,在群里特批了接收人和剔除人的权利。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吕安如把生美娜认命为了副组长。

  生美娜当认后,除了表态下自己对于组的期待责任,剩下没多说任何。不少之前入组和艾拉混熟的人,各种私聊暗示,替艾拉鸣不平。

  艾拉倒没啥不平衡,比较好奇生美娜哪里比自己强,如果单纯是会装高冷一项的话。这有啥难得,自己也会装,回头要好好问问吕安如才行。

  等着看八卦的人们有点耐不住,坐在吕安如身边的廖狼更心急如焚,已经贴到牙边的小羊羔最挠人心。

  偏偏吕安如一副不急的样子,廖狼挪小步更靠近吕安如,闻着对方身上清香的百合味,早喝过的酒意又有点上头。

  窥视着精致小脸不卑不亢的神色,廖狼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天不怕地不怕的吕安如也有怕的时候,在拖时间啊。”

  吕安如冷笑声,懒得理。

  冷若冰霜的笑靥惹得廖狼啧声,现在的吕安如不过快16岁,一瞥一笑已然如此勾人心魄,若是再等几年彻底张开,会是何等美貌,无从想象,没有参照物。

  “放心,哥哥我最不喜欢强人所难,更何况是美人呢。不如你甜甜喊我声狼哥哥,今天我当你跳过了。”

  廖狼自认为非常体贴的送上台阶,等着吕安如的神情转变,哪怕只是细微的小小挑下眉,他都觉得值得期待。

  吕安如长叹口气,廖狼的心跟着被牵动起来,忙道:“不用喊得很大声,我能听到即可。”

  “不是我说啊,”吕安如顿下,依旧没正视廖狼,但全然不是羞涩的不敢迎面而对,而是不屑,“我觉得我挺为你着想了,为啥你就不知道见好就收呢?”

  听这话的意思,吕安如是要反水了,廖狼始终不变的好脸色挂不住,“这么多人作证,你如果想抵赖就难看了。”

  吕安如学着廖狼啧啧两声,随即淡然问廖狼:“你之前说输的人可以给赢得人提什么要求来着?”

  廖狼忍着耐心回答:“输的人可以邀请赢的人跳支舞。”

  吕安如满意点点头,笑靥如花地答:“你邀请过了,现在忙去了吧。”说着还和打发小弟似的摆摆手。

  廖狼自己先脸色转为苍白,英明一时,怎么忘记把话说死呢!

  廖狼的耐心终于到了极致,三白眼透出阴冷:“你在和我玩文字游戏了?”

  伸手去抓吕安如手腕,被对方避开。

  吕安如敛起笑意,沉声提醒:“你太好了伤疤忘了疼,又想挨打了是吧。”

  “前两次是我没防备,你偷袭了。现在可以比比看谁快,是我先摸到柔软之处,还是你先踢到哥哥疼惜你的地方。”

  廖狼才说完,‘啪’一声耳光清脆响起。声音在极好的环绕声音乐中显得并不很大,却引得所有人停下动作,愕然望着两人。

  吕安如揉揉打得发疼的手心,“我最后你便,嘴是用来说话的,不是用来排泄有毒气体。”全然不去顾对方脸上的红印,以及腾起的怒火。

  “今天除非漩光殿下来,不然谁也别想救你。”廖狼说着准确抓起吕安如皓腕,阴恻恻道:“前几次我怜香惜玉,你不懂见好就收,看来你更好强上。”

  早早用掉小超人的吕安如手劲哪比得过体重快90公斤的男生,抽了几次无果。

  场内彻底乱套,廖狼的人制服住冲过来的艾拉和生美娜等人。

  艾拉急得破口大骂:“廖狼你疯了吗?在学校你敢乱来?”

  廖狼不以为意地轻蔑笑道:“正主不急,小喽啰急什么?在学校也得有人举报才能立案,过了今晚,安如会爱惨了我,才不舍得举报我呢。”

  边说边对围上来数人抛去调戏的眉眼,收到的女孩无不脸红,甚至对吕安如有几分愠怒。

  “廖狼你知道安如是谁的姐姐,你敢挑事?”

  艾拉的威胁又来。

  廖狼把吕安如手腕往唇瓣拽动,啧啧道:“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小舅子呢,盛冥出任务了。就算没出,我也不怯他。”

  “哦,是吗?”清冷的声音随着门被踹开传入。

  忽的场内刮起一阵怪风,飞在半空的杂物惹得众人用手遮住脸。待风平息,局面彻底被调了个。

  廖狼单膝跪地,双手被盛冥制服在身后。另一边脸上又多出个红红的巴掌印,显得分外协同。

  “我警告过你了,如果以后再让我发现你不尊重女孩子,不管是谁,我见一次打一次。”

  冷然的神色在望向盛冥之时,转为惊喜:“任务完了吗?”

  “没,今晚临时有事回来拿补给。”

  盛冥从口袋抽出一扎长的塑料包装递给吕安如,吕安如快速接过,揭开上面的透明半圆罩,欢呼道:“飞爷爷的冰淇淋,小冥最好了。”

  哪怕被压着,廖狼没记性地忘了色字头上一把刀,望着女孩从未见过的欢快样子出了神。下一刻头被人一巴掌重重趴到地上,本来半跪的状态,让猝不及防的一击变成全跪还磕了个头。

  “以后你哪只手对她不敬,我就折了它。哪只眼多看她下,我就挖了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