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四十章:我亲自审批申请人
 
  生美娜和高樱对视一眼,内涵意味不言而喻,多庆幸选择站在吕安如的一边,而非她对立面。

  荣耀的更替不会引来群众关注,但这次小组排名的更替引得所有人关注,一晚上新闻数量更突破至月翔建校以来新高。

  因为它不光代表了排名,更代表了每颗富贵不能淫的熊熊之心。

  铁骨铮铮的人们多数,而一部分人比较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达不到奖励排名。只想默默当个小透明,已经把存在感抹消到最低了,还被人骂被人嘲。既然这样,不争馒头争口气呢,必须站出来表个态。

  雪崩了,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而且无名之辈呢,甘愿充当雪花。

  中A更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团结,剩下所有小组解散,全部申请《光宗耀祖》。现在除了吕安如小组,只剩祝淼残破的空架子,组员十六人,基本全是祝淼的亲信。

  不少迷恋宁光的女生们蜜汁相信是组名取对了,真的光宗耀祖了。有幸见证历史性的一刻,大家倍感光荣。

  艾拉早早起床守在教室,等核心们来了先开个小面会。

  核心们全数到场,唯独吕安如缺席,一问情况如何,没人知道。

  艾拉焦灼地拿出微机,发过去几条信息没人回复。秉承吕安如惯有性子吃软不吃硬,放柔输入言辞,连哄带骗写道:我家安如大美女哟,今天至关重要,你先来开个会吧。开完了,你想咋请假,我绝对不会多说一句。

  等了2分钟,没人回,拍张现场写实照,继续卖情怀:你看看大家迫切等待组长的眼神,我们敬爱的组长,我们需要你!请快速出现!

  又等了片刻,依旧没人回,离上课还差15分钟了。不过今天大家的耐心格外好,没人催促,现在他们可是占据高点,别人急去,他们才不急。

  生美娜看不下去艾拉恨不得从网络钻过去揪出吕安如的样子,好心道:“先把其他小组的人收了,祝淼组的人不急,安如暂时没做安排。”

  “嗯?”艾拉抬头,茫然问:“她刚刚告诉你了?”

  “不是啊,早餐时候说的。”

  艾拉气不打一处来,“那你不早点说。”害她和白痴似的,一直在不停输入信息呼唤对方。

  生美娜不气,娇笑道:“你没问啊,安如说的时候声音很大呢,明显是对宿舍所有人宣布,我们以为你听到了。”

  “好吧,我今天出门有点早。”

  有指令就好,艾拉立刻把小小的郁闷转为动力,把其他小组申请人全数接收,专注介绍组规并挨个统计信息。

  操作起来又繁琐又麻烦,但艾拉乐此不疲地坐得特别得劲。如期把吕安如写好的软文发出,吕安如经过一个月的文综集训,用词角度相当巧妙,以一种类似于收集不少人委屈,替对方鸣不平的方式揭露出黑幕。确凿证据之下显得祝淼早上各种卖惨公关漏洞百出,让本来已经凉了的祝淼小组彻底死透。

  统一方向的骂声四起,艾拉趁机更新了小组中一篇特色介绍,写出王牌天团。

  小组介绍不会产生动态提示,但在此刻就是需要这样无声胜有声的效果。有些等待或观望的人,一旦点开小组,看到最新介绍中的帅哥美女,甚至最强之国王子。试问当下谁能不心动啊?通过外人口口相传的广告效果,远比自己花钱磨破嘴皮子强万倍。

  时间飞逝,一上午处理完所有新入组的近70人。吕安如仍没出现,艾拉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是不是该打个电话问问啊?

  拨通响了两声,对方踩着点走入教室,手里提着个收缩包,满面沮丧。

  艾拉主动凑上去,关心询问:“怎么了啊?”

  吕安如把恒温收缩包递给跟过来凑热闹的双生子,沉声说道:“我请大家吃冰淇淋,发了吧。”

  “好嘞!”

  双生子打开收缩包,从其中调出两根自己喜欢的口味。中午正当最热的时间,上千人的阶梯教室,总有空调遗漏的地方,吕安如的福利太锦上添花了。

  不多时发放完,教室弥漫着各色水果的香甜气息,不少新入组的人无不对吕安如投去感谢的注视。

  等双生子回来,艾拉伸手喊道:“给我根草莓味。”

  布朗特把包口开到最大,亮在艾拉眼前,“没草莓了,剩下香蕉和巧克力二选一吧。”

  艾拉翻脸凶道:“X,你不该先问问我再去发吗?”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我干嘛特别关照你啊。”本来布朗特对艾拉心存爱恋,但目睹了艾拉各种对李墨犯花痴,仅存的喜欢感一扫而空。

  “切!”艾拉揪出一根香蕉口味送入嘴中,才咬一口,惊喜地赞道:“好吃啊!”

  吕安如难得恢复点神采,侧身凝视艾拉,问:“不错吧,有吃出是哪家吗?”

  艾拉品着嘴里冰爽甜脆的触感,陶醉地回答:“嗯,好吃。安如你太客气了,为了庆祝自掏腰包请我们吃星巴巴啊?”星巴巴是全球知名的饮品甜品连锁店,成立初期老板就具有远超于常人的目光,寻找各年龄层的人做考察,最后得出大家爱吃的口味统计。

  后面AI慢慢普及后,老板更大裁员,采用机器人制造。确保所售每个口味达到冲击人味蕾的极致,不容有任何瑕疵。

  一听吕安如请大家吃每个冰淇淋贵达上百块的星巴巴,《光宗耀祖》的组员们由衷自豪,尤其当收到尚未成功进组人们的羡慕注视,更各个脸上抹光般把吃冰淇淋的声音放大。

  “什么星巴巴啊,”这是大胡子飞爷爷的冰淇淋。

  后面的话被快速把冰淇淋塞进嘴里的艾拉捂住,艾拉哀求道:“大姐求你了,别当众拆台。反正飞爷爷冰淇淋也很好吃,可以媲美星巴巴了。”

  “tui!明明比星巴巴好吃。”吕安如含糊不清的吐槽,让艾拉全数听懂,忙点头,掏心掏肺道:“对对对,飞爷爷的冰淇淋最好吃。”

  “手拿掉!”

  “你答应我不拆台。”

  “拿不拿!”

  吕安如耐心达到极致,艾拉乖乖松手,怂怂双手作揖,沉声嘀咕:“求你了。”

  吕安如没心气理艾拉,站起身离开。

  手被艾拉死死拉住,带着哭腔问:“姑奶奶,你又去哪啊?下午课还不上啊。”

  吕安如甩手,“我去帮飞爷爷卖冰淇淋。”

  艾拉死拽不放,苦口婆心道:“不是,你干嘛要帮他卖啊。咱旷课去体验生活,代价是不是太大了。”

  吕安如沮丧道:“飞爷爷的店铺快关了。”一想到以后再也吃不到喜欢的冰淇淋,压在心中的巨石就让她喘不上气。

  “什么?”艾拉错愕,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他连续半年月销量位居倒数啊?”罗娜城是有条城规,若商铺连续半年销售量位居倒数会被取缔经商资格。

  吕安如悲伤应‘嗯’。

  “你帮他卖,或者天天垄断他的冰淇淋不是长久之计啊。”艾拉跟着揪心,“你先坐,咱们想点长久的办法。我记得好像有条补充规则,好像如果当月的正常销售额突破10W,可以得到三个月的缓冲期。”

  吕安如沮丧地坐入椅子,“是的。”要求太苛刻了,本来吕安如打算拿出之前卖裙子的钱支持飞爷爷。但人家得要正常销售额,今天请大家吃一次还行。若天天请被查出造假,飞爷爷的营业执照会被彻底吊销,去其他地方也开不了店了。

  “别急啊,我在组里宣传了飞爷爷的冰淇淋,最近缝夏天,相信大家每天的需求量不会低。”

  “谢谢。”

  吕安如难得一见的客气,却让艾拉无法开心,忧心道:“时间太不凑巧了,咱们月底终试,他那边审核也在月底。不然鼓动全组去帮忙宣传造势,不信卖不出去。”

  惋惜到一半,瞅着吕安如愈发难受的样子,后面话戛然而止,忍痛道:“我看你也没心情上课,要不你给我说下对于祝淼老成员的审核标准,我来审批,你下午去陪着老爷爷吧。”

  “审核标准?”吕安如重复关键词语。

  艾拉差点两眼一抹黑晕过去,掐住人中问:“你不会没想过吧?”

  吕安如露出憨笑,并附带诚实地萌萌点头。

  “那你拖半天啊,我当你有啥高见呢!算了,你去吧,我来审核吧。我意思啊,对方现在文综水平偏高的人非常多,就照之前模拟考试成绩结合大家人品来决定入组资格吧。”

  艾拉开始赶人,吕安如反而不走了。用拳头敲敲脑门,双眸的灰暗无光总算被冲散,惊喜道:“对啊,现在属他们位居文综水平前列了。下午上完课,把他们全聚集到一起,我亲自审核。”

  艾拉后脊背泛起凉意,总觉得吕安如的眼神不对,“要不,还是不麻烦您嘞。”

  “不行不行,组长哪能天天不干正事啊,我必须为小组添砖加瓦。核实人才的重任,非我莫属。”

  “好的、吧、组长大人。”

  课程上完,所有人集中在廖狼之前的活动厅。廖狼入组后,他的资源自然合在组内。看起来嬉皮笑脸的人,实际在各方面的准备非常充足。

  活动厅最神奇的地方莫过于,可以在入门的开关上选择模式。舞台模式会自动切出所需的场景、灯光、乐器等等,其他模式也可自动转换,功能非常齐全。

  选择好会议模式,吕安如坐在主席台正中,艾拉和生美娜坐在两侧,之后是廖狼等核心领导。

  吕安如端起陶瓷杯吹吹,抿口宣布:“开始吧,每次五人。”如果不看其中的樱桃汁,倒是把老领导的范儿做到十足。

  艾拉双手一拍,首批五人进入。其中有个男孩子露出自信的笑容,洁白的牙齿上带着牙箍,灯光一照闪闪发光。

  过分耀眼,注定被特别对待,吕安如一指对方,道:“你先说吧,什么专业,文综几次模拟考排名。”

  “组长您好,我叫叶路。在初级是治愈社,毕业试炼以治愈社第五名的成绩顺利通过。近期的文综模拟考,我基本成绩位居十名左右。”

  对方每介绍完一句,专门对吕安如抛去招牌笑容下,晃得吕安如眼睛疼。

  “十名左右是什么意思?”吕安如埋头问,不是她不尊重人,对方实在让人‘无法直视’。

  叶路回道:“成绩全在第十几名。”

  “十几名啊?”吕安如让对方绕得头大。

  对方回得坦然:“您放心绝对在四舍五入范围内,可以算作十名左右。”

  这文字游戏玩得艾拉都听不下去,用微机调出对方数据摆在吕安如面前。吕安如一瞅,5次模拟考,这人可好,没一次进前十。全数在12-14游走,难怪要用四舍五入算法了。

  吕安如不说话,场面僵住,艾拉主动化解道:“你用英语介绍下自己吧。”

  “yes,hello,My name isLu Ye。How old are you,Where are you,Your English is very good。”

  哪怕艾拉英文水平差到基本只会普通问语,都觉得问题大大滴。和身边人面面相觑下,在对方眼中同样看到惊诧的神色。

  “你知道在说啥吗?”

  叶路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头:“嗯,我是说好的,你好,我叫叶路,我今年17岁了,是个帅气自信的小伙。”

  艾拉彻底让击败,自言自语沉声道:“的确够自信啊,一般人哪敢这样胡说八道啊。”

  叶路真诚地望着所有评审员,问:“请问我可以入组吗?”

  廖狼一下没忍住,狂笑出声啊。

  哪怕在毫不遮掩的笑声里,叶路依旧笑得真挚,牙箍闪闪。

  “你来做决定吧,我没眼看了。”

  艾拉把难题扔给吕安如,吕安如语塞半晌,一拍桌子确定:“过了,今晚你私聊我下,我有特别的任务安排给你。”

  之后的评选倒是正常多了,好赖不少人是有真才实学。

  深夜把小组250人收满,艾拉美滋滋地抱着微机傻笑。房间另外一个屋子内,吕安如将孟梦和叶路单独拉到一个小组,取组名为:钻空子大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