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四十一章:雪上加霜
 
  先恭维一句:你两可算我见过最具成大事品质的人选啊。

  没见过比孟梦和叶路更厚脸皮的人了,前有孟梦能在生死抉择时刻咬死坚持不放,后有叶路胡说八道到镇定自若。

  全是万里挑一的人才啊,定能帮她解决难题!

  吕安如把飞爷爷遇到的困境给两人描述完,孟梦先找出重点:你意思飞爷爷的冰淇淋摊只有他一个人在做,在卖吗?

  吕安如回:是的,特别辛苦。

  孟梦:难怪了,10W还好是销售额,如果是数量估计飞爷爷此生不可能达到。

  吕安如认可,人数有限啊,哪怕不休不眠不可能一月手工做十万只冰淇淋,外加飞爷爷年事已高。

  孟梦又写出问题重心:上次你送的冰淇淋我吃了,味道特别好,用料应该比较考究而且纯手工。估计之前很多人排不到队,嫌麻烦就选择了口味差不多的星巴巴。那边出产比较快,两者价钱又差不多,所以老爷爷没优势,必须挑出老爷爷的优势才行。

  速度比过人家,难道要打价格差吗?吕安如思虑片刻,觉得不对,若是如此更没优势了,现在飞爷爷一根冰淇淋卖80,星巴巴一根112。飞爷爷再降价的话,岂非得每天做更多支了。

  脑子灵光一闪,在群里问:孟梦你意思是提高价格?

  孟梦发个赞赏的表情:对,本来纯手工工艺品属于难得的产物,很多非物质遗产早被列出奢侈品横列了。干嘛要和机器人量产的东西比啊,它们无论从任何角度都比不过手工冰淇淋珍贵啊。

  吕安如想鼓掌认同,但总有不对的地方:你也说了两家味道差不多。

  叶路冒出来问:飞爷爷做冰淇淋多久了?

  吕安如回忆下,听父母提过有七八年了吧,如实打过去。

  叶路回了单字:哦。

  随后又敲出一段话:一般太过相同的情况,肯定是一方效仿一方。一片叶子的纹路都不同呢,何况同种口味的东西。吕安如倏地反应过来,忙问:你意思是申请专利?

  叶路:对,但如果七八年的话,估计是飞爷爷效仿星巴巴,事情不好办哦。

  从时间角度来看,的确飞爷爷效仿对方。但飞爷爷慈祥的笑容以及对每个冰淇淋认真制作的态度,如此用心做事的人,干嘛要去效仿个已经存在的东西呢?难得不是珍惜自己原创心血,想传递什么才会如此用心啊。

  在群里打出:你们等等。

  孟梦下秒回复:不用等了,我已经核实过。星巴巴从成立至今始终以甜品和饮品为主,在三年前才加入了冷饮冰淇淋,一经推出便掀起一波追捧热潮。

  吕安如激动地让孟梦把材料发到群里,查阅完,问:你们懂法律吗?

  迎来两个不懂,叶路的回答多出一句:不懂,廖狼懂啊。他不是组里的储备员吗?给他拉进来啊。

  本来她也打算给廖狼也拉进来,廖狼何止储备员,他可是黑厚学的翘楚呢。虽然廖狼现在收敛多了,基本每天围绕猫女转,那天两人出去玩专门给猫女配了微机,并教会对方专门用通讯软件。在校期间廖狼时刻和猫女信息或者语音视频,每周最少一半多晚上接着猫女出去玩。开始管家会请示吕安如是否放行,后面请示的多了,吕安如也觉得很烦,就让随着猫女意思吧,关键放行一词如实难听了点。

  比较怪的地方莫过于每天晚上12点之前廖狼会送猫女回家,管家让她培养的也比较八卦,无意和说了两人连手都没牵过呢。

  吕安如不禁怀疑,难道廖狼就是传说中的遇到真正心爱之人前老海王,千帆过尽只取一瓢?

  太狗血了。

  但之前让恶心的阴影太过浓烈啊,能容忍对方带着各种资源进组已经是不错了。

  摇头驱走脑子不切合实际的定位,群里叶路又问了她两遍是否给廖狼拉进来。

  吕安如抱着侥幸心态又问:还有其他人懂吗?

  叶路:其他人懂归懂,没廖狼钻得深。

  吕安如不信邪:你怎么知道啊?

  叶路发个不好意思的表情:所有小组我基本逛了个遍,良禽择木而栖啊,我肯定要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根据地。

  感情还是个窜子,吕安如半开玩笑半凶地问:我组打算待多久啊?一周还是一月?

  叶路立刻作保证:组长您放心,您对我可有知遇之恩。其他组见光会骂我臭不要脸,只有您赏识我。我保证我誓死和组同在,只要您在一天,我绝对不走。

  吕安如:……说正事。

  以为她不想骂臭不要脸吗?这不是情势所迫啊,不能说实话。

  叶路:其他人半路出家哪有从小扎根稳啊,廖狼家可是军方,他从小和法务军事打交道太多了。你如果要和星巴巴磕,我建议拉廖狼。

  吕安如犹豫片刻,微机时间从23点59分跳到00点00分。过去一天,等于飞爷爷可努力的时间少了一天。早上飞爷爷慈爱地摸着她头,让她别担心,可苍老眸子不经意望向罗娜城别处时全是不舍。

  咬咬下唇,邀请新组员拉入廖狼。

  廖狼一进来没打招呼任何,安静待着,叶路主动和他打招呼:兄弟你好,哈哈,还记得我吗?

  廖狼没理,叶路坚持又发了几条寒暄的话,全数被无视。

  气氛有点尴尬,吕安如私聊多出几条未读信息,切过去,叶路发着惆怅的表情:组长,他是不是对你由爱转恨啊?我听说越是得不到的白月光,越容易怨念深啊。

  吕安如无语:恨你个大头鬼!男孩子这么八卦。

  叶路全然不在意,甚至还自夸起来:组长,我这可是优点啊,我如果不八卦怎会消息灵通。

  吕安如:切回群里聊正事。

  叶路:55555组长好冷酷。

  切回小组,吕安如眼睛发酸,整屏幕廖狼的刷屏:有人在吗?米西米西,我刚刚和女朋友去视频了。理理我啊,同志们。

  吕安如多想给他踢出去,忍着暴躁的心,敲出一句话:来了,别刷了。

  以廖狼的速度,估计肯定不出1秒,吕安如的信息看不到了。她想好了,就等两分钟,如果对方还刷就禁言。

  结果在她信息才发,廖狼刷了两条立刻停止,那两条应该手滑没刹住。

  廖狼:组长,请说。

  吕安如打心底抵触和廖狼多掰扯,把之前聊天记录整体复制发到屏幕。

  不到三分钟,廖狼快速阅读完,回:此事不难办,只要找到足够多的人证物证上诉,星巴巴输定了。

  吕安如简洁回:交给你。

  廖狼爽快答应:没问题,我会顺便帮飞爷爷申请到专利。

  星巴巴败诉的话,同样口味的东西只有飞爷爷店铺可以吃到。届时哪怕得排队,大家别无选择。飞爷爷再把价格一提,随随便便达标。

  吕安如组里宣布:今晚会议结束,辛苦大家了。早点休息吧,明天继续为考试做努力。

  手刚点到切出聊天框,廖狼刷屏又来:组长等等啊!有重要事情。不会睡了吧?回我句啊,快点。真的特别特别重要!

  吕安如强压着特别想从关闭聊天划到禁言上的手,用力敲字问:有屁快放!

  廖狼:我怎么能对咱们美若天仙的组长放屁呢,当然要把最好的东西都呈现给组长。

  叶路狂笑表情跟上。

  吕安如不搭理,廖狼吃下闭门羹,继续呼唤:组长,星巴巴是输定了,可是从准备材料到上诉最少得1-2个月呢。就算我今晚不睡把材料准备齐,法院流程没法改,审批的时间定死了。

  吕安如也意识到事情严峻性,1-2月摊子早给其他人了,罗娜城三年审批一次,等于商户签订合约三年为期。

  翔愿典之所以难得正是因为只要投票通过,它可直接被第一时间联合国法务部审批提交。

  之前为了所有动物申请翔愿典被批,非物质遗产虽可贵,但飞爷爷只代表某一种,若提交申请上去。估计连校方核心第一层审批都过不去,会让人觉得太儿戏且私心了。

  走不了特权,等于他们又回到老路,得先找个法子让飞爷爷进入三个月的重申期再去打官司,能努力的时间只剩六天。

  她统计过飞爷爷目前营业额差4W过点,抽检过程工商局规定商品临时销售额涨幅不可超过30%。等于就算涨到110左右,每天得卖掉61根保底才够。

  抽检还不能同个人反复消费,最少得有300-400个人是这月没消费过,简直要命了!这得动员身边人都去吃啊,而且抽检机器人万一问是否自愿消费,对方回答否就前功尽弃了!

  再者飞爷爷累死一天也做不出61根雕花冰淇淋啊,除非只卖甜筒,但甜筒每根卖110太贵了,没人买。

  组里其他三个脑瓜子够用的人,早和吕安如想到一处。

  廖狼见情势不对,先申请跑路:组长我去准备上诉的材料啊,争取早点上诉给老人家维权。

  叶路建议:组长,我颈椎不好,主意我帮你想了。现在是算账的事了,你得找个算的比较清楚人来。我能先睡吗?

  吕安如送上砍刀图:你敢!

  叶路:o(╥﹏╥)o,我不敢,那我再动动脑子帮组长出谋划策。

  只有孟梦最老实,快速步步推演完,给出吕安如精准数据:咱们可以所有点紧卡要求边缘,这样算完的话,每人在不同时间买两次不算犯规。若是咱们中A多数人购买次数没超过5次,只需动摇组里的人,明天去买一次,结束时候去买一次即可了。

  吕安如心定不少:我知道了,辛苦你,早点睡吧。

  孟梦:不不不,不辛苦,应该做的事情。谢谢组长,晚安。

  叶路跟着问:请问组长,我能睡觉吗?

  吕安如冷酷回:不是组长不心疼你啊,但是有件事只有你能办到,其他人的脑子绝对想不出。你得用你的聪明才智帮组长想出最合适的广告词,让大家能主动去买。

  如果可以的话,她多想省事的说请大家吃了,但怕被查到。

  叶路开心表情送至:遵命,亲爱的组长。

  吕安如嘴角挂着笑意切出聊天框,事实证明赏识教育非常好使。

  一夜好梦,早上吃着早点和艾拉说:“你把组里近期一月买过飞爷爷冰淇淋的人统计下。”

  艾拉不明对方意图,警惕问:“怎么了?”

  “尽管统计即可,顺便把次数也记下。”

  早上上完课,吕安如没留校吃饭,请好下午假。坐学校专门的摆渡船去罗娜城,当她和飞爷爷提及需要涨价才能顺利通过审查,飞爷爷断然拒绝:“小安如,哪怕开不下去,我也不会涨价。”

  吕安如知道老人的固执,比如她姥姥每次会给姥爷留下的空花盆反复浇水。哪怕明知姥爷走了很多年,花盆里的花早死了,但只要浇着姥姥的心即可得到宁静。

  不死磕坚持,绕弯说:“涨价不过权宜之计,等过了审查调回来即可。”

  “不,不行。”飞爷爷捋捋胡子,坚定道:“不涨价,我不能因为自身原因影响别人品尝的心情。谢谢小安如帮我操心,你别总跑过来了,专心回去上课。”

  吕安如心存不甘,把压在心底的话问出:“飞爷爷,星巴巴是抄了您的配方吧?您为什么不争取自己的利益呢?”

  飞爷爷愕然地停下手中动作,侧头凝望吕安如许久,破惊为笑:“傻丫头,爷爷一个人才能做多少个冰淇淋啊。既然大家喜欢,肯定要批量销售呀。星巴巴的小柴答应过我,价格只会保留在112,不会再涨。”

  飞爷爷的善良让吕安如更生气,攥紧小拳头,喝道:“无耻的小偷,爷爷您放心,我已经委托朋友告他了。”

  苍老大手倏地一抖,老人有点晕眩,扶着柜台站好:“不可啊,小柴是个好可爱。他标价比我高,也是为了给我让路。安如你答应爷爷,不要参与此事了好吗?”

  “可是,您!”微机电话响起,一看是艾拉,吕安如先接起,问:“怎么了?”

  艾拉答道:“我帮你查了,咱们学院离星巴巴比较远嘛。现在正逢夏天,吃过晚饭大家会选择有专门渡轮的罗娜城遛弯,早买过几次飞爷爷的冰淇淋了。你不知道,查完大家才想起,飞爷爷冰淇淋和星巴巴味道好像啊。”

  吕安如:!!!

  雪上加霜的情况又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