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五十一章:别忘微笑服务
 
  边骂边观察祝淼的神态转变,得见祝淼眸中闪过微不可查的冷意,男孩及时住嘴。转瞬冷意化作笑意,男孩懂了,这是提起吕安如引得祝淼生理性反感,他骂得够畅快,又得祝淼心了。

  立马开始嘴上没边的各种骂,啥难听挑着啥说。

  祝淼一言不发地静静观察这他的表演,可大家明白,没喊停代表乐意看。

  其他几个依旧跟着祝淼不离不弃的人,早早在心里想好等骂的人听了,自己该如何骂的别出心裁,骂的更让祝淼欣喜。

  他们小组现在剩下16个人,吕安如小组最多收200个人,中A一共300个人。除去两人组,还余下的84人哪去了?

  打着祝淼人品太差,宁可不建组等《光宗耀祖》有空余位置,或者小组升级可扩充人数,也不进祝淼的组。

  这些人说得好听,其实早被他们骂个遍了,无非为了讨好宁光。

  世人光看到夏国风光,若能得夏国储君青睐有加,再从月翔毕业,可谓前途无量。

  但那么多人,抢几个特别关注未免难了点吧。

  这些留在祝淼身边的人,何尝不是为了退而求其次。祝淼再不济,可是石油大国之皇最宠爱的孙子,他们保持不离不弃,肯定会在祝淼心里留下不同的位置。

  世人说得好,啥人看待别人总觉得和自己一样。这些人不怎么会检讨到自身问题,总觉得别人和自己一样势力。

  大家不辞辛苦地骂了吕安如足足两个小时,祝淼才用眼色示意停止,用手在桌上轻轻敲两下,“进来吧。”

  一人推门而入,穿得人模人样,可脸上新多出的伤疤来看,总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冷漠感。

  对方走近了,其中有人认出他,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你是何晓?”这个好似从地狱走出的男孩子,怎么可能是之前光会跟着祝淼屁股后面溜须拍马的何晓?

  何晓似笑非笑地推把挡在面前之人,大大咧咧走到祝淼身边:“老大,我回来晚了。不过你要的东西,全部处理好了。放心绝对不留痕迹,如何都查不到咱们身上。”

  祝淼赞赏地指指身边位置:“辛苦了,你办事我放心。”何晓半个月前就从少管所出来了,私会了祝淼。

  当时的何晓也让祝淼吃了一惊,曾经稚嫩少年被短短快两个月的折磨削去天真,眼中除了阴狠别无他物。

  皇爷爷不让他和盛家作对,不许他曝光盛冥和吕安如的身份,可有些事情无需他经手,而不曝光的状态下更好操作。一旦曝光,暗派如同不可仰视的高峰耸立,哪怕亡命徒都会掂量掂量。

  何晓一出来表明态度,不急回学院,可先把必要的暗线埋好。

  其他人不明所以,想问不敢问,面面相觑下,选择闭嘴,何晓的乖戾气场有点吓人。

  考完试到月底会有5天的休息时间,考试奖励协同名次一起发放,名次以虚拟名单为主,奖励会寄到每个人宿舍或者家庭住址。

  牟心悦转移灵体需要的材料分别是一二五名次奖励,吕安如联系郭丽丽和第五名周生取走奖励,连同自己的一起交给牟心悦。

  牟心悦非常守约,专门腾出一天时间带好自己准备的其他材料来到吕安如家里调配。

  忐忑不安得在卧室门口踱步一下午,好不容易房门推开,吕安如第一反应捂住鼻子。这味,有点别致啊,不臭不香,但绝对刺鼻让人闻之难忘。

  牟心悦见吕安如这动作,自己也嫌弃地抬起胳膊闻闻,做出快呕的表情:“心悦不喜欢弄转移灵体的药,因为太难闻啦。安如先拿下药,容心悦去冲个澡叭。”

  拍拍斜跨在身上的限量款DZ钻镶蛇包,“心悦专门把换洗衣服带上啦,是不是很明智鸭?”

  吕安如捂着鼻子点头,手迟迟不愿去抓牟心悦手里的盛着绿色液体容器瓶。

  牟心悦察觉到她别扭,宽心道:“安如放心,瓶子采用高级隔味材料。心悦也很怕臭臭味道啦,容器瓶专门找人定制滴。”

  有了定心丸,吕安如快速拉住她的卧室门,接过牟心悦手里药瓶。牟心悦不再多说,早受不了味道地走向洗漱间。

  可哪怕如此,依旧姿态不变不乱,淑女的气质真不是装的。

  吕安如逃荒一样跑出自己套房,哪怕离卧室最远的书房味道不算太重,她也不想待。找个容器置放板,把药瓶插入小孔。不厚道地让张阿妈去把窗户全部打开通风,好后悔让牟心悦在里面配药,房间不能要了,冲这杀伤力得放味一个月。不,一月不够,最少两个月。

  半小时后,张阿妈阴着脸下楼,僵硬和她打声招呼去负一的保姆房洗漱间清洗。

  牟心悦美美泡了一个多小时澡,彻底把味道清除干净,心情舒爽地哼着自己新歌走出,刚好赶上饭点。

  不做作地留下和吕安如一起吃完饭,告诉吕安如药品使用方式。灵体喝不了药,但可以闻。把需要转移的物品和灵体摆在一起,打开容器瓶让灵体闻完,在一分钟内引导灵体转移到对应物品即可。

  牟心悦专门提醒吕安如,要小心,如果遇到心术不正的灵体很可能借势附身到她身上。

  为了保险,送给吕安如一条手链,手指轻放在上面红色玛瑙:“这里其实是个开关啦,安如用力按下,可以形成两分钟的保护罩鸭。”

  保护罩,吕安如深思下,随即品到东西珍贵,问:“是不是不光能阻隔灵体?可以阻隔两分钟内所有伤害。”

  牟心悦欣喜地鼓下掌:“安如好聪明鸭,不过所有夸张了些呢。如是原子弹或者核武,挡不住哦。”

  对方有心情开玩笑,吕安如不觉开心,推脱:“太珍贵了,学姐我不能收。”哪怕当时宁光所带的脑电波控制器,可以算非常先进,最多控制一种生物。

  牟心悦灵动的眸子忽的垂下,面若桃花,娇声道:“安如不好意思收的话,心悦能和你换个配饰嘛?有套JK的绝版配饰,心悦钟意好久好久。”说到好久时,专门抬起水汪汪地眸子望向吕安如,别提多无辜。

  现在就算任何人来,都不会把这一系列操作定位成蓄意。

  吕安如尬笑地扯动下嘴角,努力扯出个漂亮的笑容,“行,吧。”

  牟心悦雀跃地比耶,吃过晚饭拿着特别钟意的配饰满载离去。

  本来打算找个微机或者冲能随身携带的东西,让他哥哥附着上去。等冲下次来了,给他个天大的惊喜。可考虑到冲的父母之命,吕安如作罢了,免得让心思单纯的小狼人觉得自己对他有意思。

  问清楚药品可以保存两个月,吕安如给莫哥发条信息,让他最近闲了带冲回来趟。并特别详细的标注药品如何使用,到时让莫哥引导冲使用吧。

  冲哥哥再有怨念,不会伤害自己弟弟啊。

  2分钟保命神器省了,它可是用绝版一套配饰换来的啊。虽然她不喜欢JK的东西,但等价交换完了,神器就得有它的价值体现!

  隔天没啥重要事情,盛冥出任务没回来,家里管家不会陪她玩游戏。本来张阿妈让她训练地能玩玩简单的魂多罗或者超级玛丽,可打从昨天让张阿妈开完屋里窗户,张阿妈对她态度有了微妙的转变,不乐意和她过分亲近。

  化解此种微妙转变,往往刻意哄没用,出去还对方一天清净最好使。

  独自逛到罗娜城,凑热闹和正义感爆棚的热度过去,外加飞爷爷开了分店,正逢上班上学日的周五排队的人变少了。

  吕安如溜进飞爷爷老店后厅,几个新招的人不认识她,不过见女孩又漂亮又可爱,秉承微笑服务的原则,不好硬请出去。

  委派一个和吕安如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上来攀谈,意思聊熟了,请她吃支冰淇淋离开。

  吕安如没主动道明来意,装出误入地样子,接过对方请的冰淇淋,不客气地吃起来。

  “小妹妹,是不是外面太热了?”

  吕安如抿口冰淇淋如实点头,就在这时一女孩推开后厅门走入。见到悠然而坐的吕安如晃了下神,吕安如飞速给甩过一眼神。

  女孩心领神会地回到自己操作地方,装作没看到。

  男孩依旧非常有耐心,继续说:“吃完哥哥请你的冰淇淋你坐到等人位置好不好啊?这里是后厨,不能进外人哦。”

  吕安如继续吃着冰淇淋,厚颜无耻答:“我吃完出去的话,外面不是更热了,不去。”

  男孩让怼得无言以对,半晌从白色围裙口袋掏出电动小风扇,哄骗道:“哥哥借你用,等你离开时还我。”

  “还要还啊?”瞅着地摊不足五块钱的小风扇,吕安如面露嫌弃。

  男孩感觉自己被伤害了,差点当众留下心酸泪,抽下鼻子,改口:“不用还了,你拿去用吧。”只要能立刻、马上、迅速消失在他眼前就好。

  门再次被推开,白胡子老人走入,看清吕安如后惊喜地上前询问:“小安如什么时候来的啊?”

  小安如!?在场所有学徒们震惊,这女孩就是师父成天挂在嘴边,堪比亲孙女的吕安如?

  天杀的!听他们师父描述,他们私下讨论勾画过,全以为吕安如是个善良懂事并无比漂亮的女孩。

  现在见到真人,除了漂亮以为,没任何一个属性和他们所想或师父所描述沾边啊。

  吕安如对飞爷爷展颜灿笑,回答:“才来不久,”顿下,扬扬手里冰淇淋,“飞爷爷徒弟们很好客呢,他们请我的。”

  飞爷爷对几个徒弟投去慈祥的目光,下令道:“先给她做五支各种口味,你们分开来做,快一点。”

  几声闷闷应答,飞爷爷才露出的慈祥目光转生气,“你们怎么和我保证的啊?”

  立马,闷闷的应好,转为开心地‘好的,没问题!’

  吕安如和黄颖偷笑,吕安如的笑容转瞬即逝,在飞爷爷回头之际立刻收起,拿出天真可爱的模样。

  飞爷爷扭身看不到,其他几人可看得真切。几个堂堂七尺男儿让一个小姑娘涮了,心情无法形容。无冤无仇,为哪般啊?

  聊完吕安如心满意足告别飞爷爷,黄颖和之前哄诱她的男孩尼克送她。

  尼克一路上脸色极差,不是师父嘱托,他真不乐意在吕安如身边多待一秒钟。

  走到上次休息的湖边,吕安如选好一块树下阴凉地铺上隔潮垫,接过黄颖递上的冰淇淋外带盒。

  “谢谢。”心照不宣地没暴露两人认识,能看出黄颖格外珍惜在飞爷爷店铺兼职的机会,没必要给她制造内部矛盾点。

  当看到吕安如拿出曾经属于他的小电扇,悠哉地吹着风,尼克气冲冲地转身,对身边人呼唤:“师妹走吧。”

  黄颖对吕安如耸耸肩,表示无奈。吕安如偷偷对她摆个‘走吧’的走势,黄颖点点头,快跑追上尼克。

  尼克怒气冲天地抱怨道:“两面派,就会在师父面前装乖,不喜欢此类女孩,还是师妹好。”

  黄颖莞尔接下赞美,回望眼吕安如,“有些人不应该用表面或者前几次接触评断,值得细品啊。”曾经自己也不喜欢过吕安如,但几次相处来,不自觉有种吕安如所作所为皆有深意之感。

  不懂转弯的尼克,立刻停下脚步,捕捉到黄颖来不及收回的目光,回头怒视着树下女孩,问黄颖:“你在帮她说话吗?”

  黄颖难为地不知如何作答,不怕如实回答,可如实回答白费了吕安如始终没揭穿自己身份的苦心。

  正难为,远处传来吕安如的喊声:“别忘了微笑服务哦!”

  一句话刺激的尼克忘记逼问黄颖答案,怒火中烧地先回去店铺。

  和艾拉约好碰头的吕安如盯着冰淇淋盒,不住吞咽口水。手实在忍不住,打开盒子拿出一支,自我催眠:就一支,我只吃一支。

  “吕安如,好啊你!你喊我来,说请我吃冰淇淋,就吃这?”

  艾拉站在吕安如前方,怒视着一地包装纸和空盒子,已无法淡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