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岁岁安如 > 第一百五十八章:让你走了吗?
 
  虎目横扫在场众人,无奈家庭地位略低,没起到威慑作用,引得两人笑意更重。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但吕安如做为乖女儿咋能看着老爸孤立无援呢,再次打圆场:“爸,规则对你绝对有利呢。”

  老盛太阳穴忍不住抽搐了下,这是雪中送炭还是落井下石?

  大掌重重落在沙发上,喝道:“今天谁作弊谁是王八。”

  “不行。”盛冥拒绝。

  老盛感动地差点痛哭流涕,他还是有亲人惦记的啊。

  紧接着又听盛冥补充:“我不当王八蛋。”

  老盛忍不住口吐芬芳:“C!”

  才冒出一个字,被吕冰一记冷视按压住后面话,最终灰头土脸妥协道:“打吧打吧,我让着你们总行吧。”

  之后的牌局,老盛果真做到他所说,保持一输到底风范,就是不知道这个水平,是让盛冥压得真实发挥还是‘让’。

  照常这样一开始便知道结果输家的斗争会丧失抓捕乐趣,不过一家四口人,除了输家,没人不开心,反而打得格外起劲。

  十连跪后,老盛洗着牌一脸凶相宣布道:“照顾你们赢了十局,这把开始等着被虐吧,小娃娃们。老爹会让你们知道啥叫人性险恶!”

  吕安如和吕冰对视眼,做出瑟瑟发抖的样子,本来她也打算输一局了,不然今晚来陪老盛开心的目的岂非本末倒置了。

  却听一声冷笑阴森森响起:“呵,要作弊了。”

  吕安如瞟眼盛誓,示意别说了,差不多得了。

  老盛:……

  不答话,他又不是老娘们,靠打嘴仗赢面子。加快速度发牌,抓定臭小子做老小!

  一圈发完,老盛瞅着手里的两连双王一炸,不赢都不行!除非天玩他。

  两轮牌出完,老盛手里只剩双王和一连,就等压小盛了。

  忽的一连串诡异的声音响起‘姐姐,来电话了,快接电话啊’。

  音色是盛冥专有,不过声调是无论如何盛冥这辈子不会发出。吕安如歉然一笑,把手里牌扣住:“我接个电话。”

  不等其他人表态离桌,边跑边从粉包掏出电话接通,对面一阵急迫的呼唤,吕安如答句知道了,脸上露出藏不住的欣喜。

  挂了电话返回,没坐到自己位置上,反而走到老盛身后,捏着对方肩头,乖巧问:“爸,舒服吗?”

  老盛故意板起脸:“说吧,又啥事。”

  “那个我得先回趟学校,有个紧急事件需要处理,不能陪您继续玩了。”

  老盛不接受糖衣炮弹,坚持:“这把打完。”

  吕安如夸张地惊叹道:“爸,就您手里剩下这牌,不用打我认输啦。”

  “你认输,另外个人呢?”老盛挑眉看向盛冥。

  盛冥早站起身,走到吕安如身边,递上命管家取来的薄外套,“晚上凉披上,我送你。”

  吕安如回以笑容,伸胳膊穿好衣服,对父母摆手:“我们走了哈。”

  “等等,臭小子还没回答呢。”

  老盛咬死不放。

  吕安如使劲给盛冥使眼色,可惜盛冥压根没看她,甩下一句:“幼稚。”拉着她直奔地库,去取飞船。

  老盛情绪瞬间失控,抱住吕冰哀嚎道:“囡囡,你看看你的好儿子!”

  吕冰失笑,手轻抚过对方已经开始皱纹横生的脸颊,娇嗔道:“也是你的好儿子。”

  “不管,我心灵受到伤害,你弥补我。”

  “死样。”

  “嘿嘿。”

  飞船在地球内被限速,不管哪怕限速,依旧远超飞机时速,不到十五分钟吕安如抵达事发地点楼下。

  提前和宿管阿姨打好招呼,盛冥陪同一起进入电梯。

  选择信息所给出的四楼,下电梯正巧看到一个人贼眉鼠眼地想偷摸从人群里溜出。

  吕安如走上前一脚给对方踢到对方肚子上,问:“让你走了吗?”

  对方往后退几步才站稳,五官几乎拧在一起,凶狠地锁住踢自己的女孩:“吕安如我招你了?”

  不小的动静惹得本来在关注其中两人的人群,纷纷回头交头接耳讨论。

  吕安如轻蔑睨眼何晓,扒开人群,问:“黄颖呢?”

  “你别走!”何晓伸手要抓,被一根指到眉间的指头制止。

  瞅着盛冥冷然的注视,乖乖收回动作,闭上嘴。

  走到人群中心,黄颖和一个男生怒目对视。见吕安如过来,眼中怒火隐藏进心中,哑声道:“不是他,不是他删了我的联系人。”

  吕安如停在浑身发抖的女孩身边,拍拍对方孱弱的肩头,道:“其实你也怀疑了,不是吗?不然你不会这几天时刻留意,谁动了你的微机。”

  黄颖不答,但失望的样子证明一切。

  半晌,从手上硬扯下一串珍珠手链递给男孩。男孩不敢抬头直面喜欢女孩的失望,也不愿去接女孩送还的定情信物。

  “还你,郭乐乐!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曾经我眼瞎喜欢上你!”

  黄颖推几次没推进对方手里,把手链扔到地上,抹泪走回宿舍。

  艾拉用眼神询问吕安如几次,意思不追吗?吕安如没回应,只得继续堵住郭乐乐的去路。

  吕安如俯身捡起手链,曾经颗颗珠光宝气的珍珠沾染上灰尘,用手指轻轻擦拭掉,在地面呲出的划痕却无法抹去。

  望眼仍在发愣的郭乐乐,吕安如轻声道:“破镜重圆不了,不过最少别让对方彻底看不起你,想起对你的感情都是一种侮辱。”

  郭乐乐双唇半启,一些话到嘴边没诉出。

  “引诱他人作弊,擅自侵犯他人隐私,这可构成犯罪了,不单是学院开除如此简单。相信给你制造计划的人,应该告诉过你少管所的伙食多难吃,里面的人多狠吧?”

  郭乐乐瞳仁倏地放大,诧异地回视吕安如,小鹿般眸子除了澄澈,没其他杂质,根本不像一个会说出如此威胁人话的人。

  把珍珠手链悠在食指上,吕安如缓缓又道:“当然,我愿意相信你很无辜,纯粹被人诱导。可别人不一定信啊。”关键地方,吕安如倏地顿下,露出真诚的灿笑:“别人看重证据,你应该知道下面怎么办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