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快穿之重回帝国 > 世界一 天道雷劫30
 
  
凡笙目送着载着墨启天和其他宗族宿老的直升机,从弥漫着黑色煞气的山顶飞去。
抬头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眶湿润,有晶莹的泪珠滑落。
他曾说,自己是他的徒弟,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天塌了,有他在后面撑着!他会成为自己最坚实的后盾。
那自己又是他的什么?
不知不觉脑海当中莫名冒出一句话来——你若是我后盾,那我必为刀锋,为你所向披靡!
是她曾经说过,或者说是什么人曾经对她说过的吗?
她抬手擦拭,眼神逐渐坚定起来。
“夏小姐!”平静冷淡的声音响起,是那个叫墨嗣的男人。
“这个是九弟留给你的,此乃我墨门信物,此玉羽片能开启墨家隐世大阵。若,最后我们还是抵挡不过,你当一路向东,在东海云苍之巅可寻到我墨家宗门,你持此令者,托庇宗门,定可护你一世无忧!”
凡笙接过玉羽片,将它牢牢攥在掌心!
她相信墨嗣的话,如果是墨家,确实有这个能力!
但他用生命做她的后盾,她又怎能退缩!
她必长刀出鞘,为他而战!
“别哭!”凡笙蹲下来,掰开一个捂着脸痛哭少年的手。少年满脸鼻涕眼泪,哽噎着:“都怪我没用,我要是好好能够晋级三元灵气的话,我就能替大师兄去了,是我没用!”
“哭有什么用,拿起你的武器,若是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又怎么配他们付出的牺牲?这里也有属于我们的战场!”凡笙朗声说道。
她穿着川港中学的校服,脸上稚嫩未退,白色的校服上早已满是脏污,但却不损她半分颜色。
“那个,那个丫头要干什么?”墨家,墨大长老哆嗦着手指,呆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竟然又被个晚辈抢先,这年头的晚辈们都这么不安分了吗?
这究竟是哪家的小辈,毛都没长齐就敢闯进他的队伍来,师门里面的大人都死哪里去了!?
“她是夏凡笙!”一心道长跟凡笙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小姑娘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墨大顿时如同火烧眉毛般跳了起来。
“什么!?她就是夏凡笙?她,她,她就是九弟看中的那个姑娘!”他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语道。
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心,一会无论战局如何,定要拼死护住这丫头!若是九弟真的回不来,他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丫头送回宗门!!
以墨大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出凡笙身上的不凡之处。这丫头竟然天生灵眸,在符篆之术上亦是颇有天分,只是这性格却是冷硬如刀,百折不挠,纵然面对尸群也毫不示弱,这不由让墨大心惊胆战起来,这丫头简直就是无差别攻击啊!不管尸群身上的戾气煞气是浓是淡,她根本就不带怕的,冲上去就是干!
对于凡笙而言,无论面对什么族群,总而言之就一句话,不服就打到服为止!
她的动作得迅速一点,否则恐怕来不及敢在老师他们起阵之前了!
按照原主的人生轨迹,她应该完成填补灭魂阵阵眼,以此来镇压灭世尸王。但她这个蝴蝶翅膀一扇,也不知道哪个拐点出了问题?尸王竟然完成最终进化,不仅如此,还被她找回自己的骸骨,竟让天道也无法掌控!
萌系小鸡仔抖动着小短腿,安慰自家少主:“切,这些都是没见过世面的家伙!不过是个区区尸魔而已,飞尸吸纳阴煞百余年之后化形而成,你现在看到的这个其实是催熟版,要不是因为夏家那个小子,乃是破命之魂,天道无法处置,四九天雷最后一击生生落在旁处,这家伙早被劈死得透透的!”
“灭魂阵和五雷符都对付不了灭世尸皇,难道我们就要眼睁睁看她为祸一方百姓吗?”凡笙目光冷凝,传音给火凤道。
“哎呀呀,那倒也不是!但是关键是现在天道根本发现不了她!若是能引来天雷灭,定能收拾了这些个见不得光的鬼东西!”
凡笙眼睛突然一亮,既然尸皇无法引来天雷灭,就让她来引雷吧!而那个人,既然一切因为他发生了变数,就再送他一个机缘吧,让他成为新的玄门领军人,完成这次引动天雷的计划!!
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夏禹青竟有种不敢直视的错觉。
她早已不是自己记忆中那个唯唯诺诺,死乞白赖扒拉着自己的夏凡笙,现在的她光芒耀眼,有种能够一眼看穿人心的能力。
“夏禹青,你乃是注定能够获得破命之魂的人,一旦度过雷劫,即可不受天道所拘,我需要你的渡劫雷霆来镇压尸皇,平息这次的大乱,这也是你的责任……”
自己竟然因为返魂重生术成为破命之人,难怪那些雷霆没有落在自己身上,难道就是因为那样才导致尸皇渡劫成功吗?夏禹青茫然的抬起头,心下一阵冰凉,自己才是眼前这场浩劫的制造者吗?怎么会这样……
“一切因你而起,也将因你而终结!”凡笙脸色严肃,她从未使用过这种秘术,如果不能成功,就不会引来雷劫,到时候一切就前功尽弃。
她接过夏禹青递来的桃木剑,此剑中融入了夏禹青的精血,又被她以秘术生生封印住属于对方的气息,接着她双手虚空画符,将夏禹青的生辰八字尽数打入桃木剑内,做完这些,凡笙早已额冒冷汗,她也是现学现卖,若非火凤指导,她哪会知道这些!
“夏凡笙,你究竟要干什么?”夏禹青毕竟有宗门传承,又有多一世修为,竟然猜出对方用意,忍不住大喝出声。
凡笙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如火如荼的战局。
玄门临时组成的主攻大队竟然在短短半小时损兵折将,已露败像!茅家两位太上长老陨落,墨大重伤,墨嗣和一心道长看上去也好不到哪里去,再这么下去,恐怕无法阻止尸化蔓延。
她双手掐诀,口中振振有词,原本笼罩在凌源山头顶上的阴煞之气如同被一只凶悍的大手,不由分说的给撕开,惊天的能量汹涌澎湃。
同时原本凌源山已经蒙蒙亮的天空,骤然乌云密布,天象骤变,令熟悉气场变幻的玄门中人纷纷抬头看来。
“玄灵天寿,永保长生,急急如律令!”
凡笙口中一声断喝,随着她的喊声,只见蜿蜒密布的雷电已然在天空中形成,同样是紫光闪现,一道闪电突然直劈而下,生生地落在凡笙手中桃木剑上,
眼前的闪电和耳边的巨响,令夏禹青勃然色变:“夏凡笙,你疯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