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快穿之重回帝国 > 世界一 珍重再见32
 
  
雷电的洗礼不但没有让凡笙花容失色,反而让她星眸更加明亮璀璨。
“一元凝气,二元聚灵,三元顶上花,借我清风,御风而行,敕令!”
“让你们都来试试雷霆之劫的威力!”
少女衣袂翩翩,踏风而去,伴随着雷电的轰鸣,她不顾一切的向尸群所在的地方飞身过去。
夏禹青目露惊骇,脑海深处仿佛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
再抬眼时,看到的却是当年的景象。当年的最后一役也是如此惨烈,少女惨然一笑,将原本应该填补阵眼的自己狠狠撞开,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她最后仰面倒下时双手结印在自己脑海中布置出幻象,带着最后释然的笑意永远的离去。
“夏凡笙——”
夏禹青大喝一声,一切都明白了!可惜一切又太晚了!
堵在他嗓子眼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瘫软在地。
而此时坐在直升机中的墨启天,注意到天地异象,不由眼眸一变,心脏狠狠抽搐了一下,他紧紧捏住胸口衣襟,眼底担忧的情绪令他手背青筋暴起。
胡瞎子唯一可以看见的那只老眼划过惊咦之色:“天地异象,雷劫将至,风云突变,将有大能诞生!莫非,这是要应了所谓的一线生机!”
另外五人也都大喜过望,各自掏出罗盘,仔细推演,唯有墨启天的目光始终盯着天边某处,只见天地灵气在某一瞬间仿佛被尽数被人调动,疯狂的向某处聚集的时候,他才忍不住低吼一声:“快,掉头!向那边,十点钟方向……”
茅老也忍不住失声叫道:“那是,灵气掠夺!是那个小丫头……”
“夏凡笙,等我!等我——”男子锐利里眉眼中流露出一丝期盼甚至渴求的目光,伴随着直升机的轰鸣声,飞行员颤抖的声音传来:“不能再继续向前了,前方雷电强度太大,我们会跟雷电正面撞上的!”
此时,茅老已经冷静下来,连忙安慰道:“墨家小子,你也别太担心,不一定是那个小丫头弄出来的,或许是别的契机……”
他话音未落,却见某人长身而立,直接开启舱门,衣袂猎猎作响,下一刻他坚定的跃出,在众人发出惊叫声之前,只见他单手掐诀,四周围的灵气不断在他身体周围汇聚,脚下轻点毫不犹豫的朝雷霆密集的地方冲去。
“御风而行!这是御风而行啊!”千钧一发之际,墨家那小子竟然攻克了飞行奥义!
能设法引来神雷天劫之人,除了他的小丫头不做第二人想。
墨启天心中的焦急可想而知,而此时,一条青灰色的巨龙匍匐在他的肩膀处,随他而动,他反手撕裂衣袖,露出巨龙狰狞的样子,张牙舞爪,野性十足。
天空之中,劫云密布,映射着诡异的紫黑的阴影,如同成人手臂两倍粗细的雷电不断闪烁着,可见劫云中能量惊人,明明已是白日天光大亮的的时候,却因为天空中黑压压劫云而让人心中惶恐不安。
墨启天已经看到尸群中,大杀四方的绝美少女,眼看不是有雷霆之力在她周围落下,她高举手中那把通体血红的桃木剑时,简直就是电闪雷鸣!
尸皇乃是至阴至邪之物,本就不为天道所容,此时它还未达到巅峰等级,本不会招致雷劫,然而偏偏凡笙手中的桃木剑上凝聚了夏禹青的气息,夏禹青本人凭借破命之魂,加上凡笙施展的秘术得以进阶脱离天道掌控,天道觉察之后自然会降下天雷惩戒……
这一瞬间他顿时明白凡笙心中所想。
天道雷劫,若是同一天同一个地方,同时出现一正一邪的人杰和尸皇,代表正义的雷霆之力是不是也要懵圈了?究竟自己要先劈死哪个?
能够这样钻天地规则的空子,或许也只有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臭丫头了!
可是,也正因为,靠近他们的一切生物也会一通受到天雷轰击的啊!她只是肉体凡胎,承担雷霆之罚,那可是十死无生的事情,绝对会万劫不复……
紫蓝色的雷电中,蕴含着让人心悸的能量,瞬间砸落尸群之中,顿时地动山摇,凡笙的眼眸中闪过一缕坚决,无论如何,完成原主的心愿,守好这一方百姓,还有那个愿意做她坚实后盾的男人!
“轰隆隆!”
雷声震耳欲聋,玄门高手还可以勉强运转灵力抵挡,普通人只能捂着耳朵缩着脑袋,用惊惧的眼神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当真有人不管不顾的冲进那一片雷击的天地中。
“九弟——”墨大和墨嗣来不及阻拦,眼睁睁就看到墨启天冲了进去。现在介入无疑要被雷电攻击,这雷劫最后一击会何等厉害?简直不用想象,只是他们也明白墨启天为什么这么做,那是他无论如何也想护住的人,即便人力不可为,大不了就是死在一起!毕竟,那个孩子为了他们,为了所有人牺牲了自己,换来了这一线生机……
凡笙惊骇看着不顾一切向她冲过来的男人,他的身上笼罩着银白色的信仰之力,仿佛两人之间在这一刻出现一道看不见的纽带,信仰之力源源不断的朝她输送着。而他看向自己的眼神也让她明白,他绝不会舍弃她独自偷生。
墨启天一把将凡笙整个儿搂进怀中,一个错手直接从她手中夺去那把桃木剑,竟想独自接下朝着他们落下的那道雷电之力!
“老师,不要!”凡笙攥住他的手急声叫道:“你放开我!我们两个人都会死在这里的!”
“傻丫头!别叫我老师……”他的声音温柔的好像在对待稀世之宝。
“你需要学习的重来不是最基本的法术,也不是普通高等文理科内容,而是如何拥有一段真正的、完整的情感体验……我本就是为你而来,放心吧!我不会胡来的。”
“更何况我们之间本就有最深刻的羁绊……”
后面话他还没有说完,雷电的力量实在无孔不入,即便墨启天的动作已经很快,但还是被直接击中,当场就喷出一口血,却仍紧咬着呀,抱着凡笙的双手收得更紧。
“可惜,最后也没能护住你,我本来是想……”他一边说,嘴角一边溢出赤目的鲜红液体。
凡笙咬紧牙关,眼睁睁看着墨启天替自己挡下致命的白色闪电,如同利刃穿胸般,她也同时感到心口温润的湿意,只是内心却满是不甘,她还没有真正体会他所谓真正完整的情感体验。
下一世,她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强大到能够保护那个世界里她所有重视的人!
两人彼此相拥,在气息消散的那一刻化为点点银光,竟似最璀璨的烟花般从这个世界上永远消逝。
“夏凡笙,你回来!你又一次抛下了我……”清醒过来的夏禹青发出悲痛欲绝的呐喊。
之后无数年,这位新任玄门泰斗耗尽心力推演命盘,却始终无法测算出二人灵魂方位……
所有人都已经放弃希望,毕竟雷劫的力量强悍霸道,就连尸皇那样强大变态的承受能力,最终还不是在电闪雷鸣之下化为闪烁着莹光的冥蝶,仅留下一缕残魂,念起生前悲苦,玄门势力并未对其斩尽杀绝,最后由盛夏集团总裁夏邑以及残余马家门徒供奉其长生牌位。
据说在夏家老宅,有一位面容可怖的老妇人,日夜照看着那盏长明灯,日复一日,常伴左右。
但夏禹青却坚信,他不会看错,当日夏凡笙手持沾染他气息的桃木剑,在与尸皇搏斗的最后战役中,九天神雷的前八道雷霆,没有一道落在她的身上!
在无数个不眠之夜的静坐后,他终于想到某种可能,夏凡笙其实也是可以超脱天地规则的吧?抑或说,她的存在就是为了救世而来,一旦尘埃落定便是她离去之时,至于其他人……
一阵悲凉涌上夏禹青的心头,他快要克制不住眼瞳中的酸涩,闭上那双满是绝望的眼睛,咸涩的味道在他心中缓缓化开。
如果当初他有墨启天那样的勇气,不顾一切的随她而去,不曾怀疑和猜忌,他们之间的故事是否可以继续延续下去? 
世界一,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