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爹地挟崽:妈咪行凶 > 第53章 恶狼的愤怒
 
  
一头素了28年的饿狼,突然有兴趣觅食了,结果一张嘴,结束了,这是什么感觉?
觅食的过程呢?几乎没有,司城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自己的办事效率。
这女人,以为自己不知道她在笑吗?慕夏,你给我等着……
一直天不怕地不怕的司城第一次当起了缩头乌龟,趴在那具软滑的身体上久久不愿起身,想要雄风再起,奈何隔壁的鬼哭狼嚎生生的把所有旖旎都打散了。
这地方克自己,必须搬家,司城自顾自的下着结论。
司城,你不懂女人,那是个活的,有思想的!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
别扭的小孩终于起身了,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拿起床边的纸擦了擦。
慕夏简直想剁手,为什么在这里准备纸巾,她都看到司城那厮眼里的戏趣了,似乎在说:慕夏,你引诱我。
靠!一包餐巾纸就是引诱你,你那101楼到处都是湿纸巾,你在引诱谁?
这厮擦完还想来给慕夏擦,惊的慕夏左右一滚,搓成了蚕宝宝。
司城慢斯条理的,优雅的绑上了浴袍,还狠狠勒了下腰带,慕夏翻了个白眼,好像谁要扒你衣服似的。
慢斯条理?优雅?慕夏你个色女,你居然一直盯着人家看,难怪人家要勒紧腰带。
慕夏还在羞涩中埋头装死,脑海里塞满了司城那精壮性感的身体,司城已经出去了。
慕夏听到了开门声,开门声?门不是坏了吗?
这层是单独一户,司城是从23楼的户门出去的,也就是说慕夏家有两个户门。
他要干嘛?想着刚刚结束后司城那紧绷的怒气……
衣服,衣服?慕夏似乎听到隔壁咣咣咣的砸门声,音乐停了,有人踢踢啦啦的去开门了。
来不及多想,慕夏就这么光着跳下床,拿起沙发上先前准备好的内裤和睡衣穿上,迅速冲了出去。
外面已经哭嚎一片了,三个摇滚小青年鼻涕眼泪一大把,有一个直接倒地上直哼哼了,剩下两个也好不到哪里去,门牙掉了,嘴里都吐出血泡泡了,含糊不清的求饶。
邻居都出来指指点点,大多数都在给司城点赞,估计被骚扰的不甚烦恼,奈何三个小青年平常凶狠的不行,一直我行我素,所以也没人敢真正找他们麻烦,现在终于有人站出来了,怎么不大快人心。
我的天,不能出人命啊,这可是我的新房,宝宝贝贝还没来住过呢,呜呜呜……我能不能躲起来装不认识他?
慕夏往后一退,惊恐的发现,完蛋了,门都锁上了,欲哭无泪的慕夏还是冲上去拦住了司城。
在三个小青年再三承诺明天就搬家后,司城被慕夏拉走了。
慕夏还纳闷呢,怎么没人打110的吗?这事就这么结束了?想到自己打人还蹲过局子,心里不平衡,这货要是进了局子,今晚自己肯定安全了。
司城对这女人的脑子彻底无语了,手下狂敲着微微家的门,眼睛却盯着慕夏胸前的两团不错眼。
“你就穿成这样进去?”司城是没办法,自己也就一件,不能脱了。
嗯?怎么?靠!慕夏看到胸前凸起的两点羞愤欲死,刚才慌得只记得穿内裤来着,赶紧抱胸躲到一边去了。
在敲了半小时无果后,司城放弃了,里面的战况他想象不到,这小子皮又痒了,欠收拾!他不承认自己是嫉妒的。
最终,在司城猛踹了几脚后,新家22楼的户门也报废了,慕夏想哭,我的新房啊,一天都没住呐,已经千疮百孔啦!
司城的说法是,你家的门都太水了,不安全,需要换,他只是给检验了下,慕夏应该感谢他。
左邻是搞定了,右舍呢?会不会又出状况?司城刚起的雄风不敢再去尝试,万一再次受创,司城不敢保证雄风依旧在啊,今晚注定是个憋屈的长夜。
司城想到楼上两个待拼装的铁架……
就这样,伴随着楼上轻微的叮叮当当声,慕夏在楼下睡得无比的香甜,一夜无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