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史上第一败家子 > 第50章:奉旨主审
 
  
尽管姜伍知道秦凌云的身份,但此时他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胡言乱语!朝中的监察御史本官都认识!从未见过你!你到底是何人?从实招来,否则休怪本官用刑!”
姜伍见秦凌云亮明身份,计上心头。
只要秦凌云没带印信这些能证明身份的东西,就治他个冒充朝廷官员的罪。
先将这厮给打晕过去,以此来拖延时间,至于事后追究。
追究什么?自己是按照流程办案,你自己无法证明身份,治你个冒充朝廷命官之最,合情合理。
想到这,眼中一抹得意之色略过,想来没人会把印信天天揣在兜里吧?
可下一秒,他就看到秦凌云伸手入怀,一阵摸索之后,艰难的掏出了一枚印信。笑嘻嘻的看着姜伍说道:
“姜大人,很不凑巧,在下习惯将印信带在身上。”
姜伍眼中的那丝得意与狠色秦凌云当然瞧见了,自从知道这临安城对他充满恶意之后。
这能证明自己身份的印信,就没离开过他的身边。他可提放着有人想偷印信来治他的罪,别到时候官没当成,还被治罪,那可就不好玩了。
没成想还真有用到的时候,拿着印信得意洋洋的看着一脸尴尬的姜伍。
姜武也很光棍,都不用唤人将印信拿上来仔细瞧,就一变脸色,热情的招呼道:
“原来真是御史印信,秦大人为何不早点拿出,害得本官差点以为你是假冒御史之人。”
秦凌云脸色一整,喝道:
“少跟我套交情!如今有人当街行刺朝廷官员,你这临安县令是怎么当的?陛下将京城首善之地交给你管理,你就是如此管理的?”
姜伍被秦凌云的突然变脸弄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红的,也不好反驳,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此事是下官失职,自会上折子向陛下请罪。现在还请秦大人让于一旁,让本官先审问凶徒。”
秦凌云不再多言,站到一旁,面无表情的看着姜伍审案。
围观的百姓见这被害者居然还是监察御史,顿时就闹哄了起来。
监察御史啊!那可是监督百官的角色,居然也有人敢对他们行凶?
莫非这秦大人得罪了什么人?被人买凶杀人?
也有稍有见识的人议论道,这京城里面好像没有一个姓秦的监察御史吧?这年轻人看上去还不满20的样子,如何能当上监察御史。
秦凌云?秦凌云!
终于有人大声惊呼道:
“我知道他是谁了!”
周围之人赶紧询问,经过那人的讲解,这才弄明白,原来眼前之人就是几个月前写诗讽刺了朝中百官的庆元府盐商之子。
当时这事传得比较广,百姓们都有印象,后来皇帝还下旨说要他18岁进京当监察御史。
这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秦凌云啊!
敢以商贾之身,嘲讽当朝官员。当街被刺杀,面不改色的当堂对峙。
百姓们心中无不在想着,这少年是个狠人啊!
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秦凌云本人在场的情况下,姜伍耍不出任何花招。
何况还有目击证人,不痴也只能当堂认罪,希望那人用其他办法将他捞出去。
就在姜伍将此案定性,欲将不痴押入大牢之时。
秦凌云开口阻止道:
“姜大人,此案是结束了,我这里还有一桩案件需要你审理。”
姜伍心中暗叹,就知道这事躲不过去。
“秦大人还有何事需要本官审理?”
秦凌云看向堂外,只见百姓们都一脸好奇的看着他。
“这不痴可不只行刺我一次,几日前,我在来临安的路上,遇到了一伙匪徒袭击。
幸亏在下的护卫得力,拼死护住,我才得以安全入京,不然恐怕早就被弃尸荒野了。
事后经过我的调查,得知那伙匪徒居然是由这不痴给暗中唆使的!”
“轰!”
在场的百姓们听到秦凌云说出此事,霎时间全都惊呆了!
“这和尚好大的胆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至秦大人于死地!”
“呸!和尚就没一个好东西!整天啥事也不干,专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也不是每个和尚都如此,惠通寺的主持就是得道高僧,经常做善事帮助百姓。”
“这个不痴怕不是江洋大盗吧?这礼佛寺看样子不怎么干净啊!”
……
百姓们议论纷纷,秦凌云淡淡看着急得满脸汗水的姜伍,继续说道:
“姜大人,这和尚丧尽天良,为了将此事隐瞒,连那山寨里的土匪女眷都给一把火全部烧死。
可天网恢恢死而不漏,还有一个小孩被我救下,他能作证,这和尚就是那要害我之人。
本官不知到底哪里得罪他了?居然要如此费尽心机的置我于死地,还望姜县令好好的审一审,将其中缘由问清。
若是其中牵扯到朝中的其他官员,希望姜大人将此事上报于朝廷,再由三司会审。
我可不认为单单一个和尚就能做出如此胆大妄为之事,他还没那么大的能量能调动如此多的人。
要知道,据我护卫禀报,当初埋伏在山寨的人,可都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并且人数还不少!”
“……”
姜伍此刻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不痴,还不痴,我看白痴还差不多!
如今落得如此地步,他姜伍已经被逼到墙角,再是不愿接手此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就在他准备硬着头皮再次升堂的时候,衙门外传来一声尖锐的喊声:
“圣旨到!”
百姓们赶紧让道,只见外面走进来一位高举圣旨的宦官。
秦凌云与姜伍赶紧上前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不痴一案由长安县衙转交刑部,着刑部、大理寺、督察院三部官员会审此案。
秦凌云速速前往督查院报道,此案由新任监察御史秦凌云主审,钦此!”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结果圣旨,秦凌云心里那个爽啊!
还没上任就接到圣旨主审自己的案子,皇帝还是很给力的嘛!那些傻逼也是昏了头,刺杀我不就是打皇帝的脸么?
若是走正常途径,官场之上交锋,堂堂正正的将我打压,那皇帝也无话可说。
刺杀!哼哼!
既然如此,那就让皇帝看看自己的本事吧!
不把这些想害我之人摆出十八般姿势,这事没完!
老子一个八品官做主审,想想都觉得美滋滋。
看着姜伍如蒙大赦的将不痴交接给刑部,秦凌云呸了一声。
没有金刚钻就敢揽瓷器活,得罪了我,你以后还想好过?做梦!
出得县衙,秦凌云看着围观的百姓,先将刚才那几个出堂作证的人唤过来,一人给了100贯的银票。
然后又对周围的其他人说道:
“各位,你们自己选举以为信得过的人出来,我将银票交与此人,然后让他一一分发下去,我这没有零钱,你们就自己去银号兑换成10贯一张的。”
没多久,在场的百姓就选出了两人作为代表,秦凌云大概数了一下,在场的应该有200来人,直接给了那两人三千贯让他们自己去分。
给完银票他又大声说道:
“在下蒙陛下看重,如今主审这不痴谋害朝廷命官一案,届时希望大家都能前来捧场。”
人群中有人高喊道:
“秦大人,咱们到时候再去,可还有钱拿?”
周围百姓顿时大笑,这人还真是贪得无厌,今日明明是秦大人请大家来作证才发钱的,没想到这厮居然还想要钱。
没曾想秦凌云大笑着说道:
“想要钱可以,但前提是必须用自己的劳力来换,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大方。”
“秦大人可是有事需要我等出力?尽管吩咐就是,咱们这些人别的没有,两膀子力气还是有的。”
“好!那我也不客气了,如今不痴被转交到刑部,我唯恐他在刑部打牢被害。麻烦诸位若是有空的话,帮我盯着刑部的门口。
每天什么人什么时辰进去了,什么时辰出来了,都帮我记录下来。
若是这不痴当真在里面遇害,咱们到时候就有迹可循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