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沙雕总裁,你老婆超凶哒 > 第27章尴尬
 
  
“韩宇是我带来的,你这个狐狸精,自己有了一个傻子,果然是看不得我好,所以想要勾引我喜欢的男人,好抛弃那傻子,是不是?”
夏以蔓看夏天晴越说越不像话,又注意到有人驻足观望,立即冷冷地笑了,“你要是想让人看笑话,就继续下去。否则,我们找个地方说清楚。”
夏天晴一扭头,就看到韩宇又从屋里出来,立即收敛住脸上的狰狞。
“以蔓,你们在说些什么?发生了什么事?”韩宇疑惑地看着俩人。
“没事,不关你的事,韩宇,我们姐妹俩有悄悄话要说,你要回避。”夏以蔓更不想让韩宇知道两人因为他而吵架,她觉得韩宇很不错,不想因此而造成大家尴尬。
韩宇点头,果然进了屋里。
夏天晴冷眼看俩人的互动,心里更是升起了一团火。
都在自己面前眉来眼去了,夏以蔓居然还装纯,她居然敢把注意打到自己的头上来。
夏以蔓示意夏天晴跟自己到清静的地方,夏天晴哼了一声,率先越过她,径直往前面的池塘走去。
池塘里养着不少的荷花和小鱼,因为离得过凶一些,又不是赏花的时节,这里也有一些清冷,现在所有人都往前厅娶去,这里更没有人来了。
“夏天晴,你记住了,我对韩宇不感兴趣,我只是把他当普通朋友,你要是有本事就去追回来,别有事没事往我身上扯。你要是有魅力的,别人就算是抢也抢不到。”夏以蔓停住,冷冷地看着夏天晴。
“夏以蔓,我最讨厌你这种虚伪的嘴脸,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只有你是对的,别人都是错的!可惜,偏偏说一套做一套,偏偏还以为可以吸引住男人的目光!”夏天晴想起韩宇跟她脉脉含情的亲密,便气得一阵发狠。
韩宇明明是她请过来的,她花了不少的心思,也是以她朋友的名义来的,本来以为会在今天,有相处的时间,以后关系会进一步的加深,最后成为自己的男朋友,也是水到渠成,没想到到头来却是为她人作嫁衣!她自己看上的男人,夏以蔓凭什么来抢?
“夏天晴,你要我说多少遍,我真的对韩宇不感兴趣,还有,以后不许再叫傻子这两个字!请你不要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夏以蔓也有些恼怒,声音也冷了不少。
“夏以蔓,你以为我不知道,跟我说对韩宇不感兴趣,哼!不感兴趣会故意勾引他?会拉着他说话?会把我带来的男人带到那偏僻的地方?会挖空心思来勾引他?故意让自己流血,让他替你吸血?故意让他……”
“夏天晴,请你搞清楚,我和韩宇,是普通的朋友,我们见面说话很正常。根本就没有人所说的龌龊,你要是拿不住他的心,是自己没本事,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其他女人!你要有力气,还不如想想怎么去吸引他的目光,让他在你的身上滞留,让他离不开你!”夏以蔓无语地看了夏天晴半天,终于忍无可忍地打断她。
“哼,说得真好听。夏以蔓,我发觉你真的很贱!你自己偷东西被退学,学业无成了,便想着嫁个好男人,勾了一个有钱的傻子,见那傻子没有能力也讨不到半点好处,又见异思迁……”
夏以蔓皱眉,她就知道,夏天晴会越说越离谱,让她到这里来是对的,但不代表她愿意陪夏天晴疯下去。
“信不信由你,我该说的说了。以后不要再提什么傻子不傻子的事,他并不傻。还有,我就算是对谁感兴趣,那也与道德无关,你不知道的更不要拿我的品德说事。韩宇还不是你的男朋友,更不是你的老公,就算是男朋友,我就算是看上他,也无关道德。”
夏以蔓不想再解释下去,转身就走。
夏天晴恨恨地瞪着她的背影,突然就冲了上去,夏以蔓察觉到背后的风声,身体一偏,便觉得头皮一紧,头发被揪,她用力地扯回头发,只觉得眼前一条人影一闪,听到澎地一声,身上被溅了一些水花。
她惊讶地看到,池塘里,夏天晴的身影在扑腾。
因为池塘很浅,她只是下半身着水,但因为是坐在那里,上身也有一半是湿的。
“你……简直是……快起来。”夏以蔓伸手,想要拉她起来。
夏天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双眼通红,自己爬了起来,一声不吭地往前厅走去。
夏以蔓眼见不对,“夏天晴,你自己不回房换衣服?就这样走回前厅,不怕被人笑话。”
夏天晴不理她,继续朝着前面飞奔,夏以蔓眉皱起来,觉得夏天晴举动怪异,便跟随身后,待进入前厅,便有些了然夏天晴想要做什么,肯定是告状去了。
但她夏以蔓又怎么能让她自己一个人把坏话说尽,便也跟在了身后。
“奶奶……都是大姐她害我的……”果然,一进入前厅,夏天晴便不顾周围怪异的目光,直奔到夏奶奶的面前,哭丧着脸指责她。
夏奶奶的脸一阵阴冷,双眼狠狠地刮了夏以蔓一眼,“两姐妹,好好地吵闹些什么?姐妹哪有仇的,快去换衣服,以蔓,你们两姐妹,不要整天吵架的,你有错的就要向妹
妹道歉。做姐姐的就要多让着妹妹,做妹妹的,也要多体谅姐姐。”
夏奶奶的一番话,有着教导,也是不打算在这里追究这件事,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怎么好去教训自己的孩子,还是两个都可以嫁人的大姑娘了。
她不是不打算不追究,而是必须等宾客散尽,没有外人,才好处理家事。
夏以蔓点头,“我不会跟妹妹生气的,很多事情我都愿意让着她,只要她不过份就好。”
夏天晴却才不管夏奶奶存的什么心思,她就是要闹起来,又听到夏以蔓的话,心里冷笑不已,她就算是做得过份,她又能怎么样?况且,她夏天晴说的也是事实,于是立即哭了起来,“奶奶,我哪里是要和姐姐吵架的,我只不过好心劝了她两句,她就恼了,把我推到池塘里。”
夏奶奶一脸的黑线,阴沉地看着夏天晴,正想呵斥,夏天晴又抢先哭诉,“奶奶,姐姐她偷人东西,被学校退学……”
“夏天晴,你别胡说!你再胡说,就算是再掉进一次水里,也是活该!”夏以蔓的脸一冷,恶狠狠地说道。
“奶奶,姐她凶我,她威胁我,她现在又跟一个傻……”
夏以蔓的脸一冷,一把抓住夏天晴的手,“你再胡说……”
“哇,姐,我说的是实话,你干什么掐我……”夏天晴立即哭起来,哭得极其伤痛。
“你们两个在闹什么?都给我出去。”夏奶奶气得差点把手中的杯子扔过来。
夏至山跑了进来,看到自家女儿和夏以蔓拉扯,脸色有些难看,正想发作,自己的妻子便跑过来,一把拉住他,把他拉了出去。
夏妈妈也闻到声音,跑了出来,惊讶地大叫,“以蔓,你在干什么?”
“老二媳妇,把你的好女儿给我拉出去。”夏奶奶脸色紧绷,冷冷地喝道。
“奶奶,你要让她们合起来欺负我吗?”夏天晴闻言,突然凄厉地哭起来。
夏以蔓冷着脸,用力一拉,便想把她拉出去。夏天晴立即抓住了夏奶奶的椅子。
“姐,你干什么还要拉我?你又想打我吗?奶奶,姐她要打我。我也是好心,所以才劝姐姐回头是岸,多为自己的未来想想,不要贪慕虚荣,搞到被学校退学,又跟一个傻子同居,就因为那傻子给她钱,我不想姐姐毁掉自己的人生,又害奶奶你丢脸……”姐姐她就恼了,把我推进池里。我都是为了她好,这家里哪一个不担心她,她却以为我是……”
“什么?”哐当一声,夏奶奶震惊地放下手中的杯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夏天晴,又落到夏以蔓的身上。
刚才夏天晴的话,夏奶奶还有些怀疑,现在又听到了夏天晴说夏以蔓被退学,而且还是跟一个傻子同居。
夏以蔓再不好,但也是自己的孙女,也算是争气,上了一个好大学,当年升学时,也为她长了不少的脸,现在,夏天晴说夏以蔓因偷窃被退学,百分百是真的了。
夏奶奶心下震惊,立即觉得像被人狠狠的刮了一巴掌般疼,整个人觉得脸上无光,恨不得找个地给钻进去,自己家的两个孙女,真是让自己丢尽了脸面。
周围的宾客,来的都是三亲四戚,但也有不少夏至山生意上的朋友,这个圈子,消息都是互通的。
夏天晴的话,瞬间就让所有人都惊呆了,纷纷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夏以蔓,眼神里分明是对夏家家教失败的鄙夷,更有甚者是幸灾乐祸的。
在场的宾客,有担忧的,有震惊的,有看好戏的。有人的地方,都不缺八卦,更不缺喜欢看热闹的观众,“以蔓被退学?怎么回事?以蔓不是一直是夏家最出色的孩子吗?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考上a大的孩子,可是替夏家长脸了。当年那场升学酒,可办得够大,我现在都还记忆犹新呢。”
立即有人开口说话,夏以蔓当年升上a大,父母高兴坏了,夏奶奶虽然对她也不算亲厚,但自家的孙女考上a大,怎么说也是一件高兴的大事,以夏奶奶爱好面子的性格,更是直言要大办一场。
夏以蔓不肯,夏奶奶便说要自己拿钱办宴,夏至南和夏母自然不能让自己的老母亲拿钱来办,只得自己掏钱,办了一场酒席,当时也羡煞了不少人,毕竟考上a大,方圆百里,也是百年难得一人。
“那么好的学校,眼见就要出息了,居然被退学?那不是白费了?”
夏奶奶的脸,难看到了极点,“天晴,你不要胡说。”
“我没有胡说,奶奶,你在国外,是不知道,姐她在学校,偷人二十多万的一条项链,被人逮着了,然后就被退学了。那时二叔家里又破产,我知道姐是一时糊涂才会这样。但她怎么能因此看在钱的份上,就跟一个傻子同居,就因为傻子的家人,肯给她钱花,我就是想劝她,她居然推我下水……”
夏奶奶的脸,瞬间绷紧,看到众人窃窃私语的样子,气得浑身发抖,直觉脸都丢到太平洋去了,向来爱面子的夏奶奶,恨不得用眼光杀死夏以蔓,却完全忘记了,夏天晴这个始作俑者在兴风作浪。
“未婚同居?夏至南的女儿居然到了这地步?这么贪慕虚荣?没想到夏家一败,女儿都出去卖了。”有人悄声细语,这样难听的话,是不好当着主人的面说的,但心里的八卦分子冒出来,有躲在众人身后,离夏奶奶远的,便悄声地讨论起来。
“这夏至南教出的女儿,真不怎么样,人长得好看,却这样不知廉耻,夏奶奶一向爱面子,看她,脸都气得发青了,还好没有心脏病之类的,不然就怕是要给气死了。”
“这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啊,我就说了,夏至南突然破产,欠人这么多钱,他大伯家要是不帮忙的话,肯定是要毁了,怎么又突然就好了起来了,原来是自己的女儿跟一个傻子同居,讹人钱财。”
立即有人翻译出几种版本出来。
夏以蔓听着的心里发冷,浑身颤抖,脸色
很快煞白起来,只觉得自己像被人剥光了衣服般站在众人的目光下,无地可容。她恶狠狠地瞪着夏天晴,恨不得封住她的嘴。
那些过往,她并不是不介意,被人这样当众揭出来,即使不是事实的真相,但也相差不远,她立即觉得很难堪。
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当着这么多人,这么难堪过,如果不是死死地撑住,眼里的泪水怕是会立即掉下来。
她双眼狠戾,盯着夏天晴,夏天晴却不怕她,眼神转到了韩宇的身上。
夏奶奶气得手一个劲地发抖,却强自忍耐,缓了解缓神色,说道,“天晴,你说的什么瞎话,尽爱胡说。真是让人看着笑话。各位,我这孙女一说起话来就是这样胡言乱语的,大家都不要放在心上,大家都去坐席吧,快开宴了,都是些家常便饭,大家多多见谅。”
众人见寿星发话,也都很给面子地去坐席,有一两个没脸色的,还想在这里看热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