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不落之城 > 第二十三章 沈光野(下)
 
少年回忆起了自己7岁那年发生的事,那还是失落战争爆发之前,父母曾是某个国际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之后有一天两人突然辞去了工作,回家便一顿收拾,带着他就往外跑,然而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他依稀记得是个女人,但因为惊吓过度,现在都回忆不起她的脸。

那个女人很快就杀死了沈氏夫妻,当看向摔坐在血泊里,一脸惊恐的少年时,却突然露出了一丝和蔼的笑。

“不知者,不杀,对吧?”

她转身离开,少年伸手触摸自己的父母,眼泪止不住地流下,然而就在这时,那女人突然挥了挥手,随即不知哪来的黑色大火就席卷了他的家和院子,自然也点燃了院中的一切。

后来他躺在一所医院的悬浮无菌箱内,靠着呼吸管营养液活着,度日如年,每天数点滴成了他唯一的盼头。

“看来它也选择了你。”迷离间,透明的箱壁外似乎站着个护士,少年对这人感到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他甚至此时此刻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身处梦境,这些日子实在是太难熬了,为了能逃离这具身体,产生了幻觉也是必然的。

“啊......”他的嗓音只能发出沙哑而又细小的声音,也不确定那护士是否能听见。

“接受命运赐你的礼物吧。”那护士将一管针水推入了他的点滴瓶,那红色的液体瞬间渲染开来,顺着滴管一点一点向下渗透,少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伤口撕裂,染脏了绷带,但他丝毫感受不到。

那液体,就像是虫,在身体里死命地钻,他突然觉得身上有了异样的力量,皮肤明明都感受不到疼痛了,可此时那种被填充的感觉却异常得鲜明,就像是在重生一般。

没几日,他康复得像个健康人,甚至比以前还要好,轻而易举地就逃离了医院。

那时,他还没意识到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是一个半人半鬼的行尸,之所以活着,全都是因为那一句,“它选择了你。”

这恶心的病毒无时不刻在折磨着少年的身心,他一无所有地活着,甚至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每一天和智能机械打交道,在混乱中赚些吃饭钱,逐渐变得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古怪。

直到遇到了那个少女,倒不是说她拯救了自己,而是自打第一眼起,他就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那是一种强烈而深情的欲望,不仅仅是想和少女朝夕相处,还想和她生儿育女。

他为自己的怪念头感到羞耻,但又克制不住,于是索性制造了些机会,最终二人竟真的走到了一起。

从那一刻起,他似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为了两人的未来,彼此都去努力。

【智安局 监管室】

“喂,醒醒,醒醒,还搁这睡上了?”

“啊,刚有点好梦......对了,能不能给我个智能设备啊?控制板什么的都行。”沈光野揉了揉一头杂乱的粉发,起身扣了扣那透明的玻璃,对着外面的保卫者说道,“而且我也不是罪犯啊,用不着那么凶吧,不然放我出来走走?”

“新年酗酒扰乱空中治安,真给我们智安局丢人,在上级决定怎么处置你之前,你还是乖乖呆在笼子里最安全。”那保卫者推了推眼镜,显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而且上面也没说要给你配智能控制板,你自己和自己玩会吧。”

“Fuck!那还叫醒我干嘛。”他坐回了窄小又冰冷的铁板床,心里满是不爽,也不知道几点了,希望薇薇安全地到家了。

“啊,又他娘的着火了!”外面突然进来了另一个保卫者,一边滑动着核心,一边气愤地抱怨起来,“本以为解决完这个倒霉蛋的事我就能回去睡一觉了,这不,都是事!”

“哪里着火?什么叫又?”沈光野一听,不知怎的心悬了起来,又跑到了玻璃面前站着。

“你不知道啊,啊,忘了,你没进来前也就是个协助保卫者,怪不得啥也不知道。”

“......是是是,那你能不能说说,反正现在也不是我一个人被困在这,你们不也都跟着受罪了,不如唠会嗑?上头也没说不让唠嗑吧。”

“行吧,其实算上今天,已经着了5次火了,如果说是单纯的火灾还好,可是却是一场黑火,而且每次都会伴随着一个少女的失踪,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哪,也不知道是否活着。智安局成立了调查组追查了很久,但是,一无所获,甚至连这火怎么来的都没个定数。”

黑火。

“这次的是在哪?”眼睛保卫者问道。

“珑秀区,那什么大道,唉,我看看。”

沈光野突然一拳打在玻璃上,他又感觉身体里的失落病毒在蠢蠢欲动,那双灰眸就像是看到仇人一般,话语却尽可能地保持了平和,“请借我一下智能设备,我谢谢你们了。”

“给,给他吧......”戴眼镜的保卫者显然被吓了一跳,于是把一旁的智能控制板推到了送餐口。

“等等,我俩为啥要怕他?”

沈光野眼疾手快地拿过控制板,快速地操作了起来,先是黑入了薇薇的核心系统,然后又连接了她家的智能机器管家,一番操作后,他长舒了一口气,这小姑娘好生生地睡在床上做美梦呢。

“谢了兄弟。”他清除记忆后又把控制板塞回了送餐口。

“算了算了,这人听说就是脑子有问题然后被......”

“嘘——”

“嗒——”门开了,走进来了一男一女。

男的黑发褐眸,约40不到,五官十分俊朗,一身白色部长制服打理得万分精细,身上素有贵族之气,今日脸上略有疲惫之色,少了几分震慑力,却平添了几分平易近人。女的俊秀英气,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似乎天生就一扑克脸,黑色的副部长制服穿在她的身上倒十分相宜。

“啊,玄凤部长和英璇副部长,你们好!”两名保卫者连忙站直了身体。

“辛苦了,这是上头的释放令,人我们就领走了。”玄凤将核心内的文件传了过去,他看上去有些疲惫,本来被邀请参加空岛的晚宴,也因为沈光野的事搁置了,“光野,走吧。”

他们俩也是局里少数知道沈光野真实身份的人,去年突然把他调到特别作战部门,本意也是想着能让其发光发热,可惜几次私底下的测试都显示他不具备稳定操控这股力量的能力,索性就让他当个普通人了。

“那个,对不起啊,我没想到......”沈光野出了监管室,跟在两人身后,小声说道。

“虽然说你没法控制,但是我印象里也不会那么快就达到高度失落化啊?”玄凤似乎并不在意他闯祸的事,而是好奇为什么突然发作。

“龙心。”沈光野不知怎的突然脱口而出,但马上又改口,“啊,没有,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有种压迫感,然后就......”

英璇侧头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玄凤则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似乎压根没听到那个名字。

良久,三人都快出了智安局的大门,玄凤突然拍了一下手,说道:“那个‘黑火案’,不如就你们几个去办吧。”

“啊?部长,那已经是智安局公认的坑了,你这么突然一说,我......”英璇心里自是不情愿,现在手头上还有两个案子,跟大山一样地压着她。

“光野,我知道你一直在暗中调查一些事情,那你愿不愿意去?”玄凤看向了一旁的少年,不出所料,那孩子现在也一脸惊愕,“还有那个谁,蝴蝶,龙心,东宝?全带上吧,反正你们也没事干。”这语气听起来可不像是能商量的。

“你们不是‘蹦达拉达’组吗?现在可别把你们的副部长忘了。”玄凤突然拍了拍英璇的肩膀,“那两个案件我让别的组去做,这次就由你领着他们几人把事件解决了吧,上头也对这件事感到很焦灼啊。”

“我......”

“而且我听说‘逐日者’找到了主人,这可不是件小事啊,说起来我从八大城联合处那就听说了,现在这些人耳朵都是顺风的。”玄凤的话一出,英璇就知道自己彻底不能拒绝了,当时她不能放任着自己的好友死在那样的地方,于是索性死马当活马医,将那件宝物送入了禁区,结果没想到真得促成了它和龙心的缘分,这件事也让上头的一些人非常不高兴,因为他们早就选了许多“容器”以准备接纳这枚红宝石。

“别多想,你作为它曾经的守护者,已经完美得完成了任务,这次我只是单纯地希望你们能一起再完成一个任务而已。”

这个男人温和地笑了,但这并不代表着真的没事,他其实一贯都是个对一切事情了如指掌却情感不形于表色的人,英璇始终对其有些捉摸不透,但此时此刻依旧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