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穿书后男主每天都想暗杀我 > 第十三章 吃了哑巴亏
 
  安泞一番话,震惊了所有人。
  这一刻的气场,无人能及。
  周若棠都愣在当场,呆若木鸡!
  估计做梦都没想到,叶栖迟会有这么强势的一天。
  记忆中,还是那个看到她都只会躲的懦弱小女孩,就算现在成为了王妃,也绝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而且深思一想。
  安泞的话不止有威严,还让她毫无理由反驳。
  碧清口中一直说的都是打碎了“夫人”的簪子,她自然知道碧清口中的“夫人”就是自己,这些年她管理着尚书府的后屋,权力也越来越大,家里下人奉承她叫她夫人,心里自然是欢喜,即使表面上一直在推脱,然而随着时间越久,没人对“夫人”这个称呼提出任何异议,连秦梦兮都没有说什么,她就半推半就的允准了。
  叫了好几年,她都习惯了。
  想当初叶栖迟还没出嫁时,叫她“夫人”就已经开始了,此刻却突然上纲上线。
  一旦上纲上线,就是她不遵守妇道,不遵守家规礼仪。
  大泫国,尊卑关系大于一切!不能被安上了这么一个罪名。
  所以,她根本不可能去承认了碧清口中的“夫人”就是自己。
  只得,暗自吞下这口气!
  周若棠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压抑着愤怒,看着面前的女人。
  安泞眼眸一抬,“周姨娘和庶妹都听明白了吗?”
  那般对她们不屑一顾的表情,让叶芷岚差点没有因此尖叫出来。
  本来是上门来故意让叶栖迟难堪的!
  却没想到,反而被她教训了一顿。
  “是我误会了。”周若棠瞬间变了嘴脸。
  “娘……”叶芷岚没有周若棠的城府和忍耐力。
  安泞一个凌厉的眼神。
  叶芷岚被吓得,心口一跳。
  她连忙改口,甚至是本能的叫了一声,“姨娘。”
  安泞笑了一下,那个讽刺。
  叶芷岚看着安泞的表情,气得恨不得上前掐死她。
  她居然被叶栖迟一个眼神震慑住了!
  她居然会怕叶栖迟!
  “打扰到王妃还有姐姐了,我就先行告退了。”周若棠行了个礼。
  “退下吧。”安泞挥了挥手,转身直接走向了屏风内。
  周若棠看着安泞如此坦然自若的背影,咬牙带着人离开了。
  叶芷岚压不下这口气。
  一回到周若棠的院子,就忍不住爆发了,“叶栖迟到底以为她是谁?!她凭什么扇我一巴掌,她凭什么对娘这样!她不就是当了王妃吗?她真的以为她可以上天了!”
  “够了!”周若棠脸色也难看到极致。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受过这种气了。
  她眼眸一狠,一甩手一个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碧绿的脸上。
  碧清被打摔在地上,嘴角不小心咬出了血,却不敢哭闹一句。
  “没用的狗奴才!”周若棠把所有的怒火全部都发泄在了碧清身上。
  “是奴婢不对,是奴婢说错了话,奴婢愿意接受任何处罚。”碧清连忙跪在地上认错。
  “给我拉出去掌二十大嘴。”周若棠命令。
  碧清根本不敢求饶,就这么被拖出去了。
  只听到屋外,响起惊人的巴掌声,屋里面的丫鬟奴婢,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娘。”叶芷岚已经习以为常,反正哪个奴才惹她们不高兴了,就是打!
  周若棠发完气之后,也稍微冷静了下来,她狠狠的说道,“让宸王纳你为妾,事不宜迟!”
  叶芷岚脸上也露出阴险之色,“等我嫁过去,我一定会让叶栖迟好看!”
  “今天这口气先忍了。你爹今天的寿辰,先把今天糊弄过去了再说。”周若棠终究还是理智的。
  “是。”叶芷岚连忙点头,又说道,“倒是我看到今天叶栖迟似乎好好打扮了一番。”
  “她打扮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琴棋书画她哪样比得过你!今天她识趣点不去参加内眷宴席就算了,要参加了,我要让她颜面扫地!”周若棠恶狠狠的说道。
  叶芷岚一想到有可能发生的画面就忍不住心里一阵痛快。
  她从来没有把叶栖迟放在眼里过!
  ……
  安泞教训完了周若棠和叶芷岚后,秦梦兮和绿柚,还有屋里所有奴婢的眼神都是惊呆的。
  “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安泞无语。
  秦梦兮半响反应过来,“栖儿,你不会是中邪了吧!”
  这哪里还是她的栖儿,简直变了个人。
  “我是灵魂出窍了。”安泞直言。
  倒不是骗人。
  真是灵魂出窍才成了叶栖迟。
  “你这孩子。”秦梦兮以为安泞在开玩笑,她笑了笑,“嫁给宸王之后,你变了很多。宸王应该教你不少吧。”
  “……”那个疯批,一天不想着杀她,她就阿弥陀佛了!
  安泞没多做解释。
  她就这么看着秦梦兮已经梳妆完毕的模样。
  秦梦兮也才35岁,虽若在尚书府不受宠,但吃穿终究比平常人家好很多,加上当年成亲时陪嫁也不少,只要不浪费也够她用一辈子,所以整个人的皮肤保养得非常好,完全看不出来一丝老态,特别此刻精心打扮了一番,可谓绝艳倾城。
  想当年,秦梦兮还未出阁时,求亲的人差点没有踏破秦府的门槛。
  也是因为当年的叶正德风流倜傥,才华横溢吸引了秦梦兮,最后才选择了下嫁于他。
  叶栖迟的美貌大部分就是随了秦梦兮。
  “夫人,你太美了!”绿柚忍不住惊呼,“和王妃一样美。真的一样一样的。”
  屋子里面所有人也都忍不住赞许着。
  秦梦兮也认真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她都被自己的样子惊讶了。
  这些年嫁给叶正德之后,她都没有好好看过自己。
  都快忘了,她曾经也是那个,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的掌上明珠。
  “娘。”安泞说,“今天就看你的表现了。”
  秦梦兮眼眶有些红,她稳定情绪,回头看着女儿,“栖儿的意思是?”
  “今天的内眷宴,我要让你惊艳全场!”安泞嘴角一笑,话语间,甚是霸气。
  似有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秦梦兮不知道是不是被女儿所感染。
  从未有过的斗志,在这一刻就被激发了。
  她点头道,“好,一定让你看到不一样的娘!”
  ------题外话------
  嘿嘿嘿,明天大型打脸现场哦!
  9点见!
  表白爱你们……(づ ̄3 ̄)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