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4章 再次被算计
 
人啊,话有时候不能说的太满。

谁能想到半个月前自信满满搞砸了一场有目的的相亲,半个月后还是没躲过继母的安排,又被送到了人家房里呢?

阮知熙真是欲哭无泪。

“阮小姐?我想……或许是我走错房间了?”

纪琛楼斜倚在门口,错开目光不去看她。

今晚男人正装出席酒会,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沉得整个人劲瘦挺拔,有股不怒自威的压抑气场。

加上心虚,阮知熙更加不敢抬头看他,红着眼角缩在那里,这副模样的女人其实纪琛楼见得多了。

但阮知熙的出现他有些惊讶,又或是惊喜。

出身清清白白的小姑娘,还没想好该怎么追求,要是自己送上门来,也不是不行。

想到这里,纪琛楼清了清嗓子,说:“我猜阮小姐是有事要谈,不如——”

话音未落,阮知熙忽然抽噎了一声,借着酒劲没忍住哭了出来,边哭边吐出了心里的委屈,:“实在没办法了,全都在和我要钱,催着我算计你……我能不能只和你借点钱?”

纪琛楼轻咳了一声,拿起沙发上的毯子要给她披上。

刚一靠近,女人柔弱无骨的手臂便缠了上来,灼人的热度让他皱眉,很快意识到了阮知熙是哪里不对劲。

她哭得呼吸急促,泛着潮红的脸颊,满是水汽的眸子有股说不出的媚意,是否还清醒着尚未可知。

男人眸色渐暗,即使心动,此刻也冷静了下来。

她被谁送来这里?

如果今晚不是遇到自己……

阮知熙浑身发颤,血液里仿佛有一簇簇小火苗炸开,让人坐立不安。

她也不知道今晚为什么阴差阳错地被送上门,心中满是不甘,却不得不因为债款而向这个男人低头。

除了哭,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昏话,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心绪杂乱不堪时,一根冰冷的手指突然抵在她额头上,轻轻将她推开了。

“我想,你应该仔细考虑一下,求人的时候应该说什么?”

夜深了。

室内旖旎暧昧的气息久久未散,阮知熙忍着身上的痛楚缓缓起身下床,捡起了散乱的衣裙套在身上。

身后的男人呼吸绵长均匀,能察觉到他沉沉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阮知熙背对着他坐在床边,渐渐冷静后,终于明白了今天是个圈套。

分明家境悬殊,为什么半个月前继母极力促成自己和纪琛楼相亲。

一夜惊变,如果不是姐夫早早暗中运作,怎么会搞得大家如此狼狈。

为什么继母首先想到了纪家?

为什么故意带她参加酒会?

她们一直在赌,赌输了还有自己这张底牌送给纪家救命!

“五千万,这个价格你满意吗?”

阮知熙微微侧脸,光线暗淡的房间里,隐隐只能看到男人极其英挺俊逸的五官和眉眼,他又问:“还是说,你希望重新定义我们的关系?”

阮知熙怔住不答。

纪琛楼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大概清楚阮知熙这一切情绪变化的原因,缺钱他可以给,被欺负了有他出面讨回来,今晚之后他的心里再也住不下任何人,只要阮知熙肯说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