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49章 来自家庭的温暖
 
只是说起订婚宴,她还是有点犹豫的,并不是因为不想办,而是自己身份,恐会对纪家造成影响。

纪琛楼微微蹙了蹙眉头,久久听不到回答。

他停下了步子站在车前并不着急开车门,伸出手抬起阮知熙的下巴,让她直视着自己。

“是还没有准备好吗?”他的眼神之中,带着认真和探究。

阮知熙对于他这些突然的亲密,还是有些不适的,而且今天这些行为实在是有些多了,他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将手揣进了兜里。

“并不是你不要瞎想,我只是觉着我这样的身份,前几天我和你之间又传了那么多的绯闻,如果直接办订婚宴的话,会不会影响纪家的名声?”

“噗,原来你是为了这个。”纪琛楼听见阮知熙的话,不由笑出声来,眼神之中带着久违的放松,替面前的阮知熙打开车门:“阮小姐,里边请。”

阮知熙看着他这样子,也跟着轻笑着摇了摇头,顺势便坐了进去:“既然你不想吃东西,那我就先送你回去是要去店里吗?”

“嗯,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去店里看看情况,今天一天都没开张了。”阮知熙没有反驳,顺着话口说道。

“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就让我妈开始着手准备了,她早就已经开始着急了,如果不是我按着,电话都打到了你这里来了。”

阮知熙听纪琛楼这么一说,突然想起来,那一天晚上看到明锦华时的样子,确实是个热情的人,而且脾气又好,落落大方的。

如果以后能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她倒也愿意。

从小生活在阮家这样的环境里,造就了她本身就寡言薄情的性格。

她渴望温暖的家庭,是渐渐的不再肖想。

可是当她踏入纪家的那一刻,却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不论是严厉的纪父,还是温柔如水的纪母,还有纪夏纪秋那两个可爱的小不点,仿佛只要和他们在一起,她就会忘记曾经受到的那些伤害。

或许自己从来没有受过那些冷眼和无视,也是温室中的一朵向阳花。

“伯母的性格真好,你有这样的妈妈,应该很开心吧?”

纪琛楼听出了阮知熙语气中的羡慕,嘴角微微勾起,伸出自己的手握了握阮知熙放在膝上的手,不过很快就收回去了。

“如果你喜欢的话,那就快点嫁过来,我妈妈真的很喜欢你。”

阮知熙笑而不语,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纪琛楼自然全当是她默认了。

他了解阮知熙,没有拒绝就已经是给他最好的答案了。

“没想到阮知熙,还真是傍上了这棵大树,我以前可倒真是小瞧了她。”

本市著名的会所里,其中最大的一个包房里面热闹异常。

随地乱扔的酒瓶,充满着烟味和各种各样的香水味。

谭梓浩坐在正中间,左手搂着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身材极好,正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另一只手里拿着根雪茄,时不时的抽上一口。

旁边也坐着两人年纪和他相仿,其中一人身材微胖,四方大脸,眼神之中透露一抹猥|琐。

正在和旁边的那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打情骂俏,模样十分亲切。

一旁战战兢兢站着的管家阿姨,简直是没眼瞧,赶快将眼神放到了别处,却正好放到了旁边那个长相倒还不错的男人身上。

只见他穿的倒是白净,周围也没什么女人,手里拿着一杯白开水,什么话也不说,倒是和这屋内的气氛格格不入。

看到人,管家有点跑神了。

谭梓浩的眼神之中带上了一抹讽刺:“他们想联合起来对付我,也不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两个jian人怎么说的?”

管家阿姨听到这里,不由打了个机灵,没有犹豫,断断续续的说道:“他们说要考虑考虑,但我觉得应该八九不离十会同意的。”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去继续给我盯着,再有什么风吹草动,记得及时通知我。”谭梓浩不耐烦的招了招手。

管家阿姨脸上带着满满的纠结,不愿离开,上前走了一步面带祈求地说道:“谭先生,你现在已经拥有了阮氏集团,又何必再为难她们呢?”

“求求你,你放了我的儿子,也放过我吧,这次我已经帮过你了,我们也算是扯清了,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如果让小姐知道我这么做的话,她一定会对我失望透顶的。”

谭梓浩听到管家阿姨的话,手从那金发女子身上拿了下来,坐直了身子。

那金发女子气的向旁边靠了靠。

管家阿姨看见谭梓浩的反应,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恐慌,向后退了半步,硬着头皮还是不肯离开。

“小姐?你怕你的小姐失望,却不怕你的儿子丢了命?”

管家阿姨的脸色瞬间煞白了起来,慢慢的握紧了拳头,没再继续说话,转头离开了。

纵然已经说过,不再理会这个孽障了,但真的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候,她还是放心不下,这一辈子算是毁在他的手上了。

自己竟然做起了这伤天害理的事情,一辈子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做人到老了,却没了底线。

“谭哥,这是谁呀,怎么有人现在还惦记着你手里的东西?”

“阿东少说两句吧!”听到对面人的话,旁边坐着的那个模样不错的年轻人,突然开声制止道。

那个名叫阿东的人,听到他的话,虽然心中有些不太服气,但也没再继续说什么,转头又与刚刚那女人开始调|情了。

谭梓浩看了一眼旁边的人,将自己手里的酒杯往她面前推了推:“云泰,你这家伙,我带你来是玩的。”

“你倒好,坐在这里只倒了一杯白水喝。”

那名叫云泰的人,听到他这么说,低头看了看摆在自己面前的酒杯,又扬了扬手里的白水:“谭哥,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对酒不太感兴趣。”

“我呢?就是喜欢在家里玩玩编程,平时也没什么多大的爱好,今天如果不是你非要拉我出来,我是铁定不会出门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