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50章 她就是个扫把星!
 
谭梓浩听了他的话,轻笑着摇了摇头,又将那酒杯拿回来,一口饮尽扔在了地上,顺手将那金发女子搂在了怀里,在她的嘴上深深地亲了一口。

云泰看见这一幕,显然被吓到了,侧头看向别处掩饰自己的尴尬。

意犹未尽的谭梓浩舔了一下舌头,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云泰,笑嘻嘻的说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呢?”

“你是说阮家的事?”

“对。”

说到正事,云泰还是极为认真的将自己手里杯子放下,直起身向后靠在沙发上,食指和大拇指轻轻的捻着:“如果他们真的要走正规程序的话,是会对你不利。”

“毕竟虽然你是阮知月的未婚夫,可现在你们两个人已经断了联系,再加上你也不认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这股份也和你没什么关系。”

谭梓浩听到云泰的话,面目突然变得有些狰狞,狠狠地拽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带,咬牙切齿地说道:“阮知熙还真是个扫把星。”

“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和她沾上边,准没好事,既然已经离开了阮家得了一大笔的财产,那还不赶快好好活着,非得掺乎阮家的事。”

“既然他这么不识好歹,那也就没必要再对他留情了,这么爱管别人家的事儿,给他找点事来做。”谭梓浩眼神阴沉,看着自己手里把玩着的酒杯说道。

一旁的阿冬听到谭梓浩这么说,立马兴奋起来,顺手甩开那干瘪的女人,兴冲冲的跑到谭梓浩的旁边:“谭哥,看来你要做大买卖。”

“放心吧。总舍不得兄弟你们。”

“哈哈,我就知道覃哥是最讲义气的,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就是只要兄弟能帮的上忙的,一定没问题。”

云泰听到他们两人的对话,微微蹙了蹙眉头,手里捏着杯子,并未回答。

谭梓浩听不到动静,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云泰:“这是怎么了?”

“我知道你向来不喜管这些东西,放心吧,咱们兄弟都好几年了,哥,现在终于发财了,自然舍不得你们的好处。”

“就算你不帮我这个忙,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谭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着我们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与他正面刚,毕竟出来做这件事情的可不是阮知熙,而是她背后的纪琛楼。”

“以我们现在的势力,虽说对付一个阮知熙绰绰有余,但纪琛楼我们还是有些差距的,如果真的将他惹怒了,到时候真的不好收场。”

谭梓浩还没说话,一旁的阿东就不愿意了,冷着一张面孔,伸手指着对面的云泰:“云泰,我都忍你半天了,你要是不敢干就赶快滚回去。”

“这些年谭哥在阮家究竟受的什么气?你难道不知道吗?这好不容易发家致富了,还不能让哥好好出口气,尽在这泼凉水。”

“阿东,你怎么这么说话?”

“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你就是个胆小鬼,如果不肯帮忙,你就直说便是,哪这么多圈圈绕绕的。”

云泰被阿东说的紫青着一张面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感觉:“我不想和你计较那么多,但你也不要欺人太甚了。”

阿东是个火爆脾气,听见平时蔫了吧唧的云泰,今天竟然当着自家大哥的面,这么和自己说话,瞬间便不乐意了。

猛地将一旁的红酒瓶啪摔成两半,握着其中一半便要上前。

云泰哪里会想到这人会突然如此反应,立马脸上带上了一抹慌乱,赶忙向后倒退了几步,幸亏被谭梓浩给拦住了。

阿东转头看了一眼谭梓浩,见他阴鸷着脸,这才回过一抹神智,略带恐慌的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酒杯,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

“大家都是兄弟,你这是在做什么?云泰他也是为我考虑,要不然他怎么会当着我的面说这些话。”

“虽然我极度不想承认,但他纪琛楼确实有两把刷子,况且我们阮氏集团还有很多生意在和纪家人打交道。”

“虽然现在阮氏集团由我掌控,但很多股东还是有所不服的,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公司内部再出什么问题,可就无力回天了。”

听到谭梓浩这么说,兄弟俩才好了许多,重新坐回了位置上。

云泰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谭哥,这也是我所担心的问题。”

“我知道您气不过,但你得想一个两全之策,千万不能被纪琛楼给抓住了把柄,不然的话会很麻烦的。”

谭梓浩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云泰,他微蹙了蹙眉头。

两全其美的办法,这还真是让人头疼。

……

“妈咪,你真的打算和纪琛楼合作?”坐在对面的阮知月略带焦急的看着于秋霞手里拿着的名片。

于秋霞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女儿,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这个名片,往大厅内走了回去,坐在沙发上。

阮知月在后面紧跟其后也坐了上来。

“我确实还没想好,不过这确实是现在我们两个人最好的选择了。”

“什么是最好的选择吗?我不同意,这么做的话岂不便宜了阮知熙。”

“妈咪,你可要想好了,他纪琛楼向来不做亏本买卖,今天他既然是为阮知熙出头的,那一定都是为了那个死丫头。”

“你妈我看起来很傻是吗?”

阮知月突然听到于秋霞这么一说,先是一怔,而后有些不知所以的发出了疑问:“什么?”

于秋霞不由翻了她个白眼,将自己手里的卡片扔在桌子上,双手环胸向后靠在沙发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纪琛楼的用意?”

“可眼下我们母女俩说白了,除了眼前的这个宅子,还有郊外的几个房产之外,还剩下什么呢?”

“你爸死之前,将家里的费用差不多全部花销完了,至于公司的流转资金也全部扣押在了谭梓浩的手里。”

“至于阮知熙手里的东西,也不是我们想拿就能拿回来的,毕竟已经走了法律程序。”

“那照妈咪这么说,我们不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吗?我们就坐吃等死就OK了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