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64章 被他整成了破烂玩意儿
 
“你放心吧,然然她再怎么样也是郭氏集团的千金,谭梓浩就算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胡来的,我和你一块过去吧。”

阮知熙当然知道,就算谭梓浩,再没底线,也不敢拿着自己的命开玩笑。

只是想起他那张脸,她就气到不得了。

当初也是这么接近阮家的。

“好吧,我和你一起过去,不过你在外面等我可以吗?谭梓浩和阮家的关系,我想你也是知道的。”

“在外界看来,他终究是我们阮家的人。”

“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好吗?”

纪琛楼犹豫了片刻,然后舒展了眉头,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便向着咖啡厅走去,透过玻璃看向里面,没有看到人影。

“欢迎光临进入一尘咖啡馆。”门口迎接他们的是一名侍应生。

阮知熙侧头看了一眼理。

助理立马上前将自己手里的照片,拿给侍应生看了一眼。

侍应生先是惊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好像有点犹豫。

助理见他犹豫,便冲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个人站到不远处的地方,随意的说了几句之后,终于问出了情况。

助理跑回来之后,小声的冲着二人说道:“他们现在在二楼,就在二楼靠窗的地方,第二个位置。”

阮知熙点了点头,提起自己的裙摆,冲着纪琛楼点头示意之后,便向楼上走去。

纪琛楼则由侍应生带着坐到一边的位置上,抬头看着那楼顶的方向。

助理看着纪琛楼这个样子,心里不由一阵窃喜,都说近期纪琛楼好事将近。

他原先还以为不过是纪琛楼父母强拉硬塞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的。

唉,纪琛楼这棵万年铁树,也算终于开花了,省得天天在公司里折磨他们。

这些人不仅自己是个工作狂,连带着整个公司也清一色的,全是工作达人。

……

阮知熙刚拐过楼梯,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两个人,她脸上的表情瞬间垮了下来,抬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过去。

“谭哥哥,我不能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我得去找妈妈,妈妈找不到我会着急的。”

对面的谭梓浩,还未开口说话,突然听到旁边有人从远处走近说道:“既然知道妈妈会着急,怎么还会乱跑,原来不是个乖孩子嘛。”

两人同时转头,脸上的表情可是大不相同。

然然在看到阮知熙的时候,脸上瞬间绽放出一抹兴奋,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将自己手里的勺子扔在了桌子上,一脸兴奋的跑到阮知熙的面前。

“阮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阮知熙看见那嘴角还带着蛋糕的然然,又忍不住责备,略微有些无奈的替她擦了一下嘴角的面包屑,严肃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都把妈妈急坏了?”

“妈妈!姐姐,你看到妈妈了吗?我刚刚去上完厕所之后,就找不到妈妈了,是这位好心的谭哥哥说带我来吃冰激凌,吃完之后就去找妈妈的。”

被点名的谭梓浩脸上带着一抹笑意,站起身将自己的西装外套系好,走到阮知熙的旁边:“好久不见。”

阮知熙终于肯施舍一个眼神看谭梓浩了,只是嘴角勾着一抹冷笑,看见他伸出来的手,也并未与他握上:“确实有段时间没见了。”

“我以为现如今你已经掌握了整个阮氏集团,最起码格局总得和以前不一样吧,却没想到还是只会做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谭梓浩听到阮知熙的话,并没有发怒,轻笑着摇了摇头,收回了自己的手,拿出另一只手,转动着这只手上的戒指。

“我不过是看着然然一个人可怜,所以带她来吃个冰激凌而已,你又何必如此激动?”

然然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来回看了一眼,才恍然大悟,冲着阮知熙说道:“原来阮姐姐和谭哥哥是认识的。”

阮知熙勾起一抹淡笑,吹了吹然然的头发,没说话。

谭梓浩却分外热情的解释道:“对啊,我和你阮姐姐何止是认识呢?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和家人呢。”

“谭总,你可千万不要乱说,这样会教坏小朋友的。”

“我姓阮,你姓谭,我们两个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请你不要乱攀亲戚。”

“我和你之间只存在一种关系,那就是强盗和受害者的关系。”

“现在你已经将整个阮氏集团握在手里了,难道还不满足吗?还想用同样的方法来插手郭家的事。”

“我都已经说过了,我只不过是好心而已,你又何必如此妄自猜测呢,小心我告你诽谤,阮小姐!”谭梓浩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抹阴鸷。

“噗,告我诽谤?谭梓浩,你敢让警察知道你做过的那些事情吗?如果真的因为什么事情闹到法庭上,你觉得你现在拥有的一切,还能在你的手上吗?”

谭梓浩那嘴角的淡笑,慢慢拉扯成一条平线,向前走了一步,死死地看着面前的阮知熙:“我就说嘛,那两个蠢货怎么可能想到这一步。”

“原来是有高人在后边给她们指导啊,你想坐山观虎斗。”

阮知熙毫不示弱,向前走了一步,冷哼一声,与他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拳。

就这样仰头看着他:“这本来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用得着我插手吗?”

“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别告诉我说你对阮氏集团真的没有一点点兴趣,就算你说了,我也不相信。”

阮知熙猛地转回头看向旁边,看着他们略微有些惊讶的然然,不再看谭梓浩:“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对阮氏集团确实没多大兴趣。”

“如果换作之前,我或许还想争上一争,但现在我父亲既然已经离开了公司,甚至是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这些年在你的手上已经成了这个样子,怕是早就已经无力回天了。”

“这样的破烂玩意儿,也只有你们还觉得当个宝。”

”不过就算它再破再烂,我宁愿给了那母女俩,也不可能交到你一个外人的手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