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88章 复杂的身世
 
阮知熙微微皱了皱眉头,侧头看了一眼倩倩,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意:“就算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也能听出话中的味道。”

倩倩听到阮知熙的话,轻挑了一下眉头:“呦,不简单的你还能听出来。”

都已经坐上车了,倩倩嘴也根本没停过,不是调侃调侃阮知熙和纪琛楼的关系,就是在逗弄一旁两个根本不待见她的小朋友。

也不在乎那两个小朋友是否恶作剧,反正她每场都能接得住,不免让阮知熙都感觉到了震惊。

纪琛楼自然在一旁也乐得清闲。

他倒没有想到阮知熙这样一个人,身边的朋友会是这样的性格,今天也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不一样的她。

从倒车镜里看着阮知熙在后面一直笑个不停,包括后来吃饭的时候,食欲明显比以前和他在一块的时候好了些,确实感觉到有些欣慰。

只是在最后分别的时候,他莫名的有些醋意上了头。

“我不过就是见你女朋友一晚上的时间而已,你不会都不允许吧?”

“再者说,你还要带两个小朋友早些回家睡觉呢,放心吧,我不会把你老婆带偏的。”

“你胡说些什么呢?”阮知熙听见倩倩一句一个老婆的说话,实在是别扭的不得了。

倩倩笑着佯装躲掉了她打上来的拳头,虽然明知道那个拳头根本不会太过吃力。

纪琛楼笑着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早些回去。”

一旁拉着阮知熙胳膊的夏夏,却死活不愿意松开自己的手:“妈咪,难道不和我们一块回去吗?”

“爸爸说结婚就是要一家四口住在一起的。”

“……”阮知熙在一旁脸上划过一丝尴尬,诧异地抬头看向纪琛楼,却发现人家面不改色心不跳,依然勾着嘴角看着自己

“噗,那是结了婚之后,你妈咪呢,现在还没有答应你爸爸呢,所以还要等段时间。”倩倩笑着摇了摇头,蹲下身子揉了揉夏夏的头发。

夏夏一脸嫌弃的向后躲了躲,严肃的说道:“不要碰我!”

倩倩先是一怔,而后恶趣味的继续揉了一下他的头发:“你不让我动,我还偏动不可。”

说完之后便急匆匆的跑出去了一大步。

看着她这样子,夏夏只能气急败坏的在旁边生着闷气,却是毫无办法,又似是想到什么一样,转头看向旁边的阮知熙:“那妈妈什么时候答应爸爸呢?”

“这……”阮知熙一低头看着夏夏那单纯的目光,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都说孩子最是童言无忌了,什么事情都想的很简单。

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告诉他,自己和纪琛楼之间的关系呢?

纪琛楼像是察觉到了阮知熙的尴尬,微微勾了勾嘴角,上前拽住了夏夏的胳膊。

猛地将他抱在了怀里:“爸爸还需要再努力的一点儿,表现的再好一点,妈妈就答应了。”

听到纪琛楼对夏夏在一旁说的话,阮知熙却不由有些脸红,尴尬的低下了头。

夏夏看了一眼阮知熙的样子,也坚定的点了点头:“那夏夏和秋秋也要努力一点。”

“我们要变得更乖巧一点,这样的话妈妈就会喜欢我们,然后就会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对,夏夏说的真棒,真乖!那乖宝宝就要早点回家睡觉,爸爸现在带你回家,妈妈要和阿姨要回家了,好吗?”纪琛楼笑着冲着怀里的夏夏说的。

夏夏笑着点了点头,秋秋也非常懂礼貌的与两位阿姨说了晚安之后,自己爬上了车子,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样子还真是乖得不得了。

让本来有些尴尬的阮知熙也放松了自己的心态,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冲着他们两个人招了招手。

又跑到前座前冲着纪琛楼说道:“那回去注意安全。”

纪琛楼勾了勾嘴角,看着旁边的阮知熙,良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是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阮知熙伸手擦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还以为是刚刚自己出来的时候,嘴上抹着东西。

纪琛楼看着她这样子,轻笑着摇了摇头,猛地伸手勾住了她的胳膊。

阮知熙一时不查,猛地向窗口亲了过去,纪琛楼顺势握住了她的脖子。

在阮知熙诧异的眼神中,轻轻落下一吻,身后后传来异声的唏嘘声。

倩倩一扭头,没想到就看到了这样一副和谐的画面。

阮知熙反应过来,慌忙的想要挣扎开来。

纪琛楼也没阻止,顺势便松开了她,笑着冲她招手:“很甜,再见。”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和那傻愣愣站在阮知熙,倩倩摇了摇头上前快走了两步,伸手挂住了她的脖子:“完了完了。”

“照这个样子走下去,你这心早晚有一天会彻底沦陷的。”

阮知熙转头看了她一眼,就沿着马路向远处走去。

倩倩拿着自己的行李,急匆匆地跟了上去:“唉,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就走了?”

“我可不听你在这的胡言乱语,说吧,你接下来还去去哪儿?”

“哪也不想去了,我早就已经累了,去你那吧,想回去睡觉了。”倩倩整个人贴在阮知熙的身上,就像没了骨头一样,怎么甩都甩不下去。

阮知熙嘴上说着嫌弃,可是眼中却带着一抹宠溺:“回来才第一天,难道不回家吗?”

“我才不回去呢,我看见我爸妈我都头大,每天就知道吵吵吵,我是一分钟在那个家里都呆不下去,还是去你那比较安静。”

阮知熙转头看了她一眼:“对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提过你哥哥的事情?”

“我哥哥艾博吗,他,怎么说呢?”提到这个人,倩倩的脸上划过了一丝认真,从阮知熙的身上站了起来。

轻叹了口气:“说起来有点复杂。”

“他不是我妈亲生的,是我爸原先老婆生的孩子,谁知道生了他没多久,就去世了。”

“小的时候一直由爷爷扶养着,整个人性格有些怪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