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97章 一把把她抱起
 
阮知熙在纪琛楼的后面。

虽然并不能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但听他这欢快的语气,就能感觉到他此刻的愉悦心情。

别说纪琛楼还骑得挺稳,他们这一路走来,很多人都向他们投来或羡慕或好奇的目光。

阮知熙也慢慢的放平了心态,看着眼前优美的风景,她莫名觉得有些放松。

这个样子,让她感觉好像回到了上学的时候。

阮知熙看着越走越偏,微微做了皱眉头:“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放心吧,这个地方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周围的车辆越来越少,空气中也夹杂着淡淡的草香,纪琛楼停靠在马路边。

阮知熙从车上下来,看着面前荒凉的景象,不由蹙了蹙眉头:“你怎么带我来了这里?”

纪琛楼将车子放在旁边,转身走到阮知熙的身旁,不知从哪里抽出来一个黑色的丝巾,从后面捂上了她的眼睛。

阮知熙正在看着面前的美景,突然眼前便是一黑,脸上划过了一丝慌乱,伸手就要将这丝巾扯下。

“别动!”

“纪琛楼,你到底要干什么?”人在黑暗的情况下,防备心理本来就比平时要重,再加上阮知熙向来都是一个防备心极重的人。

纪琛楼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想着用这样的方式,想让阮知熙真正感受一次彻底信任自己的感觉。

等他将丝带系好,慢慢的伸手与阮知熙十指相望。

阮知熙稍稍低了低头,感觉到自己手掌处的温度,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放心吧,有我在。”

纪琛楼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指导着阮知熙,向着前面走去。

阮知熙只感觉这段路真的很漫长,不知走了多久,只觉得自己都同手同脚了,才停下来了。

由于看不见所以对于这眼前的一切也没什么概念,阮知熙伸出没有拉着的手,挎住了纪琛楼的胳膊:“我们现在是到了吗?”

纪琛楼冲着的工作人员,正打着手势,突然感觉到自己胳膊上一重,脸上划过一抹诧异,转头看向阮知熙。

只见她正微微抬着头,不知在看向哪里。

整个身子可能是因为对于环境的陌生,正不自觉的向自己靠拢,听着她那软糯的声音,只觉得心痒难耐。

他慢慢的伸手抚摸住了阮知熙的脸颊,阮知熙感觉到自己脸上一热,猛地向旁边一侧。

看着阮知熙防备的动作纪琛楼被逗笑了。

“到了,不过还有最后一个步骤。”

阮知熙还没来得及问话,只觉自己突然失重,吓得她差点没叫出声来,慌忙的双手向前勾去,整个人落在了纪琛楼的怀里。

纪琛楼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见她绷着一张小脸,死死的扣着他的脖项,不由轻笑出声:“放心吧,没事。”

说实话,阮知熙这会儿心里是很害怕的。

她不知道纪琛楼究竟要带自己去什么地方,总觉着有点怕,乒乒乓乓的声音越来越小,感觉周围的风声越来越大,还有轻微的失重的感觉。

难不成他们现在并不在陆地上?

阮知熙抬头看向旁边的纪琛楼:“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还没到吗?”

纪琛楼勾了勾嘴角,慢慢的将自己怀里的人放下,走到她的身后,俯身贴近她的耳边。

伸手握住了她的腰,身轻柔的在她耳边说:“已经到了。”

说完伸出一只手,抽开黑色的丝带,任由它飘落下去。

阮知熙刚从黑暗的世界里走了出来,强烈的光线刺的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慢慢的她睁开眼睛,看着自己身处的地方,看着脚下的这片大地,脸上划过了一丝惊喜,慌忙的抬头看向头顶:“热气球!”

纪琛楼看着如同孩子一般的阮知熙,微微勾了勾嘴角,轻轻地在她的侧脸上落下一吻:“喜欢这里吗?”

阮知熙感觉到脸上温柔的触感,心中划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纪琛楼点头笑着说道:“喜欢。”

纪琛楼笑着伸手指了指前面的方向:“你看那里那是什么?”

阮知熙顺着纪琛楼的视线,向那边儿看去,向前走了几步,手撑着一旁的栏杆,看着底下那成片的花海,脸上带着满满的诧异:“向阳花!”

“可是想要花不是这个季节的呀,这怎么会这么多?”

纪琛楼慢慢的靠近她,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的怀里,低头看向底下的花海,嘴角勾起一抹笑:“确实不是这个季节的,所以废了我很大的力气。”

“今天有些迟到,很抱歉,弄这些花真的很费劲,我以为一个晚上就会弄好的,谁知道到今天早上差点误了订婚典礼。”

阮知熙转头看向身旁的纪琛楼:“所以昨天晚上你一整夜都没睡?”

“是啊,一整夜都没睡。”说着纪琛楼像只宠物一般,邀宠的蹭着阮知熙的脖项,眼神中带着一抹可怜的神色。

阮知熙看着这个样子的纪琛楼,莫名觉得有些想笑。

纪琛楼的头发不同于她的头发一样柔顺,有些扎人,由于动作轻,让阮知熙不由向后退了退。

“呵呵,别闹。”

看着自己怀里的人躲避的样子,纪琛楼笑着,又得寸进尺的向前靠了靠。

阮知熙感觉到热气球稍微晃动了一下,脸上划过一丝惊恐:“别再闹了,我有些怕痒。”

纪琛楼这才收了手,转头看向底下的花海,脸上带着一抹温柔:“喜欢这里吗?”

“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向阳花?”

“如果我连这个都不知道的话,我怎么敢让你嫁给我呢?”说着他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一个项链,慢慢的让阮知熙转过身来。

这些有些不太理解她这么做的意思,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她。

只见面前的人向后退了几步,勾了勾嘴角,突然单膝跪地,仰头看着她,手里拿出一条项链。

只见这条项链最前端是有一个小小的向日葵花型。

阮知熙看着倒是十分喜欢这个设计,如此独特,她却从未见过,不由问道:“这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