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104章 情敌相见
 
两个小家伙却有些按耐不住了,脸上带着一抹兴奋,牵着阮知熙就准备往电梯里搬跑。

阮知熙看着他们的动作,脸上露出了一抹慌乱,赶忙伸手拽住了他们:“稍等一下。”

夏夏和秋秋的脸上带着一抹好奇,转头看向阮知熙。

阮知熙瞧见他们这样子,微微勾了勾嘴角:“这里呢,是爸爸的公司,妈妈也是第二次来,如果不和人打声招呼的话,会显得不礼貌的。”

夏夏和秋秋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说话,任由着阮知熙拉着自己跑到了前台的位置上:“你好,我叫阮知熙,我是过来见你们董事长的。”

“本来说好的,应该是有人下来接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看到他的人,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我们……”

“您太客气了,阮小姐您是纪总的未婚妻,这个地方肯定可以随时进入的,你这边请。”前台打断阮知熙的话,冲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阮知熙的脸上带着一抹诧异,转头看了一眼站着的几个前台,瞧着她们冲着自己殷勤的笑,轻挑了一下眉头。

没想到昨天刚刚订婚,今天地位就不一样了,进门都已经有了特权,不由轻笑着摇了摇头,拽起两个小家伙,就向着电梯走去。

他们坐的是总裁的专属电梯,直接到达了最顶层。

刚一开门,两个小家伙就异常兴奋的拉着阮知熙,向着办公室里跑去。

路过的这些员工们,大多都诧异的看着他们三个人。

两个小家伙他们经常见,只是这位女士,他们有的也是第一次见,不免上了一抹诧异。

阮知熙瞧见两个小家伙开心的样子,不免也跟着开心起来,任由着他们拉着自己向着办公室里走去。

只是刚一进门,看到办公室里坐着的人时,脸上的表情不由一僵。

在沙发坐着的金明洙,时刻准备着迎接纪琛楼,突然听到门开的声音,脸上立马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优雅地从位置上站起来。

只是一转身,正好瞧见对面嘻嘻闹闹的三人。

两方就这样呆愣了半天,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底下的两个小朋友却先开口了,看着面前的金明洙,脸上带着满满的敌意。

“你怎么会出现在爸爸的办公室里?”秋秋质问着面前的金明洙。

金明洙听到秋秋的声音之后,这才反应过来,低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带着一抹尴尬的笑容,上前快走了几步,温柔地说道:“原来是秋秋和夏夏。”

“都这么长时间没见了,有没有想金阿姨啊。”说着就伸手准备去抱秋秋。

秋秋向后躲了一下,夏夏也带着一抹嫌弃,将自家妹妹护在了身后。

阮知熙看见他们认识的样子,本以为应该没什么的,谁知道这两个小家伙向自己身后躲了躲,脸上就带上了一抹防备。

金明洙看着两个小家伙如此不给面子,眼中划过了一丝不甘,抬头看向顶上的人,见她对自己带着满满的戒备,不由冷哼一声。

阮知熙又不是傻子,怎么能够感觉不出来面前的人对自己深深的敌意,只是有些不太明白,所以就没有开口。

金明洙拉开嘴角,露出一抹自认为最美的笑容,伸出自己的手:“你好,我叫金明洙,我是纪琛楼的好朋友。”

最后三个字,还特地加重了尾音。

阮知熙轻蹙了一下眉头,不过很快就适应过来,也冲着她露出一抹淡笑,伸出手与她握手:“你好,我是阮知熙。”

“我知道你。”金明洙笑着冲着面前的阮知熙,忽然收回了自己的手。

阮知熙感觉到她不友好的态度,不由勾了勾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没再理会她,拉着夏夏和秋秋走到了沙发上让他们坐下。

“渴不渴,要不叫妈妈替你们倒杯水?”

正一脸戒备看着金明洙的两人听到阮知熙的话,转过头来,脸上立马带上了一抹笑意:“谢谢妈妈。”

金明洙听到夏夏和秋秋的话,脸上带着满满的不可置信,猛地放下了自己端起来的架子。

两个小孩儿向来不愿与人打交道,别说是自己了,就连他们身边的那些保姆,伺候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两个小家伙也是时不时的整他们一顿,哪里会有这么客气?

而阮知熙,他们才认识了多长时间,怎么叫的这么亲密?

阮知熙笑着点了点头,转头拿起纸杯,就准备过去接一杯温水,却不想突然被面前的人拦住了去路。

阮知熙诧异的抬头看着金明洙。

金明洙脸上的表情微微起了变化,冷着一张面孔,扫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孩子:“孩子还小,什么事情也不懂,你这样会教坏他们的。”

阮知熙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夏夏和秋秋乖巧的样子,微微勾了勾嘴角,重新转头看向金明洙:“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何时教坏了他们?”

“呵呵,你和他们才认识多久,就让他们叫你妈妈,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阮知熙嘴角微微勾起,看着面前的人良久之后,笑着摇了摇头:“我是纪琛楼的未婚妻,将来就是他们的妈妈了,这么叫有什么不对吗?”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知羞啊!你和琛楼在一起才多长时间,就敢妄称是纪家的媳妇儿?”金明洙对于未婚妻三个字,本就隔应的不行。

没想到阮知熙竟然恬不知耻的在她的面前说出这句话,自然是有些受不了的,破了脸上的平静,恶毒的说道。

阮知熙没有理会她,转头就向着饮水机走去。

对于这样的人,她早就已经见惯不惯了,在阮家的时候,有些人的段位比她还要高些。

对付这种人,既费时又费力,又讨不到任何的好处,倒不如直接忽视了。

金明洙看着绕开自己走到饮水机前接水的人,感觉更气到不行,掐着腰冷笑出声,向前快走了几步。

站到阮知熙的面前:“你以为就举行了一个订婚典礼,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