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独占婚宠:夫人你快哄哄我阮知熙纪琛楼 > 第110章 没有任何证据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就算你是阮氏集团的二小姐,你说话也是要讲究证据的吧,你这样无缘无故的污蔑,我可是有理由把你告上法庭的。”

阮知熙听到谭梓浩的话,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僵,而后带上一抹愤怒:“你还真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谭梓浩笑着摇了摇头:“呵呵,谢谢你的夸奖。”

说完之后,走到阮知熙的面前,顺手拿起了她的包包。

阮知熙看着他的动作,脸上划过了一丝慌乱,猛地扯了过来,将包背到了自己的身后,向后倒退了几步,脸上带着一抹诧异:“你干什么?”

“我知道你的包里放着录音设备,拿出来吧,像你这种小伎俩,我早就已经见惯不惯了。”

“我是真佩服你,从小到大被呵护的这么好,还如此的叛逆。”

“如果你想好好的和我说说话的话,就最好把你那套小心思全部都收起来,不然的话我可看不到诚意。”谭梓浩冷眼看着阮知熙。

阮知熙听到他的话,脸色变得铁青。

僵持良久之后,深深地叹了口气,猛地将自己挎包里的录音笔拿了出来,摔在地上。

“还有手机。”谭梓浩轻挑了一下眉头,指了指阮知熙手上的手机。

阮知熙一时无语,又将手机关了,之后让他看。

谭梓浩这才呵呵的笑出声来:“这样才乖嘛,何必闹得大家都如此难堪呢?”

“你说的就算我承认了,又有什么用,你没有切实的证据还想把我赶下台,你也太痴心妄想了吧?那份遗嘱早就已经烧了。”

“现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证明这份遗嘱的存在,而公司一直由我来打理,就算不是我,也是你的姐姐,或者你的继母,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阮知熙冷笑一声:“谭梓浩,你的如意算盘还打得真是精啊!”

“行了,你在这里说这么多奉承我的话,倒不如想想自己该怎么办,现如今你嫁入了纪家,也算是高嫁了。”

“如此的为难我,对你又有什么样的好处呢?”

“虽然我们阮氏集团不是什么太大的公司,但至少也是有头有脸的存在,也是你父亲几辈子攒下来的心血,你当真要看着它就这样倒闭吗?”

“其实你的父亲挺可怜的,爱了半辈子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讲他放在心上过,临了了都是在算计他的钱。”

“那样一副嘴脸,我看着都恶心。”

“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女儿,却总是误会他,还要什么事情都和他对着干,硬生生的把他给孤立成了孤家寡人。”

“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想要请她帮忙,都找不到人呢?”

阮知熙听到谭梓浩的话,如同五雷轰顶一般,那愧疚的感觉不断的翻涌着。

这是她一直不敢想的事情。

是啊,如果当时她在,父亲或许结果就会不一样。

说起来自己也是那个间接害死父亲的人,父亲是爱自己的,她却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去感受过,只是一味的埋怨。

作为父亲,或许不够称职,但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也从来没有不爱这个女儿。

是她自己过于自私了,只沉浸在继母和阮知月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行了,我能告诉的也就这么多了,你与其在这里和我说这么多,倒不如去慰问一下,真正害死你父亲的凶手。”

“至少我还可以让着阮氏集团继续支撑着,她们可没什么用了。”

阮知熙听到谭梓浩的话,抬头冷冷的看着他,良久之后说道:“你我之间的恩怨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爸爸的人。”

谭梓浩那勾起的嘴角,慢慢地回落了下来,看着远去的身影。

直到那身影离开了办公室,他才猛地将自己手上的钢笔扔在了地上,气得来回打转了几圈。

这个管家还真是不靠谱,现如今觉得阮知熙飞上枝头变成了凤凰,她倒是也不听话了,竟然眼巴巴的跑到她的面前状告自己,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留她的。

以阮知熙的脾气,还有她的办事能力,谭梓浩倒是还是放心的。

谅她也跳不出自己的五指山。

只是现在多了一个纪琛楼,可就不一定了。

阮知熙猛的一踩脚下的刹车,直直的冲了出去,直到冲到郊外,眼角的泪水瞬间便滑落下来,猛地捶打着自己的方向盘,痛哭的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直到谭梓浩亲口承认的那一刻,阮知熙才明白,原来父亲的爱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当时他有过最无助的时候,自己还在与他生气。

她不敢想象那真实的状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那管家的话也不能全信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将自己择干净,或许当时比她说的还要恐怖。

她突然想起来,在病床上微微垂尾的父亲,抓着她的手,那苍老的面容凹陷的双眼,对她说的那些话,心中懊悔万分。

她下了车,木纳的走在这目的之中,最后走到了阮郑启的墓碑前,看着那熟悉的照片,眼眶里的泪水滑落了下来:“爸,你为什么不联系我呢?”

“你放心,我们阮家的东西我一定会玩疯,完好的拿回来,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再继续鸠占鹊巢。”

“我一定让这些间接害死你的人受到应有的报应。”

……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要不还是算了吧?这么做一旦被人发现了,我们所有人都会玩完的,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呢。”阮知月伸手拽着于秋霞的胳膊,纠结地说道。

于秋霞脸上也划过一丝纠结,只是一瞬而已,很快便坚定了眸子脸上带着一抹狠毒,转头看向谭梓浩:“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以阮知熙的脾气,这件事情她一定会彻查到底的!”

“放在以前,我们定是不怕的,可现在她是纪琛楼的未婚妻,而且婚期将近,现如今,我们只能铤而走险了,说不定还能赢得一线生机。”

“反正伸脖子也是死,不伸也是死,我看这个方法成。”

谭梓浩嫌弃的扫了一眼阮知月,冷喝一声:“如果你们母女两个人没这个胆量,我也不为难。”

“反正这件事情我也有办法,择干净。”

“毕竟我从头到尾,可都从来没有参与过谋害他的事情,我不过就是想要得到阮氏集团而已,而且那份遗嘱已经被烧掉了。”

“就算连累到我,他们也找不到证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