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墨染书院 > 覆陈 > 第一百零七章 傅家诗会 闹事之人
 
  步轻瑶与江携相视一笑道:“傅师兄对吃的执念可真够深的,不做厨子可真是可惜了。”

  江携应声道:“是呀。要是四书六礼都是菜谱上的那些食材笔记,恐怕无人能赶上傅师兄的学问。”

  步轻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就是啊,不过傅师兄是真好,书院师兄弟几个,就属他最疼人了,听说傅师兄有个指腹为婚的姑娘,你见过嘛?”

  江携摇头,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步轻瑶扁嘴说道:“是文殊阁许大人家的小女儿,听说跟傅师兄一样身体不好,我也不曾见过,日后恐怕见的机会更少了。”

  江携疑惑道:“这是为何?”

  步轻瑶解释道:“前日里不是河阳城段大人被判死刑麽,陛下调任了许大人前去河阳城驻城守之职,不日就要离京。”

  江携想起段维兴的事,不禁唏嘘。萧长晴对那人的评价还不错,是个为民谋福的好官,可疫症期间所为触及皇庭底线,病情至今未能全然控制。她这顾着思量,傅闲已经端着热汤面进来了。

  他瞅了一眼江携,问道:“你们说什么呢?小师妹这副不高兴的样子。”

  江携摆了摆手解释道:“没什么,就是说起了段大人,我从芜城回来的时候还听人说....他是个好官。”

  傅闲把面递给了步轻瑶,转头安慰江携说:“皇庭讲究赏罚分明,兄长说他是触犯了条律应得的。”

  江携皱眉道:“可是之前在芜城,陈家也是犯了重罪......”

  步轻瑶吃了两口面,听她的话一下子放下了筷子道:“武将到底还是不一样的,便宜陈家那位庶子了。”

  傅闲摆手驳道:“也不能这么说吧,若没有陈家,齐人恐怕早就成为西轩境乱党的奴隶了,那还能有今天这样有尊严的生活。如今西北的军威,也全是靠着陈家撑着。私军对皇庭颇有微词,郡主应该清楚。”

  江携自北边回来之后也有所了解,步轻瑶沉默不语,吃面的筷子刚拿起又放下了。傅闲见势头不对,赶紧说:“好了,不说这个了。吃了面,我带你们出去瞧瞧。”

  步轻瑶莞尔一笑,重新吃起了面说好。

  傅闲带着她们四处欣赏,楼中身着儒服的有人作画,有人即兴吟诗唱曲儿,有人弹奏雅乐,金陵城里年轻俊俏,但凡有些文采的人都来了。

  江携在楼中漫步,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连忙跑了上去。虽然只是背影,但江携还是没认错,她站在男子身后喊道:“苏大公子。”

  苏凌云转过身来,眼神有些诧异。他刚聊上一会儿的陌生公子躬身致歉,带着江携走了僻静处,问道:“真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你,我原先是要去府上拜访的,就是太学的功课紧,一直不得空,你与青云先生身体如何了?”

  江携笑了笑,回应道:“我们都好。”

  苏凌云点头,松了口气,继续说:“今日可是也与先生一起来的?”

  江携摇摇头,解释道:“今日是傅师兄家攒的,祖父是说病了,他不喜欢太热闹。”

  苏凌云了然,有嘱咐道:“那你傅师兄呢,怎的让你一人在楼中走?”

  江携转身指了指不远处的蓝衣少年,解释道:“他在那里。原就是我自己见到了公子的背影,觉得眼熟,所以跑了过来。”

  苏凌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却见蓝衣少年已经与身边的那名红衣少女飞快下了楼,大堂中传来了一阵喧闹。两人来到楼边往下看,只见带着斗笠的男人站在堂中,虽身着儒装却举止僵硬,体魄强健得一看便知是武人。在他眼前,准确的说是地上,正摔着一名颤颤巍巍的白衣公子。

  傅常已经站到了那人眼前,表情肃然问道:“这位公子,何故动手?”

  斗笠男不说话,地上的白衣公子神色厌恶道:“真是世风日下,傅家的风雅会,尽是什么人都招待的了吗?”

  步轻瑶听不得这话,不服气地上前与他理论:“你说就说了,为何还扯到傅家,我看你才是故意的吧。”

  文弱书生自然架不住当朝郡主的质问,气势落下了许多,磕磕巴巴地说:“学生...学生不敢与郡主争辩。”

  步轻瑶愠怒地瞪着他讽刺道:“我看你敢得很。”

  那白衣的书生见状连忙告了罪往外面去了。楼里的人见了这一幕,只当是步轻瑶仗势欺人,欺负着一个白面书生,细碎的议论声连绵不断。苏凌云皱眉道:“听闻永乐郡主性格乖张,今日一见......”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从他眼中的厌恶便能猜到。

  江携连忙解释道:“轻瑶没有恶意的,她一向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苏凌云见她的五官都拧到了一处,连忙安抚道:“是苏大哥说错了,你不要多想。”

  “对了,你可有阿宸的消息?”苏凌云换了话题。

  江携欣然回道:“兄长如今都好的,祖父说林妃娘娘是个极宽厚的人,对兄长也是极好的。”

  苏凌云松了口气道:“那便好。”

  楼下的喧闹止住了,黑色斗笠的少年也已离开,傅闲与步轻瑶也已来到了他们身边。江携见了便问:“师兄,下面的事可解决了?”

  傅闲想起刚才的闹剧就头疼,回应道:“兄长非要追出去看看那书生去了哪儿,惹出事儿来的小子也跟了出去。”

  步轻瑶愤愤不平道:“我看分明就是那个书生故意的,来砸你家的场子。”

  傅闲疑惑道:“我家也没惹上什么人,何故如此?”

  步轻瑶睥睨了他一眼说:“朝中文人风气如何差的师兄不会不知道吧,都是些见了旁人高升不是冷眼酸语就是口蜜腹剑的败类。如若不然,又怎会将你们兄弟送到先生这儿求教?”

  “这......”傅闲有些怅然,竟找不出话来反驳。

  听着眼前这个孩子的话,苏凌云也陷入了沉默。这大齐朝的朝堂风气,竟是到了这般地步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